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然一梦隔世闲,浮生但可一笑过

白璧
2010-01-24 看过
       所谓古代穿越文,就是凭借21世纪新思想,以或意外、或自杀、或令人郁闷的穿梭到古代,采一二个美男,卖三四项先进理念,名曰神人再世,实则利用相隔几千年的现代思想忽悠古代人的典型YY文。这种文起源于心灵治愈与逃避,特别以第一人称写的更是让YY发挥到极致,此类型文最讨厌之处便是往往明知道是假的还是会让人欲罢不能。所以说人的劣根性是无法改变的,每个人心中或许都有个穿越梦,特别是在逐渐习惯了现代人的冷漠和逃避责任,以及环境的污染,人性的泯灭。我们渴望一个新的时代,也许纷争不断,也许金戈铁马,也许闲云野鹤,也许纸醉金迷。不过,最重要的,是那个时代有你所渴望的,现实生活中却又无法得到的。因为现实太残酷,我们只能借用如此方式来逃避,这是创造第二人生的机会,即便不得真,也能聊以慰藉。扯得远了,拉回来继续说今日的这篇《凤囚凰》

    魏晋南北朝,在大部分的电视剧或小说里很少提及的时代。诚然,我对山阴公主刘楚玉的其人其事不甚了解,虽然依旧是架空小说,可是以前所看到的是全架空,而这次却是有人物原型的半架空。历史上的刘楚玉,估摸着也是个奇女子,单在那个古老的年代,可以公然提出开后宫养男人,光凭这点就不容小觑,而其诗词歌赋也有一番造诣,只可惜掩盖于养面首的骂名之下。想想当今社会养小白脸是富婆的专属行为,而山阴公主早在千年前就立竿见影得开了先河,也算引领了时代潮流,走在了最前端,真乃奇人也!直到某天21世纪的楚玉借其身体换了魂,引发了故事的起因,看似歪曲了历史,实则只是历史洪流中不起眼的颗粒。历史,从来只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发展,不可能因为单一渺小的个人力量而改变。21世纪的楚玉,借由这次附体,满载着千年后的所思所想,以新的身份,在新的时空存活下来。全文延续穿越文惯有的戏路设置,众男主男配竞相拜倒在主人公的裙角下,或因其才华,或为其性格,于是,一段新的忽悠之路应运而生。

    来说说楚玉。作为21世纪新白领女性,经职场拼杀及生活磨砺得出的做人最基本目标—“实在”。这种“实在”在古代人看来却多了一份豁达与随性。在那个时代,女子通常循规蹈矩,闭门不出,所思所学所感与男子有差异是必然的。而楚玉,承载千年后的智慧而来,眼界开阔,所谓科学造就人类,事物的发展必定按照一定规律产生。所以,在被喻为神人的天如镜面前,她自然不可能同其他人一样膜拜推崇。在别人看来对奇能异士仍保持淡定从容的面貌下,实则只是对看惯了的事物的麻木,唯一有的估计只是对那个时代竟有如此高科技的感叹罢了。然后便是对容止的情感描写,再次见证了当代女性“你若无心我便休”的独立思想。在古代,男为天,女为地,女子可以做到为爱人不惜一切,如幼蓝,飞蛾扑火在所不惜,却很少有人可以做到干脆放手,如楚玉。这是现代文明与古代思想的激烈碰撞,现代的女性独立、自由、奔放,不会依附于男人的庇佑。所以,在明知容止深不可测的情况下,楚玉依然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得帮他救他,在表白被拒后,也依然可以潇洒斩情丝。爱你是我所愿,付一切代价而终不悔,你若无心,我便也放手,情爱,本就是如此简单。既做不到你情我愿,又何必苦苦哀求,不如相忘江湖,各走各路。所谓“实惠”,便是该放手时就放手,自有姻缘在后头。在新生的时代,楚玉既不精通文韬武略,又制不成甘油炸药,虽想改变历史,到头来却成一场闹剧。也许她不像其他穿越主角那样翻云覆雨,但过得闲适安逸。她以自己独特的见解,独立的个性生存于那个时代,纵碌碌无为,却也安然。

    容止—白衣素手,翻云覆雨,心计百出,算无遗策。表里是温文尔雅淡定从容,柔弱体贴翩翩佳公子;内里却是手段毒辣,城府极深,七窍玲珑心,花花肠子九曲十八弯,个个都是坎。换句现代的话来说,就是超级腹黑男一枚。他的不择手段,不仅在骗花错为其卖命时的狡猾,利用完后适时扔去的冷酷;也不仅在知晓王意之为楚玉通风报信后的残忍追杀。他可以明知道楚玉为救其性命甘愿放弃回去的机会后无动于衷,也可以在武功尽废身体孱弱后在公主府隐忍那么多年。他的残忍,是一种居高位者的不择手段,不仅对他人,更是对自己,他的算计,不仅包含目标,更是将自己一并算在其中。他有耐心有毅力,可以为某个目的做长远的计划,环环相扣,动一发而牵全身,如若没有后来花错的搅局,没有楚玉的出现,相信容止可以完成他的长远计划,谋定而后动,他有领导力,有智慧,他太理性,每样事情力求做到完美,最终他可以为楚玉而弃天下,表面上虽然是亏了,实则他还是赢了,与楚玉的潇洒随性不同,他即出手,必是定要得到,所以,他可以不惜为挽留住楚玉导演生死离别的戏码,虽然被人算计的滋味并不好受,可是不得不承认,他依然是玩弄人心的高手,放到现代,他可以是谈判家、心理学家、政治家、军事家,成大事者,谋略、心智、胸襟气度,甚至杀阀果断,缺一不可。但居高位者,必定是孤家寡人,容止若最后放弃营救楚玉,那么他的一统江山也指日可待,只是,人若冰冷无情,即便爬到最顶端也不过徒增寂寥,容止再心狠,也做不到丢弃最在乎的人,所以,他离至上者只差了一步,但就这一步,他才真正像个人,所谓的缺陷美,也就是如此吧。

    桓远—才华横溢,端方君子,体贴入微,清新淡然。桓远如香茗,平和通透,清雅怡人。只可惜,君子太温良,该前进时却止步不前,与楚玉永远维持着退一步不舍,进一步又不敢的微妙关系,所谓新时代闷骚男,这个就是典型。胜过朋友,却又不是恋人,明明是喜欢,却要逼着自己退让,永远保持着不明朗的暧昧关系,明明可以近水楼台,却偏偏不敢去捞月,放在现代,就成了备胎的第一首选。先不说固然有强敌容止环厮,也不说原本与山阴公主之间的仇恨与屈从,单就胆量而言,桓远的确输了一截,因为害怕失败而不去尝试,却又舍不得狠心放手,最终也就只能闷骚在心里了。所以最终桓远只能退居二线成为了“家人”,也正因为他从不敢前进,所以容止可以对王意之有杀意,却从来不曾想杀他灭口,只能说,除却楚玉需要一个体贴的代理人外,他实在还不够格成为竞争对手,桓远GG,最终成为了杯具男,被放在了人生的茶几上。

    王意之—魏晋时期豪放派的代表,那种潇洒不羁随性的人生是多少人所羡慕的,他好似自由来去的风,什么都可以不在意,什么都可以随时放手。功名利禄、金银财宝无法困其身,机关陷阱、杀机暗伏无法怯其意。他可以散发扁舟,高歌一曲《将进酒》;也可以脚踏木屐,手抚折扇会来客。全文中几乎所有人都会有他的执念,如楚玉的变世,容止的天下,桓远的追情,花错的相守,越捷飞的维护,天如镜的守世,等等。唯有王意之,是真正融情于这山水之间,一草一木,皆是他的触觉,比起天如镜出场时的纯净清透,他才是真正的出淤泥而不染,这人世间,也许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羁绊住他,比之有着俗人心思的寂然,他更像是出家人,万丈红尘,皆不能扰其清志,唯有纵情山水,才是他人生归依。意之与楚玉,才是真正的君子之交,分离会想念,相聚会珍惜,再分别也能潇洒道声“珍重”。放在现今,意之也许会成为艺术家,胸襟广阔,不墨守成规,相信会攀越新一代艺术巅峰。

    天如镜—全文中执念最深的人,也可以说是最悲剧的角色。花错即便被容止背叛,曾经也是有过美好时光的。就算是智商不怎么高的阿蛮,也有楚玉当做家人的维护。只有一个天如镜,顶着个名曰神物的手环,实则成为被枷锁困住一生的倒霉蛋,他必须以个人微薄的力量去维护整个历史洪流的发展,别人把他当做神人的同时就替他筑上了一道墙,从此后他便成为遥不可及的梦幻,被远远推于人群之外,与谁都无法做到亲近。好不容易有了个楚玉,却是命定该死之人。他一边困于是否该救人,一边又希望完成自己的使命,维护历史的发展,在摇摆不定之间他挣扎求存,结果枷锁越困越紧,最终支离破碎。这一切,只源于他过于纯净的性格,所谓的天命加身就必须去完成它,其实换个方式思考,如果他稍微自私一点点,想方设法摆脱天命,那么就不会有最终的悲剧,也不会有太多的无谓牺牲。说到底,历史就像个大棋盘,所有的人只是棋盘上的小小棋子,棋盘虽已注定,但是棋路还是可以自由发展,该放手时且放手,退一步又有什么不好呢?如果说不维护天命就会死,可是最终他选择的是自取灭亡,那么,早知如此,违抗下天命又如何?只能说人生的道路,是自己选择的,端看个人想法如何罢了。

    花错—原本性格骄阳似火,虽行事冲动了些,毕竟也是热血男儿。在故事的前半部分,唯容止之命是从,可以说到了一种盲目的程度。不是不知道他的毒辣无情,不是看不到他的用完即丢,只是,从来不觉得某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罢了。直到有一天被抛弃了,仇恨呼之欲出,恨不得啖其血肉,毁其发肤。其实花错是个很单纯的人,只要维持一定的假象,他甚至会明知不对依然盲目跟从。他的后半生便永远活在仇恨当中,其实不是容止对不起他,是他自己放不过自己,他做不到楚玉的潇洒无谓,他只能把自己关在仇恨之中,永远永远只为了报复而生存。甚至到了最后,他可以摒弃良知,为了复仇,或者直白点说,为了挽回脸面,他可以昧着良心恩将仇报,可是杀人并不能使他快乐,因为他忘却了报复的初衷只是希望可以回到当年,两人相谈甚欢的时刻,只可惜,短短数年,一夕间人事全非,谁与谁皆回不到从前。

   一段千古荒唐事,前尘后世皆相隐。清流翻飞弦外音,心绪千千难尽叙。空予江山无限,难留知己红颜,何苦白费思量,不若携手百年。唯叹此生不虚行,心似万里晴。且醉且放舟,共吟一曲《凤囚凰》。
1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凤囚凰(上中)的更多书评

推荐凤囚凰(上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