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牛肉三明治和负幸福或者幸福的幻觉

疏勒盐(上海)
2010-01-15 看过
一个整洁细心的东京姑娘,长的如何,不知道,应该是干干净净的,叫江藤小姐。书封面颜色和上周我见到的日文编辑姑娘穿的颜色相近,活丝袜红。

青山七惠的人物属于非不良少女,青山七惠在另一部书中《一个人的好天气》中:“一度想当不良少女。可不知道怎么当,只好放弃了。”这样的人物,是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东京姑娘,也没有明说暗说如何背景,可能日本人从她的行为中看的出来,我们反正看不出来,在大城市自己独自谋生,有自己的完整的家庭背景,家族爹娘,兄弟姐妹,像吾乡邻家姑娘,只是在外地工作谋生,过盂兰盆节时问候家人一下,有大城市生活方式,周边的生活的环境和这边很相近,环境稔熟,知道在什么地方购买日用品,晚上的咖啡馆和快餐店,街角的通宵小超市。

现在可以听一个拘谨独立的姑娘聊天了,讲的从从容容,有捏造,有真实,还有一些她写出来了,现在不用艳羡了听陌生姑娘故事了,去读这本小说吧。

故事很轻,一阵风吹过眼前,但是这阵风影响很深,各种什物和人的影子流过眼前,完整细腻可以感触,一次一次连到自己的记忆里去了。
“江藤圆”试图尝试走出自我,和一个叫“绿”的男人在一次去“绿”家看乌龟的时候发生了一夜情,以后有一段时间就放不下,小说(P106页上)的一段对话,是“江藤圆”和“绿”的对话,是任何一个想认真对待异性时一定会做的事情,一定会问的一个问题,尽管可以不同的表达,甚至表达得很糟糕,实质上“江藤圆”在问有关幸福的问题, “江藤圆”甚至想要“迎来幸福的结局”。小说中的这一段“江藤圆”的表达真的是很糟糕,反过来“绿”表现出来的是对一切繁琐之事的厌恶和对他人行为的漠不关心,他还没有对现实生活准备好,或者其他的想法。江藤小姐问弟弟:“风太,男人是只干一次就能结束一段的是吗?这种是很平常吗?”,而“风太”认为(P127)“我觉得要是能像那个家伙一样,人生就轻松的多喽”,“风太”在一定的程度上不认同姐姐想法,是性别的差异,或是年龄差异?姐姐“江藤圆”-------“别跟我提他”。
接着回到“绿”和“江藤圆”在车站上的对话,“绿”最终说了:“我可以想向你道歉吗?”这件事情变得实在是太糟糕了,负幸福就这样发生了。此后 “江藤圆”的情绪发生很大的变化,小说的结尾是“江藤圆”把这个问题想通了,泡在浴缸里,温柔的叹息,一次负幸福事情发生了,但不是不幸。


“风太”是“江藤圆”的弟弟,姐弟两个和所有的姐弟关系一样的亲密无间,两小无猜,“风太”在姐姐的眼中是个有一点“仙风道骨”的男孩,“风太”每天晚上睡在姐姐床脚的地板上,做人类学调查(不知为什么这样做?),今天做了些什么。你觉得明天会好吗?这样的问答,并用文字记录下来,姐姐真真假假的说,弟弟认认真真的记,记录着“江藤圆”的刻板的生活轨迹,用客观的语言记录下来,“不加润色地记录了下来”,“江藤圆”为此迷恋上这些文字,事情 好像也是因为有文字记录,有了确凿的证据,或者说把是这件事情放大,“风太”的人类学调查,做的是否彻底。有什么样的结论不知道,“风太”怂恿姐姐和绿交往,是这件负幸福事件的起因,似乎现代人还是认为“交往”和“性”是要分开来的,是不是“风太”后来也认为自己的事情做错了,做出了和第一次逃夜回家以后一样的逃避眼神,姐姐还是姐姐,还是细心整洁的东京姑娘。只是纠结以后一切都放在心里面,以至于在看“风太”人类学调查笔记是“这东西,看着只想哭”。

柳絮因风起,没有风柳絮就不飞扬,没有和“绿”的一夜情,“江藤圆”也不会那么纠结,像“江藤圆”这样细心整洁普通东京姑娘,这份纠结要平息,恐怕泡澡盆还不行,要承受,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承受,女性的感受的坐标是幸福?如果是负幸福的话,就要变成承受了?但似乎这样讲下去,味道就走掉了。
134 有用
3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8条

查看更多回应(28)

温柔的叹息的更多书评

推荐温柔的叹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