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最不坏的制度

zjmr
2010-01-13 15:40:37 看过
丘吉尔曾经在评价西方民主制度的时候说过:“民主制度很不好,但是其他制度更不好”。这句话在之后被人们引申为民主制度是一种最不坏的制度。而且这个观点似乎不是在贬低民主,而是在为民主所带来的种种弊端开脱。
那么民主到底是什么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释。我一向觉得解释一个东西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分析这种解释背后的动机和目的。
在我们所接受的教育中,民主是被这样解释的:“民主是在一定的阶级范围内,按照平等的原则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来共同管理国家事务的国家制度”。 这个解释强调阶级性,这种强调的动机不难理解,不作评论。
这个解释中还提及的是两个原则:平等以及少数服从多数。这就需要进一步的分析了。
首先是平等。
平等意味着人的地位平等,人的权利平等。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每每看到人与人之间并不是平等的——有高下之分,有贵贱之别。原因其实很简单,这是因为人的能力不同;能力不同,获取的社会资源也就不同;获取的社会资源不同,人的地位权利自然也就不同。
启蒙运动中,卢梭曾经高喊:“人是生而自由平等的”。但是人又何曾自由平等过?理想主义者们天真地认为人们也许在其他能力方面各有所长,但是在政治权利方面,每个人的天赋都是相同的。柏拉图在他的《普罗塔格拉斯》中,记录了智者学派对于城邦政制的描述:在人类产生之后,人们不能形成社会,于是宙斯把政治技术分配给人类,但是政治与其他技术不同,不是分配给个别的人,比如这个人会做鞋,那个人会种植等等,而是平均地分配给每一个人,人人都有政治的技术,才能结成城邦社会。
但是现实生活中,我们所见到的并非如此。有很多人在其他技能方面十分突出,在政治方面却是个白痴。比如擅长书画的宋徽宗,最后让北宋亡国;比如喜欢木匠的明熹宗,把国家大权交给魏忠贤……所以所谓的每个人的政治技术是相同的这种说法,根本就是一种政治乌托邦。
政治能力不平等,治理国家能力有高下,所以国家应该托付给政治能力突出的人,这无关平等,这关系到人民的福祉。
再说少数服从多数。这就更是不能让人接受了。在历史的很多时候,多数人的意见往往并不能代表正确。多数人的意见往往只是一种偶然的、冲动的意见表达;多数人的意见往往是容易被蛊惑,容易被误导。
苏格拉底就曾经说过:“我认为,要想得到正确的判断,要根据知识,而不应根据多数。”在柏拉图许多对话里,苏格拉底从各个方面论证了意见与知识的区别,意见有时也可以是正确的,但并不能保证永远正确,意见只是个别人的感性观念的总和,而感性加感性仍然只是感性,观念加观念也只是观念,还未能上升到理性的、必然的认识。(叶秀山《苏格拉底及其哲学思想》30页)
群众在历史中的短视行为是屡见不鲜的。最典型的例子在西方是苏格拉底之死,在我们中国,则是袁崇焕被凌迟。
明末张岱的《石匮书》是这样记载袁崇焕被处磔刑的:“刽子手割一块肉,百姓付钱,取之生食。顷间肉已沽清。再开膛出五脏,截寸而沽。百姓买得,和烧酒生吞,血流齿颊”。
这是一幕暴行的真实记载,暴行的对象是独卧孤城,面对满清铁骑,拼死保护百姓的袁崇焕。群众,往往就是盲目的多数。“历史的事实往往是:即将消亡的阶层总是要消灭自己队伍中的优秀分子。”(叶秀山《苏格拉底及其哲学思想》46页)
明朝最终灭亡了,雅典的民主制最终也灭亡了。他们不是灭亡于没有采纳多数人的意见,而是灭亡于他们采纳的只是意见,不是真理,而这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
所以,不要对民主寄予厚望,因为它只是一种最不坏的制度。


BY ZJMR
2009.10.2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苏格拉底及其哲学思想的更多书评

推荐苏格拉底及其哲学思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