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七种武器》有感

1111
2010-01-19 看过
         读《七种武器》有感
                               关于极权社会道德生态小议
    近日心中颇不宁静,晚上休息前辗转反侧时偶拾《七种武器》,未曾想七种致命武器身后简约而不简单的道德准则成为医疗我烦乱心情的良药,并同时让我深思这新法则所规范架构的我们日常生活纷繁复杂的现象世界的种种。
   当我酣畅淋漓的通读全书之后,情节引人入胜、故事紧张跌宕所带来的机械性阅读的快感很快如过眼烟云的消散,渐渐沉淀下来的是我对古龙所昭示于人们的道理的思考,人们有捍卫普世道德的权利与自由即使面对一个使百姓道路以目的实力很强势的组织,小说通过描写长生剑,多情环等七种武器背后所强调的诚实、自信、勇气、谦虚及为正义之失落而产生的愤怒与迷茫,大丈夫肯于担当的英雄情怀 ,意在指出无论是静如秋水的平实生活,还是刀光剑影的险峻江湖,总有那么一种行为范式与理念在人类伦理学中永远不可置疑的占据着充满光辉的位置,正如康德虔诚宗教情怀下道德义务感所倡导的口号“请如此的行动,并使你的行为法则成为所有人的普遍法则”,所面对的问题是同样的,不同的只是语境的变化。
   其实在读过几个故事之后,你会很不解的又有些郁闷的发觉江湖上看似很难解决的大问题最终的答案竟是凭借主人公很傻很天真的行动得到,其实这也算作者的一番良苦用心。七种武器各有不同,相同的是绝伦之技使江湖中人闻之变色的本领,但七个做人的道理本是清净,同时也不得不让人想起西方基督教教义里面的七宗罪,按但丁在神曲里面的排法是好色、贪婪、贪食、懒惰、愤怒、妒嫉、骄傲,人在上帝这个全知全能至善至高的主面前,显得充满原罪而亟待救赎,对于这重症监护病房里的个体存在,古龙的道德教化无疑是消弭罪过的灵丹妙药。
        但是这些轻松出入口舌之中的,却很难见诸于每个具体人的行动中去。这大背景必须清楚,每个故事主人公在内的亲朋故旧还是花草虫蛇,无一不笼罩于一个实力极为强大的组织青龙会的阴霾之中,人们都拼命的妄图摆脱甚至消灭它,到头来发现这样不仅可悲而且可笑,正如书中所言该会有3 65个分舵,12堂主似乎预示着每个人要过的每一天一个月份,你不可能超脱于时间之轮,命运的不可抗拒性使得你每天不能没有它;但从没有人真正鸟瞰到这个组织的真面貌,你可能知道老大哥的名字,身边似乎有不少人都是该组织的人,但提到它时再亲近的人也突然变得讳莫如深,你总是对它缺乏了解,如福柯所描述得权力如毛细血管一样分布于全身,而心脏甚至变得不那么重要。
        这时对于一个充满烦畏等脆弱特质且游离于组织之外个体来说,青龙会无疑于悬于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仅此威慑便会将个体有限的勇气与良知消磨殆尽于家常琐碎之中;对于一个组织内部的个体,青龙会像一所看似激情澎湃的加州旅馆,当你梦想光荣不再从前时你可以结账却不能离开,你只能身不由己陪更多不知情的人继续欢愉。无论如何每个人都是一索福克勒斯笔下的俄狄浦斯王,万不能做的便是固执的去拷问真相,你会恰恰陷入圈套;无论如每个人都是埃斯库罗斯笔下的普罗米修斯,被放逐于塔尔塔罗斯,即使不断奔向光明,黑暗却从不退却。这是命运在敲钟,在扼人们的咽喉。
        但我觉得这从来不是作者的本意,而在字里行间孕育着星星火光,古龙作品的一大特点是没有年代标示,无朝无代。一来呢可能是当局的文化管制,二来为避免政治上可能的麻烦。但是作者所面临的是时代问题是小说所无法回避,就如同曾有一位著名历史学家所言“一切历史皆为当代史”,小说里的故事可能是已经年代久远,但文章表达的一定是作者身处现状最好心情思想写照 。
        所以这部小说除了武侠层面的解读,我们未尝不可将其列为一种政治极权的一类好书来观赏,就如同奥威尔的《一九八四》一样的为一个国家或是一个组织的权力可以肆意凌驾于个人基本权利之上的呐喊,让我们了解一下古龙这个人,1937年生于江西,由于战乱幼年迁居台湾。他最初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纯文学作家,但最终却走上了武侠创作的道路,卒于1985年 ,这个时段在地球上中华大地上发生了太多太多与启蒙以来人类美好向往相悖的大事件,从第三帝国的兴起到洲铁幕的落下,从匈牙利的悲歌到布拉格之春的冰冻,从大陆的反右文革大跃进到台湾蒋中正的威权政治,人类精神的家园正敲起一声声关于自由民主博爱的丧钟,这种钟声使欧美的思想家陷于否定之否定的反感理性破除元叙事的后现代情绪之中,也同时为大陆已经规训了的知识分子而鸣哀,这些我想古龙不会没有触动。
    通常民主的国家各有各的民主游戏与规则,极权政权里的统治与压迫都是一样的,青龙会像无形的枷锁,而所谓江湖的道德与正义无人关心也不敢关心,相比之下杨麟小马之类的取义成仁的英雄们的敢做敢当,人们才可能重新反省漠视道德危害,每一个人心中的畏怯共同铸就了青龙会的辉煌,正如每一个看似无辜的德国人却支持服务着一个犯下滔天罪行的第三帝国一样,可能青龙会是纸老虎,可是精神上的集体无意识确使这纸老虎能够假戏真唱!例如萧少英仅仅用青龙会的名号就使得他的仇家葛停香崩溃自杀,兵不刃血啊!
    捷克民权领袖哈维尔曾清楚地讲明面对这种老虎,我们每个人的真实状态如何?“恐惧与得不到保障是人们反常行为深藏的动机,在这种为基本生存而挣扎的生活之中,人们变得越来越内向,生活被降低到蔬菜和生物学水平之上,利益驱动是人们行为上唯一可以解释的理由”。
    但随后哈维尔提出了具体的办法,“我们能做的就是拒绝沉默,说出真实”这么一种类似公民不合作的精神,如同索尔仁尼琴冒着被KGB秘密处决的危险写下《古拉各群岛》,揭露臭名昭著的苏联劳改制度,如同胡佳这样的中国良心为艾滋病人维权而身陷囹圄,每个人所能做的只是简单的道德的组合运用,但付出的这种代价使得功利主义为导向的今天大多数人们望而却步啊,如果是你,你敢用这些普遍法则去指导行为吗?也许你怎样信仰,你便怎样生活吧!
    曾经有美国记者问一越南农民:
“面对越共暴行,你们难道就不反抗么?”
“越共就在我们生活中间,怎么反抗?”那农民反问道。
    是啊,人总不能反抗他自己的生活吧,当青龙会遍布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的时候,他以代表了所有人的利益,代表了一切先进模范的东西,没有青龙会便没有好生活,并指明了一只此岸天堂,留给我么的只是迈开步子向前走,但事实如同荷尔德林的诗一样,“人们欲建立一个天堂,到头来反倒建成了地狱”。
    提到主人公打算消灭青龙会这个地狱般的组织,但是实际上出勉强自保以外,青龙会似乎根基稳固的统治江湖,其实古龙说明了非常简单的道理,凭借革命暴力是无彻底铲除集权的,正如雅斯贝尔斯语“一旦独裁极权的体制建立,便几乎不可能从内部把它消灭,他几乎会自动的保持自己”,他的自我复制与延续的功能,使得它成为不乏替代的。托克维尔在《大革命与旧制度》一书中也明确提到过大革命所做的只是砍了路易十六的头,但她的事业最本质的东西仍未倒下,他的政府死了,行政机构却继续活着,以后人们所能做的只是将自由的头颅安放在受奴役的躯体,这就是所谓的革命。你可消灭青龙会,但你能保证将来就没有白龙会黑龙会的取而代之么?反抗不意味着解放,奴役也不意味着丧失自由,值得我们去反思。
     所以在我看来,唯有不懈的启蒙民智,让更多的人敢于理性的公开运用(康德语),启蒙是一个未尽的事业(哈贝马斯语),福柯更说过“我不知道我们有朝一日会变得成年,我们经历的很多事使我们确信,启蒙这一历史事件没有使我们变得成年”所以用启蒙教化代替暴力革命,是不二法门。孙中山在伦敦问道于严复,严说:“中国的民品太劣,民智太低,即使有改革,除了一弊,又会生出另一弊端。为今之计,惟有急从教育上著手,或者可以逐渐更新吧”。便道出此理。
    于当代之中国,常常由于唯物拜物之思潮,而教化观念的作用不受重视,如康德所言,重要的是观念的革命而不是权力的重新洗牌,而观念则需要有少数精英通过行动来对社会大众产生影响,无论是自由大宪章还是权利宣言,七七宪章看似都不如打土豪分田地那么激动人心,就其实际效果而言远甚大革命,但社会之前进往往要依托少数人先观念而行,进而带动大多数人,建构公民社会,我们可能要更多的向普鲁士下的思想家学习而非法兰西诸多浪漫的空想家,会对实际有更好参照意义,总之这是个漫长之路。
1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七种武器(全三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七种武器(全三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