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过一下子 我怀念一辈子

江米
2010-01-03 看过
        读罢《十八春》,印象最深的是两段话。
     一段是世钧因父亲病重回乡探亲,曼桢写给他信中的一段:
    
    “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不管你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一个人。”

    写了一半的信,最终没有寄出去,却偏偏是这一封,在世钧心灰意冷时的付之一炬中幸存了下来,夹在早年的工程书里,泛黄了,世钧蹲在地上看着,不免怔了怔,此时他早已作他人夫十余年,和翠芝也已生儿育女,明明知道现在的生活已成定局了,却不禁闪过了个年头:她还在等我吗?……那边的翠芝梳洗毕一声催促,将世钧拉回了现实,站起身来腿也发麻了,过去的种种在脑子里闪过,以前在巷子里昏黄的灯下等曼桢下课出来,曼桢替他整理出行的行李,以及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时那人也恰巧喜欢你时青涩的感觉。如今,恍如隔世,再问谁负了谁,还有什么意义呢?也许,这样的恋爱,一生只能有一次吧,一次也就够了吧。
     说起来真真叫人可气,曼桢被姐姐姐夫陷害囚禁一室,闹也闹过了,却最终妥协。这委屈哪里说得尽,本来算是新思想下的女性,还是没有逃掉旧制度的束缚,偏偏那世钧也有懦弱和自私的一面,两人竟是走到了这个地步。让人真是心有不甘。而对那害了曼桢也苦命的姐姐曼璐,在解放后曼桢和世钧重逢时说起:造就了她的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忘了她吧。到这里,心理的不平衡似乎稍微缓解了。
    另一段话,便是多年后叔惠回来和世钧翠芝夫妇重逢,在翠芝表露心意后,叔惠所说;

     “其实你这不过是一种少女时代的幻想,而后来没有能实现,所以你心里老惦记着。我觉得,你一直不能忘记年轻时候的那些幻梦,也是因为你后来的生活太空虚了,实在是应当生活得充实一点。”

     觉得叔惠无疑是最聪明最理智的一个。他会察言观色,会审时度势,这一点从他最先决定北上就看得出。因此在年少与翠芝相遇时,他从一开始就告诫自己,这样的大小姐是亲近不得的。却没想到他的出现让翠芝惦念了半辈子。
     也许都在惋惜世钧和曼桢的不了情,没有注意到翠芝这个有些任性骄纵的大小姐也有自己的苦衷。刚开始也满反感她的,也许也受了世钧的偏见,觉得她刁钻刻薄又没有见识,在深宅大院里被娇宠惯了。可在与世钧的新婚那天,翠芝流着眼泪对世钧说:这可怎么办,我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我,是不是太迟了……不免让人心里发酸,她若只是个图求钱财和享乐的自私姑娘,怎么平日里骄傲蛮横的她此时会有这样的举动,先前就是因放不下叔惠,甚至和一鹏毁了婚约,然而最终没有得到,嫁予了世钧。
    日子波澜不惊地过着,直到叔惠突然回来了,翠芝表面上依然是刀子嘴,可她手忙脚乱地张罗招待叔惠,准备最好的烟酒买他最爱吃的饭菜,甚至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她越是这样,越是表露出她的在乎,她的激动,叔惠这个影子,从未从她心里走出来过。
    而聪慧的叔惠怎会不理解翠芝的心意,说出上面的一番话,也算让翠芝多年虚幻的等待有个了结吧。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能怎样呢?
    革命的洪流过去了,这一波男女在东北相聚,虽然没有有情人终成眷属,可就当这半生的缘分已尽吧。
    也许有一天,他们回想起这岁月,关于这无疾而终的等待,关于向生活的妥协,是什么心情呢。
    你来过一下子,我想念一辈子。春去春又来,仅此而已吧。
16 有用
0 没用
十八春 十八春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十八春的更多书评

推荐十八春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