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犯了编造温暖罪

小米=qdmimi
2010-01-20 看过
青山七惠漂亮的小书一印再印,可我就是没鼓起劲儿去读它们,因为根据常识,这些字一定又轻又淡,而我又已经过了能够轻易被治愈的年纪。
无意间翻开新文本的宣传册,看到了青山七惠笑着的照片,好丑的姑娘,尤其是被川山未映子和金原瞳这样专业的美女夹在中间。不过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说,看看吧,她不错的。
那就看看吧,也许,东洋也有黄月英。

看完,写书评很难,因为故事一句就说的清,非要解构它大概也只需要一句半,于是还是回转头说说自己。
书中的圆每天往本子上记的日记寻常的能挤出水来,可“这几行草草的文字就是我的一天。前半部分还是我瞎编的,只有剩下的那部分是我的一天。我的每一天,就是这几行字的复制,粘贴、复制、粘贴,如此延续下去的。”

我越看越觉得是在说自己。
当然我从来不写日记,但我必须诚实的承认,自己经常从事这种编造的技术性工作。
我的想象力并不丰富,所以很难虚构出一个故事。我常常在对人的复述中把一个真实的事情推到哈哈镜前,遮盖掉百分之九十九的无聊部分,夸张的放大有趣的细节。于是某些普通的经历就变得生动甚至古怪起来,某些天天遇的到的人就成了超人或者变态。
要我从自编自导的喜剧里逃出来真的很难,甚至听众也正在陶醉中。

现在忽然在书里发现了一个温柔的同类,我才知道自己并不算特别孤独。
演员也好,小丑也好,我用我不算过火的演绎和不曾屈膝的卑微换你一个灿烂的笑容,有什么不好。
我顶风冒雾,千里迢迢赶来,把手机号码和网络ID变成面对面的呼吸,编织一些带着七色光环的真实故事,让你发现滑向生活深渊的斜面上原来布满了惊喜的回转和岔路,有什么不好。
我想我会继续遗忘平淡,夸大惊奇,会分出一切光和热给每个眷暖贪生的孩子,直到她们听够了我的故事转身离去。

我找到一张小时候日记的残纸,——我刚才是不是说过自己从不写日记?——上面写着“X月X日,万里无云,重新开始记日记很开心,这次一定会天天坚持下去。”
居然只有前四个字是真实的,真是个没长性的孩子啊……
其实日记这个东西就是你对笔记本讲的故事,你讲的时候真诚就可以了,至于将被阅读的内容怎样又有什么关系呢?
就像你身边的人常常会随着你的心情显得阴郁城府和开朗简单,其实怎么会呢!

这本小书让我终于可以说出自己隐藏已久不愿面对的罪恶,是件极度意外的事情。
我直接奔向书店,把写着青山七惠这个名字的书全扫回了家。
她的文字其实也是一种编造,只不过温柔如雾,让人乘着读身边人身边事的错觉释放内心里的一些东西,这点,与《裂舌》之类带来的疏离感大不相同。
于是我决定不去赎清自己罪行。
81 有用
1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0条

查看更多回应(40)

温柔的叹息的更多书评

推荐温柔的叹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