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那一段风中的传说——《诗经》风情

小企鹅鹅
2010-01-24 21:50:51 看过
上古每年初春时分,当老百姓们要到地田野干活的时候,采诗官就在路上摇着木制的大铃,向老百姓采集民歌,采到后就让朝廷乐师配上乐曲,唱给天子听。有一天,采诗官在周王都城南面的地方采到这样一首歌——“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这首歌最初的情形怎么样不清楚,或许也是混杂在众多民歌中间并不显山露水,可是几百年后,让一个叫孔丘的先生一眼看中,从此便成为“国风”之始,居《诗》三百之首,再没有过变化。

      显然这是一首情歌。在《诗经》中表达男女情爱的民歌比比皆是,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海誓山盟,有“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凄怨之美,有“一日不见,如三秋兮”的真情告白,有“寤寐无为,涕泗滂沱”的抑郁苦恋,不论是情绪的起伏上,还是动作的夸张上,都远远超过了“寤寐思服,辗转反侧”,为什么独这首诗冠压群雄?不仅我没有想通,千百年来也没有人能解释清楚,正应了“诗无达诂”四个字。

      注意力还是回到诗本身上来吧。

      我们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只叫雎鸠的水鸟。这只最早进入我们记忆中的爱情鸟,有强烈的捕鱼欲望,不时发出关关的叫声。这副图景非常美妙,温煦和风,春水荡漾,爱情鸟在鸣唱,君子和淑女的心灵开始碰撞,碰撞之后便是让人悱恻缠绵的一段思慕期,吃不香睡不好。这种思慕不着一尘,既不是两小无猜的天真,也没有下里巴人的粗俗;既没有声嘶力竭的呐喊,也没有期期艾艾的哭诉。这种思慕完全哀而不伤,乐而不淫,正应了“思无邪”。

      究竟这是诗人自况,还是对恋爱场景的描绘,现在已很难分辨。但可以肯定的是,孔子为其所打动,将其放在了首篇。也就是说,这是孔子认可的最佳爱情模本。笔则笔,削则削,不仅合乎孔子爱情观,也合乎后世万代的爱情观。
窈窕淑女应该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君子则是“青青子衿”,当这种思慕有一天终于穿越时空,把两个人联在一起时,那么,“有女同车”便是最完美的结局。

      接下来的荇菜采之流之,琴瑟钟鼓友之乐之,依次递进,从相思、追求、定情到结合的爱情历程便完美呈现于世人面前。这是怎样一种纯粹的爱呀,天地间只有两情相悦的美好,再没有猜忌与世俗的打扰。

      3000年前的风花雪月,通过四言节拍不时敲打着我们的心窗。原来,心无所虑、直抒胸臆是件多么快乐的事!可是,在今天这样一个用轻佻掩饰真诚、用怀疑替代渴望的时代,只能是欲歌已忘言。
12 有用
3 没用
诗经译注 诗经译注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诗经译注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经译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