自为空间:权力缓冲地带

南区熊猫
2010-01-29 看过
之前孤陋寡闻,对钟阿城并不了解。有位朋友特别钟情于阿城,曾耐心地向大家系统地介绍过他,从此也知道了这位大隐隐于市的奇人,因此也就顺便读了这本《闲话闲说——中国世俗与中国小说》。

 这本小书8万多字,75篇断章,其间句子都不长,但却精辟的很。行文语言平缓但有富有节奏,果如朋友所言,阿城对文字的驾驭已至一极高的境界。作者自己在这本书中也谈到了“白话文”,曾这样说道:

我想对于白话文一直有个误会,就是以为将白话用文字记录下来就成白话文了。其实成文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白话文白话文,白话要成为“文”才是白话文。《闲话先说·55》

读了这段文字,背上不由得暗暗生出一层虚汗。

阿城在书中谈了“自为空间”的概念。依阿城的观点,古时“刑不上大夫”是维护权力阶层的道德尊严,这一层的道德由不下庶人的礼来规定执行。

礼不下庶人”的意思是道德有区隔。刑条之外,庶人不受权力阶层的礼的限制,于是有不小的自为空间。礼下庶人的结果,就是道德区隔的消失,权力的道德规范延入俗世,再加上刑一直下庶人,日子难过了。《闲话先说·34》

阿城举例称,当礼越来越多的下庶人的时候,如宋时理学的霸道,明时贞节牌坊大量出现,都是礼延入俗世,造成普通百姓的自为空间越来越少,社会也越来越压抑。阿城想,“刑不上大夫”有失法律公平的要求,所以理想的状态应该是“刑可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古代中国统治者虽然专制,但专制的权力对底层百姓的危害并没有人们今天所相像的那样暴烈,很多学者认为这得益于中国所特有的乡绅阶层的存在——专制权力必须通过乡绅阶层才能发挥效力,而乡绅阶层的立场又并不与专制权力完全一致(毕竟他们是立足于下面的普通百姓的)。于是,专制权力在施加于底层百姓之前会被乡绅阶层所稀释、弱化,这在权力阶层和被统治阶层之间就形成了一个“权力缓冲地带”,显著减轻了专制权力的暴虐。

这种缓冲的作用在近代国际关系历史上特别明显。大国之间一般必须要夹上个把小国才能存在得安稳,如果直接接触,那就是干柴遇到烈火不得了了。上世纪50年代之后,一次次的权力运动把中国传统社会的乡绅阶层以及底层社会组织结构扫荡的一干二净,普通百姓的“自为空间”也荡然无存。代替乡绅阶层的D组织系统脱离底层百姓,但又从上到下与各级社会群体如影随形。权力阶层和被统治阶层之间的权力缓冲地带消失了,国家公权力也藉此可以直达底层个体百姓,形成了国家公权力和个体私权利的直接碰撞,由此激荡数十年。

与在美国的同学聊美国社会治理,这位同学对美国社区建设和教堂在普通社区中所发挥的巨大影响力印象特别深刻。我想,美国的社区建设和教堂给社区提供了自治的存在方式,从而对抗强大的国家机器,这和中国传统社会中乡绅阶层所发挥的作用应该是类似的。

乡绅阶层在中国大陆已成历史,若想照搬复辟,显式妄想。但中国现代性的实现,依然要在国家公权力和个体私权利之间建立新的权力缓冲地带,否则权力和权利的激烈冲突无法避免,社会变革依然会在“革命”的中打圈圈。这个权力缓冲地带在形式上可以有创新,不必拘泥于古时。
7 有用
1 没用
闲话闲说 闲话闲说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闲话闲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闲话闲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