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里的守望者

文在兹
2010-01-29 看过
今天得知《麦田里的守望者》的作者J. D. Salinger 去世,不免要怀念一下。在我心里好像在等着一些人去世,比如Leonard Cohen、Bob Dylan 等老头。只因他们对我而言,标志了一段时期,代表着一段回忆。他们一去,我就可以大方地怀念过去,并示诀别了。

看《麦田里的守望者》的时候,正是我的青春期,反叛而躁动,充满虚无感,不停追问着意义——现在看来,特别是要追问学习的意义,那时应该是初中。也是我唯一一次留过长发的时候。十分厌学,讨厌老师,尤其是班主任。这种情绪一直延续到高一。上课时看神神经经的哲学书,或者是听摇滚——呵呵,那时盘古还没叛逃,祖咒刚在地安门。老是在想:既然人一定会死,宇宙一定灭亡,那为什么要努力呢,为什么要学习呢,为什么长大要为社会这架机器当个小小零件呢?那不是很没有意义的吗?就是这样的时候,我看了《麦田里的守望者》,一派虚无主义的调调,尤其对主人公要一无事事只作个“麦田里的守望者”的理想很有共鸣,十分喜欢。真是一本火上浇油的坏书啊。不知是哪位稳重而刻苦的同窗借看此书,在序言中以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批判资本主义的部分重重地划了线,貌似是想警示我。我感到十分愤怒鄙视且恶心,一怒之下就把这页序言

...
显示全文
今天得知《麦田里的守望者》的作者J. D. Salinger 去世,不免要怀念一下。在我心里好像在等着一些人去世,比如Leonard Cohen、Bob Dylan 等老头。只因他们对我而言,标志了一段时期,代表着一段回忆。他们一去,我就可以大方地怀念过去,并示诀别了。

看《麦田里的守望者》的时候,正是我的青春期,反叛而躁动,充满虚无感,不停追问着意义——现在看来,特别是要追问学习的意义,那时应该是初中。也是我唯一一次留过长发的时候。十分厌学,讨厌老师,尤其是班主任。这种情绪一直延续到高一。上课时看神神经经的哲学书,或者是听摇滚——呵呵,那时盘古还没叛逃,祖咒刚在地安门。老是在想:既然人一定会死,宇宙一定灭亡,那为什么要努力呢,为什么要学习呢,为什么长大要为社会这架机器当个小小零件呢?那不是很没有意义的吗?就是这样的时候,我看了《麦田里的守望者》,一派虚无主义的调调,尤其对主人公要一无事事只作个“麦田里的守望者”的理想很有共鸣,十分喜欢。真是一本火上浇油的坏书啊。不知是哪位稳重而刻苦的同窗借看此书,在序言中以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批判资本主义的部分重重地划了线,貌似是想警示我。我感到十分愤怒鄙视且恶心,一怒之下就把这页序言扯了。

现在想来,这样的情绪很大程度是因为高考的压力,想要逃避。但怎么可能逃避呢。故事里的主人公在自由的美利坚都没有实现他麦田里的守望者的理想,何况是在我国呢。后来我被叫了几次家长,且被我爸训哭了一次。那天晚上,爸妈进我屋来,看看我被子盖好了没。然后我爸对我妈说:“咱儿子现在是青春期。”我闭着眼还没睡着,心里想:是啊,我现在是青春期。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了。

后来回到学校,渐渐想要努力学习了,看着一直很鄙视的敦厚憨实努力而成绩却不提高的同学也顺眼很多。很戏剧性的是,这种情绪的消失,不是源于家长、老师的批评教育,而是源自另一本书:《列宁传》。看了列宁的奋斗过程,突然感觉学习的情绪高涨了起来。现在也不知何故,可能共产主义的浴血奋斗要比社会主义的批评教育更带劲。也可能只是借此契机打开了心结,明白了有时享受过程要比结局更重要,明白了学习本身比参加高考更有意思。再后来,《麦田里的守望者》就找不到了,书里的情节也全忘了,自己也成了敦厚憨实努力而成绩却不提高的好学生。

有人说,20岁之前每个人都是诗人,40岁之后都是哲学家。20岁之前的哲学家和40岁之后的诗人才是牛人。我觉得Salinger 能在30多岁的时候写出这么形象描写青春期的小说,应该也属于40岁之后诗人的行列吧。可惜作为曾经的读者,我已如书中的名言所云,准备为卑微的事业活着了。
15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麦田里的守望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麦田里的守望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