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上悲剧

笑歌
2010-01-20 看过
你从山上下来,眼里只有地平线。即使圣者尖锐的忠告也阻挡不了你前进的脚步。赞美和崇拜太阳的人很多,但你是让人铭记的那位。
      人群的喧闹扰乱不了你的心志。反而, 人群发出的嘲笑让你毅然决然的坚持所为。因为你相信,超人的出现为时不远。
    我相信,它是唯一一个在乎你的人。它的眼神弥留着惶恐和不安,只因你在大声的对待人群的时候却招来嘲笑。于是,为了平息世俗的汹涌,它决定起舞。在小丑的追逐下,它摔在了你的面前。从人群的兽散和你平静的巨大反差下,它的灵魂从此由你主宰。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和事能在你钻石般的心上留下痕迹,但它冰冷的尸体和惶恐的灵魂却成了你的牵挂。
于是,你决定和它同行。这段时期里,它成了你今生第一个伴侣。就这样静静的行走,你的世界只有星空和远处野兽的哀号。你也忘记了你曾经做了什么和打算做什么。直到你感觉到饥饿时你才发现,它已经和你处在了两条平行线的世界里。你哭了。但是你并不悲伤。于是,你决定去找自己真正的伴侣——雄鹰和蛇。你回回头,看着包裹着它的尸体的树干,迎着你曾经赞美过的太阳继续走自己的路。
    此时你的思想已经经历了骆驼、狮子和孩子的循环。
    我想,你不必伤心了,因为你找到了你那类受苦的驴子兄弟。
    其实,这个世界总有很多的索上舞者。可能真正的舞者是没有什么目的和奢求的。但升华到另一个层面,类它的人不是很多吗?他们为自己在乎的人和事付出了最珍贵的东西,包括生命。但在别人心里,真正让他在乎的其实是那些懂得骆驼狮子和孩子的人。而它顶多是那人记忆中的一小部分或者一小段经历而已。因为别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而它已经永远的定格了。相反,“舞者”们的老板或者亲人才是真正恸哭的人。
    有人说你是疯子,或许吧,但从另一方面你又是清醒的。在路上的你不会被教授所误导,在奢华中你不会被牛奶面包和美女所迷恋。因为你最爱的是你受苦的驴子。还好,你没有生活在这个时期,就像先生没有一样。那样的话,估计你不是拿着鞭子去驯服女人了,而是像先生一样过早的吐血而亡。是啊,现实的世界让人分不清方向。最珍贵的东西在别人那里只是剩下了口号和瞻仰的遗像。你所能得到的,只是所谓的“英雄棋子”或者“优秀舞者”。而真正在乎你的人却夙夜恸哭。那些所谓的“仲裁者”依然张着手往自己屎包样的肚子里塞着东西。你以为少了你的世界会改变!错了,一个你倒下了,还会有千千万万个“戏子”跳出来接班。
    有时候对自己说,就忘却罢,做个“清醒的人”。在这个时期,我们是惨剧。同样,在你那个时期,可怜的舞者则是你假象下的悲剧。那些夜里的灵魂啊!你们都是“索上悲剧”!“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况且此时的肉食者都是吃血喝肉的魔鬼。你又因何而舞呢?“舞者”对我说:我为的是我的理想和人格,看见别人有难我愿意付出生命去换回他的生命。“疯子”回头笑着看着你,对你说:我们那里的那个教人做“超人”的人早已经死去了。那个索上舞者的观众是唯一类这个世界上绝迹的人类。现在物竟天择,活下来的都是清醒的人。你有你的人格和理想,看来你很崇高,我很高兴,因为你的身上有逝者的基因。那你做这样的事情不是颠倒了嘛!我倒希望时光往后倒流,去看看那个来自山上的人去为了个索上舞者而死的笑话。
    “疯子”哀号着跑回了水里。临走时他说,现在连山洞都被那些吃血喝肉的魔鬼占领了,它们手下的小鬼上亿万。苦于无奈这些“疯子”只能退化回水里过着潜水的生活。只是有事没事的时候偷偷探出头来看看山洞里的魔王一代的换一代,不变的却是我们的传统剧——索上悲剧,在全国各地的各大影院上演。
    “疯子”本来应该是大声疾呼的,但是在这个“歌舞升平”的国度,“疯子”们却一个个不想说话了,只是喜欢一个人去安静的呆着。可能只能等到那些吃血喝肉的魔王去水底度假。要开发他们的唯一栖息地的时候,这些“疯子”才会去说些什么写些什么。这是个多么好的现实国度啊,到处是安静,到处是笙歌燕舞。那轮太阳依然照耀这这个荒凉的星球。我昨晚做了个梦,“疯子”的首领对我说,它上次梦见了先生。先生指着鼻子骂它,说它们妄做为会说文解字的文人,连啊Q都不如。我说,你是怎么应付先生的呢?“疯子”首领洋洋得意的说,我把先生带去看了咱们的传统大剧——索上悲剧,还和魔鬼首领们吃个饭,先生没说什么就走了,说再也不回来了。我很诧异,为什么你们会去魔鬼那?他们不是能吃了你们吗?“疯子”首领说,那还要感谢先生的威名,因为这些魔鬼在成为魔鬼之前还是要有森严的等级考试的,在寒窗苦读时先生是他们书里书外崇拜的对象。即使成了魔鬼,他们也会在教育其他小鬼的时候,时不时的把先生的文章拿出来,说是学习批判精神。因为鬼们也要走实时俱进和科学发展观嘛。其实他们拿这些是为了显示自己有学问而已。
    我从梦里醒,觉得很有意思。原来都是一场梦,或者是行走的歌者的梦。亲爱的们,别想着当演员了。因为快乐的国度不欢迎悲剧,别失业了。我很庆幸自己,因为我一直想做个好会计。俗话说“不想当演员的厨师不是好会计”,他厨师想当演员就当吧,只要我能做个好会计就行了。
    我喜欢海子,但是海子喜欢荷尔德林。在那个年代,可以有砍柴喂马的闲情逸致,也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可能。但是现在呢?从今天起, 做一个低俗的人 。劈腿翻墙 ,周游世界。 从今天起 ,污染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个房子 面向大海 却被强拆 ...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扎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