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地理解和区分善与恶

Adrian
2010-01-27 看过
一直以来,对所有人性我都有着善意的理解,源于我的生活中一直充满了善。可是这本书让我发现,我面对的某些善,其实是一种邪恶,进而伤害了自己,成了现代版的“农夫与蛇”。正确地区分善与恶,能够远离邪恶拥抱正确的善良。我想,这正是书中谈到:本篇的标题的“邪恶心理学”是一种曲解,定名为“善恶心理学”,应该更为适当:若不能同时探索性善的问题,也就无法适度地探索性恶的问题。

作者首先根据自己的实践,给出了自己研究的邪恶观,引用书中的内容如下:

---------------------------------------------------------------------

被我贴上“恶人”标签的人,就是习惯性找人受过的人。

邪恶定义为:“运用一切手段,拒绝心灵成长而恶性扩张自我的行为。”也就是说,面对自己的恶,恶人不但不反省自己,反而嫁祸他人。如果想让自己的心灵成长,就必须承认“人有成长的必要”;如果不承认,那么除千方百计抹杀我们恶的事实之外,就别无选择了。

精神科医生把身陷监牢、或在监牢之外却良心泯灭的人,称为精神病患者或社会病患者。他们犯了罪却完全没有任何罪恶感,而且不顾后果,放任自己犯罪。他们犯罪没有固定的模式,并非只限于找人顶罪的行为;此外,他们也不认为这是多大的事,总满不在乎。精神病患者好像没有羞耻心。不管是被关进大牢,还是在监狱外,他们一样开心无虑。他们的确有掩饰犯罪的企图,他们的企图通常隐蔽不显。对此,他们漫不经心,满不在乎。这些人通常被称之为“道德白痴”,他们毫不为自己的罪行感到困扰,好像浑然不觉。

精神病患者或社会病患者,并是不这里所指的恶人。恶人,是哪些为了保护“完美”的自我形象,而处心积虑维护道德完美假象的那类人。他们重视自己的道德形象,对于社会及别人对他们的看法,保持高度的敏感。

形象、表面,是了解恶人品性不可或缺的条件。尽管他们没有做好人的动力,但却极力想要装出善良的样子。他们的善良全是伪装的,全是虚伪欺骗。这就是说他们是自欺欺人的原因。

邪恶的必要因素就是不愿意承受罪恶感及自身形象不完美的感觉,而不是对罪恶感或自己的不完美麻木不仁。

---------------------------------------------------------------------

作者的定义会使人立刻意识到,邪恶人性是会给他人带来伤害的。在人生中分辨并远离邪恶、远离邪恶的人使之不会伤害到自己,是阅读此书最重要的收获。因为,对于普通人,从作者的总结:“恶人特别服从权威”来看,最好能做的,就是远离邪恶和邪恶之人。

邪恶是会想尽办法隐藏自己的,如何去伪存真?作者给出了真实的个体的邪恶以及团体邪恶的案例。从这些案例中,作者引导读者,逐步辨别那些越来越难以分辨的邪恶。

巴比案例。作者从为巴比治疗,进而发现其实他的父母才是最需要治疗之人,在与之父母对话之后却发现,他的父母是拒绝治疗的,源于他们不愿面对自己的过错,对自己的过错推诿他人,极力为自己辩解,这在作者的定义中,是一种邪恶。比如:给巴比的生日礼物是其哥哥不久前用来自杀的枪。对于一般人,都会考虑到这样一把枪对孩子的伤害而避免这么做,如果心理医生指出这是一种错误的做法,那么会积极面对自己,对自己错误的做法予以弥补,然而巴比的父母却极力否认这是自己的错误。这种邪恶最终伤害了巴比。若想治疗巴比,那么必须治疗他的双亲。

重要的是:巴比的双亲的做法,某种程度上看起来是一种罪,是比较明显的恶。接下来作者又给出了一种看起来并不是明显的恶。

罗杰案例。罗杰的双亲受教育程度高,待人和善、温文尔雅、政治手段高明,是聪明之人。然而对待罗杰,却从没有真正地站在罗杰的角度想问题,做事情。运用父母的权威,他们轻而易举地摧毁了罗杰所渴望去做的事情,并让罗杰感到那全是自己的问题:罗杰依靠自己的努力获得了去组织活动演讲的机会,他的双亲却因为他没有收拾好房间而制止了他。然而,作者指出,他双亲的要求其实对于一个15岁男孩来说很过分,因为15岁的男孩很少有能将自己房间收拾干净的。这个案例里,父母的要求看上去并不邪恶,然而,他们的期盼和做法其实是反人性的,这种恶摧毁了罗杰,导致罗杰的隐性愤怒并用偷盗的方式来发泄。作者在这个案例中,通过对其父母言行的描述,透露出其父母包办一切、不尊重孩子这个个体的天性的做法,其实是隐藏在爱的表象下的巨大的恶。感叹到:恶人往往刻意隐藏自己的真相,最擅长用虚情假意的爱来伪装。

在前面的两个案例中,我们看到了孩子出于本性,对假善真恶的反抗,接下来我们看到的案例,却沉闷得让人喘不过气。这个案例,让我想起鲁迅:在黑暗铁屋子里的人,唤醒沉睡的他们,对他们是好还是坏?鲁迅的回答是坚决去唤醒。作者对这个案例,也有着类似的思考:对于有重病却不承认的病人,医学的做法是强制治疗。但是对于心理重疾,如果他们不能面对自己的问题,是否能够强制去治疗他们?医学对于生理疾病有着数据作为标准,然而对于心理疾病,治疗的标准是什么?这都是未完解之题,下面先看案例。

哈利与莎拉案例。哈利是个被控制者,他离不开莎拉对他的评价和看法,离不开莎拉对他的照顾、看护,只能用偶尔的自杀来进行潜意识地反抗;而莎拉,是个邪恶的控制者,莎拉从不意识自己没有尊重哈利而对他任意评判。可是,案例中,哈利心甘情愿成为了恶的伙伴,所以作者在这个案例中总结到:哈利的懦弱和懒惰,增强的莎拉的支配欲。成为邪恶的伙伴,不是出于意外。已界成年的人,并非因为命运的逼压而被迫跳入恶势力的陷阱,而是自掘陷阱往里面跳的。多么像鲁迅所说的黑屋子里的人啊,他们心甘情愿呆在里面,全然不自知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美好,他们是那么的麻木不仁。哈利向莎拉妥协了,并不反抗。那么此时作为心理医生,还有救他逃脱莎拉的必要吗?救哈利出来,他也许已经习惯了这种被控制,当没有了控制反而不知道该去怎样生活。

所以,最重要的是:被邪恶所胁迫的人,自己首先要有强烈的自救的意识,对于孩子,包括心理像孩子一样的人,必须有追求自主独立的心,渴望追求自由并将自由作为幸福的一种感受,也就是说心理成熟的意识觉醒,这样他人才能帮助你远离邪恶。接下来的两个案例,展示了被邪恶人性所控制的孩子的觉醒。

安吉拉案例。安吉拉的母亲很像《不要用爱控制我(controlling people)》里谈到的许多案例的父母。运用自己的病(安吉拉觉醒是发现她母亲的病随时可能去手术),自己的财务状况(有不少产业却觉得借给安吉拉1000元买车对自己的财务造成了巨大影响)来对安吉拉的行为进行控制。安吉拉的母亲显示出了恶人的一面:他们自恋得很彻底,全无同情心和能力去包容他人。安吉拉最初并没有意识到这种恶,是作者对于她母亲言语后面的真相的剖析,安吉拉最终认识到她母亲的谎言。

比莉的案例。这个案例里,邪恶隐藏得更加深,更加难以被识别。比莉母女一样,都非常渴望对方将所有事情一一相告。尽管母亲拒绝为比莉继续治疗支付费用,她依然拒绝批评母亲。比莉在与各个男友相处的过程中产生困惑,她总是害怕男友弃他而去,就越发要缠住男友,可越这样越加速了男友的离开。原来,比莉有着独居恐惧症,而症结却由她的母亲引起。在随后长达好几年的治疗过程中,比莉逐渐发现了事实:母亲对父亲的评价不完全正确、母亲对她自己独居实际上是漠不关心的、母亲在她要离开之前总会用一些双方感兴趣的话题来留住她从而制止她的独立行为、母亲发现心理医生在她生活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后就不愿意支付诊疗费、母亲对自己在男女关系方面混乱的宽容实际是给她自己的行为合理性找事实依据,尽管如此比莉仍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母亲是邪恶的,直到医生指出:帮助孩子独立是父母的责任,为了更好地尽父母的指责,父母必须忍受独自孤寂,谅解并鼓励孩子,让他们能脱离自己而自立。相反,妨碍孩子自立不仅表明了未能很好尽父母的责任,更是牺牲孩子的成长来满足父母本身不成熟、以自我为中心的欲望。这样对孩子是有害的。然后比莉意识到了,母亲那像蜘蛛一样控制自己心灵使得自己也变成了蜘蛛,这是她所遭受痛苦的根源。

这些案例中,所有认识到邪恶的人都愿意在医生的帮助下反对邪恶。然而,最令人束手无策的,是认识到邪恶却要用邪恶来打败治疗邪恶的人,并且这样的人往往智力超群。这本书中,作者唯一感到无力感的就是这样一种人。

查琳案例。经过与查琳的交谈,作者首先看到她有强迫型神经官能症、强迫性人格、恋亲困境。然而经过几年的治疗接触,才发现她其实是孤僻、自闭,这是她最根本的人格特征。自闭症患者遗忘了现实中某些重要的存在过的现实。这些人只活在自我的世界,一切以自我为重。自闭是自恋的最后表现。彻底的自恋者认为人与一件家具没什么两样,都是不具有情绪的东西。查琳这样的人是有精神病,但还称不上精神“不稳定”,相反,反而还出奇的稳定。查琳对自己的自闭症无动于衷;而始终不变的是不愿服从治疗“规则”,也不愿把实情告诉医生。她还要控制每一次会诊。

作者面对查琳有着自己的困惑:我曾将“邪恶”定义为:运用一切的影响力,即借着公开或阴险的强迫行为扩充自己的意志,利用并欺骗他人,拒绝自己的心灵成长。可是查琳的生活并没有演成恐怖的悲剧,是因为她根本不具有巨大的影响力供她发挥。但她依然属于邪恶的范畴。恶人总是特别任性霸道,而且权利欲极强。一旦她可以产生影响力,例如对孩子,对具有控制权的组织,那么破坏性也是显而易见的。所以邪恶在这里又多了一个扩展:激起他人的疑惑并困扰他人是邪恶的一个特征。

对查琳治疗的反思,是作者最终体会到,若要治疗查琳这样的人,除非具有比他们更高的智慧,让他们任由自己被征服。恶人特别服从权威。凌驾在恶势力之上的权威,必须有着知识做后盾,并且有着巨大的从爱中产生的力量。同情恶人而不憎恨恶人,因为他们其实完全处于恐惧的阴影下。

接下来的几个章节。作者阐述了团体邪恶的现象、成因。进而也对心理治疗这门科学有所反思。科学是科学家某个阶段的想法、探索和论点,真相是努力的目标但却不一定在现阶段已经达到。滥用科学的名义也是很危险的。运用这样一种辩证逻辑。作者试图在告诉读者:本书的内容,是对邪恶人性这个心理学从来没探索过的领域的一个研究,能够引起读者的思考以及对心理这门科学真相的探索是作者写此书最希望达成的效果。
31 有用
2 没用
邪恶人性 邪恶人性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邪恶人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邪恶人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