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烟水照晴岚——记那些我爱的江南女子

千合
2010-01-18 看过
一江烟水照晴岚——记那些我爱的江南女子

                      《水仙子咏江南》

      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芰荷丛一段秋光淡。
 
                看沙鸥舞再三,卷香风十里珠帘。

             画船儿天边至,酒旗儿风外飐,爱煞江南。

题记:一直是喜欢江南的,骨子里的情节。一直觉得,江南烟雨里,遇到的人都仿佛从唐宋诗词里走出。陌上杨柳正春色,西湖亭畔遇君子。春雨如旧柳如烟,画船听雨眠。写下金书中的这几个江南女子,也算是了了自己一桩心事罢。

             黄蓉『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

    我是极爱蓉儿的。提到她不自觉地会在脑海里勾勒出她眉目含笑,明眸璀璨的灵动模样。一声娇媚婉转的‘靖哥哥’被我认为是最好的情语。

    蓉儿的出场不会令人惊艳,但却足以让人印象深刻。初时的她作小乞丐打扮,头上戴一顶黑黝黝的皮帽,脸上全是黑煤,已瞧不出本来面目,露出一排晶晶发亮的雪白细牙,嘻嘻而笑。初见,她偷拿馒头,巧赚郭靖的豪宴,骑走他的枣红马。那时的蓉儿不禁让我会心一笑,好个精怪顽皮的人儿。

    再见却让我至今难忘。纵观金老全书,恐怕再没有一个女子的出场能比蓉儿更为惊艳。白雪,琴声,湖水。花丛,白衣,金带。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未见容貌,已见风姿。试想,那样的女子该是何等灿然明媚。

    桃花岛,神仙居所。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能孕育出如此钟灵毓秀的人儿。兰花拂穴手,桃华落英掌,玉箫剑法,闻其名,想其形,自然美妙已极。叫化童子鸡、玉笛谁家听落梅、好逑汤、二十四桥明月夜、鸳鸯五珍脍、鲜菱荷叶羹。蕙质兰心如斯,真真难为她如何想来!娶妻如此,夫复何求?

             程英『问花花不语,为谁落?为谁开?』

    特别喜欢‘淇奥绿竹’这个名字。那个爱极程英的女子。程英在我心里始终是个清清淡淡的影,像什么东西在心里划过,不至于疼,但总是有痕迹的。若用最凝练的词来形容她,莫过于——和润雅致,情深不殇。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那是程英吹奏的曲子。遥想那日月色下,她着面具低低的吹着这首《淇奥》。青色的衫,低而美的箫声伴着月色清辉。多么美的意想。但觉一切全是宁静平和。

    书案旁,她一遍一遍地书写‘即见君子,云胡不喜?’。固执却又含蓄,是一个女子看到明亮如玉的月亮时的一声轻叹。

    ‘这些白云聚了又聚,散了又散,人生离合,亦复如斯。你又何必烦恼?’这些话是对陆无双说的,何尝又不是她的内心独白?叹,叹,叹,一见杨过误终身。算春色三分,半随流水,半入尘埃。

                  周芷若『流水今日,明月前身』

    “蒹葭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蒹葭》,私以为《诗经》里描写女子最美的一首诗。水面苍茫,白露凝重。有一女子涉水而来。这样的女子该是清雅的,兼得清灵之气,带有淡淡水雾之韵。临水照花,可远观却不可亵玩,仿佛遗世而独立。

    芷若,芷若汀兰。芷若,是金庸笔下最美丽的名字之一。一种极清香的香草之名。难得的是神韵,那种从骨子中沁出的清丽。有若晓露水仙。占尽粉妆铅华,犹亦不及之。

    ‘青衣长发,青裙曳地。衣衫飘动,衣袂流动如云。’行动处,‘如风吹柳絮,水送浮萍’。宛若凌波仙子,又似幽兰灵芝。她的美浑然天成,得汉水滋润,更觉风采嫣然,气度清华。也只有她当得上‘秀丽绝俗’四字。

    我是不大喜欢张公子的。原以为汉水初遇时那句‘汉水喂饭之德,永不敢忘’已成佳缘。谁料后来的四女同舟,难以选择。以致后来的‘新妇素手裂红裳’,沧海断前盟。只是感慨,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柔情化作满腔恨,不复旧缘梦已稀。

               阿碧『春水碧于天,皓腕凝霜雪』

    阿碧,阿碧。融在口中仿佛都浸透着一股子青绿。像一汪碧绿的江南春水。那个唯一令金庸顿笔的女子,那个在我眼中最爱的江南女子。

    绿水红菱,桨声欸乃,一个绿衫少女唱曲荡舟而来。歌声娇柔无邪,欢悦动心。满脸的温柔,满身的秀气,配着一口极甜极清的苏白,难怪段公子心道:想不到江南女子,一美至斯。这样的女子怎能不让人觉得她实是天下最温柔可爱的一个少女呢?

    泛舟太湖,她所唱的小曲摄人心魂。连算盘软鞭到她手里都能拨弄出丝竹般悦耳的声音。何等的妩媚别致。琴韵小筑,她以亲手所制的四色点心招待——玫瑰松子糖、茯苓软糕、翡翠甜饼和藕粉火腿饺。又做荷叶冬笋汤,翡翠鱼圆,何等的精巧清雅。荷花丛中,许许多多纵横交错、棋盘一般的水道,到了阿碧眼中,便如她手掌中的掌纹一般明白,生而知之,不须辨认。何等的灵慧聪秀。

    想起这样一段评论,“阿碧是碧色,自有无限柔情积聚。从小眼中便只有一个慕容公子,到老时眼中也只有一个慕容公子,他好也罢、坏也罢、杀人也罢、当皇帝也罢,她只是自始至终柔情无限。”《天龙》的结尾,慕容复疯了,家臣离开了,理想破灭了,只有阿碧依然温柔的陪伴在左右。叹一句,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卷珠帘。
64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0条

查看更多回应(30)

金庸作品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庸作品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