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中国人的人格

lion
2010-01-16 看过
说到中国人的民族性,接触得最早的就是《丑陋的中国人》了。里面描述的东西都很细碎,体现出来的就是中国人贪小利,钻空子,好内斗。“中国人是一个受伤很深的民族,没有培养出赞美和欣赏别人的能力,却发展成斗自或阿谀别人的两极化动物。更由于在酱缸里酱得太久,思想和判断以及视野都受到酱缸的污染,很难跳出酱缸的范畴”。柏杨老先生希望的是,我们中国人要活得有尊严。这句话很简单,但是很深刻,也很沉重。与尊严相关但更抽象一点的,是方文山在北大的一个演讲。他说我们是一个没有质感的民族。

那么我们继续说,就到了鲁迅这里了。鲁迅和柏杨的观点也差不多,他不说酱缸,他说染缸,都是一样的。他又说我们一直处于两种阶段,一种是做稳了奴隶的阶段,一种是想做奴隶还不得的阶段。

我自己对于中国人的共性,也略有一些体会。前几天我还写了一篇日志说我们中国人急功近利。又比如大多数人渴望安定下来,可以说是缺乏一些冒险的精神吧,和上面说的也差不多。我们的内心,很多时候我也是,充满恐惧。我们害怕成绩不好,上不了好大学;上了大学又怕找不到工作,或者考不上研,或者出不了国;有了工作了又害怕买不起车,还不起房贷;等有了小孩又开始害怕小



...
显示全文
说到中国人的民族性,接触得最早的就是《丑陋的中国人》了。里面描述的东西都很细碎,体现出来的就是中国人贪小利,钻空子,好内斗。“中国人是一个受伤很深的民族,没有培养出赞美和欣赏别人的能力,却发展成斗自或阿谀别人的两极化动物。更由于在酱缸里酱得太久,思想和判断以及视野都受到酱缸的污染,很难跳出酱缸的范畴”。柏杨老先生希望的是,我们中国人要活得有尊严。这句话很简单,但是很深刻,也很沉重。与尊严相关但更抽象一点的,是方文山在北大的一个演讲。他说我们是一个没有质感的民族。

那么我们继续说,就到了鲁迅这里了。鲁迅和柏杨的观点也差不多,他不说酱缸,他说染缸,都是一样的。他又说我们一直处于两种阶段,一种是做稳了奴隶的阶段,一种是想做奴隶还不得的阶段。

我自己对于中国人的共性,也略有一些体会。前几天我还写了一篇日志说我们中国人急功近利。又比如大多数人渴望安定下来,可以说是缺乏一些冒险的精神吧,和上面说的也差不多。我们的内心,很多时候我也是,充满恐惧。我们害怕成绩不好,上不了好大学;上了大学又怕找不到工作,或者考不上研,或者出不了国;有了工作了又害怕买不起车,还不起房贷;等有了小孩又开始害怕小孩成绩不好,上不了好大学……这些特点不光我们有,世界各国的人也都有,只不过普遍与不普遍而已。

以上说了这么多缺点,我们有缺点不可怕,过则改之。最可怕的是无知,麻木。白杨在在爱荷华大学讲丑陋的中国人这个题目,结果很多人都不爱听。我们也不要站在道德的角度指责一通,而是去了解我们为什么会有这些缺点。只有对它有了清楚的认识,我们才可能打败它。如果看看柏杨的《中国人史纲》,就会看到中国人苦难深重的历史。中国也经历过黄金时代,汉唐盛世,那个时候中国人的整体面貌都是很正面的。但宋明以来我们就开始黑暗,守旧,民族的精神受到很大的压抑。即使如此,具有崇高理想的士大夫精神依然在知识分子当中薪火相传。

我读了《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这里强烈推荐一下。在人大经济论坛上面就有,是免费的,注册一个帐号就可以。我觉得任何对中国人性的讨论不参考此书的理论都是不够深刻的,作者作为一个学者,“不是泛泛地罗列出几项或十来项国民的劣根性,然后提出老生常谈的补救之道,而是近乎千刀万剐式的切割”。我只能举个例子,比如中国人没有西方独立的“自我”观念。中国的“自我”是由“仁”来定义的,也就是“二人”,即人与人的相互关系。这是中国社会的基本单元,而不是西方的独立的个人,(这里我又联想到萧功秦文章讲我们缺乏特立独行的人格)。比如我们很少有精神病,因为我们没有西方人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接近上帝的精神追求,没有严肃的思辨传统。我们精神上面的问题会被“物化”,会体现成为生理上的不适。这又和我们的各种物质层面的欲望相联系,比如我们普遍喜欢美食。如此深刻的见解还有很多很多。另外我对他有一个观察印象深刻:我们中国人走到世界上什么地方,我们的国民性都是不会变的,香港台湾新加坡,美国英国加拿大,都是一样,和物质生活,制度安排都没什么关系。这很要命,因为这可能影响到我们的制度变革和创新。于是我在想,也许第一代的中国人到了海外不会改变,但是我猜想他们的后代应该开始融入当地的文化和思想,其中最光辉闪闪的例子就是青年数学家陶哲轩了:他在澳大利亚出生,已经完全融入了西方文化。

我们来单独看上面这个恐惧,是不是有一点受虐的感觉。我觉得和鲁迅的奴隶论很有些类似。一步一步都在往一个固定的模式里面奋斗,也就是争取某种“奴隶”的地位,或还“不得”,或成为了奴隶,但是永远都得不到自由。这里我又联想到《流血的仕途》里面的一处分析救世主情结,有点偏题。说是我们都喜欢被拯救,但是我们的内心深处是害怕被拯救的结果的。我们实际上在享受被拯救的过程,于是耶稣一定要被出卖,被处死,这样人类就可以等待耶稣的再次降临,又重复这一过程。

昨天就看到有人说了,中国人贪图小利,百计钻营,注定不能实行民主,只能集权统治。不管多么好的制度安排,到了中国人这里来就没用了,因为中国人太精明了,总是可以钻空子。先不论其推论的是否合理,我们来看我们为什么喜欢钻空子?是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法治,而是人治。这一点在《万历十五年》里面叙述得淋漓尽致。我们是靠儒家道德来治国,法治几乎从来没有实行过。法家在中国社会的作用非常强大,但它只被作为一个辅助工具,而且仅仅是工具:它没有形成一种理念,只带来了走极端的“酷吏”。在这种社会里面,关系,利益交换就必然成为主要的博弈手段,而不会出现法治精神。

我想先说进步,民主留到下次说,那还涉及到一些得失问题。那么什么是进步?有人会想各人有各人的活法,我犯不着向别人看齐,你也不见得活得有我好。因此最近我写了一篇讨论幸福的日志。但有了上面种种特点的我们能说自己是幸福的吗?我们的心是否自由?我们是否有对生命的热忱?我们是否从容地生活?我想大家已经知道什么是进步了。

如上面所说,所有这些缺点都并非我们独有,事实上人性本恶还是很明显的,只是需要有合适的制度和文化。我以前就引用过柏拉图“没有人能够抗拒可以自由偷盗和杀戮的诱惑”,因此我们进步的道路并不因此被堵死。同时海外华人的后代是可以融入西方的制度和文化,说明我们不是不可教也,只不过需要一些条件。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先认真阅读一下《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然后再自己独立地思考。如今在网上一些人在虚心地学习,在理性地思考和探讨问题;一些人体现出很高的道德水准。可见我们是可以进步的。昨天我还看到一个50多岁的阿姨,网名叫蔷薇老妈,自己单身一人把孩子抚养大之后就开始追求自己的幸福。她去做美容手术,整个人变得美丽时尚,热爱生活,还要嫁到美国去。我觉得这是一种我们的文化里没有的而很值得赞扬的精神。

多余的话:

说完了咱中国人的缺点,是不是要说说优点补偿一下,免得自暴自弃?大学的时候看辜鸿铭的《中国人的精神》的时候真是热血沸腾啊。后来又看了一个系列节目,叫《和谐拯救危机》,讲的是如何用儒家和佛教的思想来应对工业时代的危机。客观地来看,中国文化出现了上面所讲的那些糟粕是一定要不得的,然而我们也不是一无是处。西方的个人自由是很极端的,所谓物极必反,我们需要的恰恰是中西融合而不是摒弃自己的一切。在《深层结构》里面就指出,西方的那种个人为单位的社会会出现人与人之间的冷漠,而中国人的人情味就浓很多同时西方是外向型的发展,人与环境之间的关系是敌对的,而中国文化讲求的是人与自然的和睦,这也是风水的一个基本理念。我们现在发展市场经济淡化了很多人情味,也破坏了环境,这些都是我们的损失。这次哥本哈根的僵局,也是西方文化的恶果,是真正的危机。而其解决的方式则是在现代的自由里面加入传统的道德。
39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