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的独孤

pencil
2010-01-03 看过
    一个老人,被妻子赶出家门,被小儿子嘲笑,开始一段原本漫无目的的寻根之旅,我读出的,是一个老人在暮年无边际的孤独。
   
   刚庆祝金婚,因此被妻子赶出家门的时候马约尔第一个反应就是妻子开玩笑或者自己听错了,而后来证明妻子没有在开玩笑,原因更是离谱,不是因为感情问题,只是因为妻子想一个人生活,有一些独自思考的空间——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受伤吗?本以为人生最后的时刻会是简单的柴米油盐,和心爱的人共同漫步在夕阳时刻,结果听到另一半说想给自己一些独处的空间——大声的叫骂也比这样不动声色的拒绝来的容易接受。别人不愿意和你相处,尤其是你理所当然地以为最亲爱的人,情愿自己孤独地寂寞也不愿意和你共同生活,还有什么比这种抛起更让人伤怀吗?
   
   被妻子赶出家门,如果还有儿女欢迎自己,那也还好,有儿女,有孙辈,天伦之乐也能让人愉快,只可惜自己欣赏的大儿子面临问题,女儿也有自己的问题,小儿子却想都不用想了,由于战争致使马约尔没有接受过教育,而他很有钱,平时的圈子相比也大都是上流社会的人,社交场合人人绅士,风度翩翩,也许很多时候就像是他在另一座城市里遇到的那样的聚会——人人都是知识分子,谈论文化,谈论高深优雅的文学,而这些都是马约尔在他那个身份的圈子里桃之不去的自卑——也许正因为这样马约尔在自己熟悉的城市里很少参加那样的聚会,很少有主动交朋友的勇气——而自己那个艺术家小儿子还偏偏喜欢捅老父亲的痛处,马约尔能不难过吗?

   没有 来自家庭的温暖,没有足以依靠的朋友,马约尔只能选择离开,可是去哪里呢?——地球没了自己照样转,哪怕自己这一秒就消失了,也许都没有人能发觉,还有什么比这种不被需要不被关怀没有温暖的容身之地更为落寞吗?

   可是妻子已经烦了,于是只能随便选一个地方,还好,这时候女儿邀请自己同住,总算在离开之前给了马约尔一点温暖,可是他已经决定 离开了,而从后文来看,马约尔都没有提到自己的女儿,可见女儿对他而言没有值得特别亲热和憎恨的地方,恐怕马约尔不是因为订了机票才没有留下来跟女儿同住,而是因为女儿也不能给他家的温暖。

  漫无目的,流离失所,半夜在酒店孤独与寂寞往往就能铺卷而来,随便按遥控器看到的电视节目也常常思考是不是“神谕”——也许这种可以姑且算作是宗教信仰的东西还能给他一点安慰,感觉自己还没有完全被世界遗弃。

  旅途之中马约尔时常想到小儿子,还有小儿子的“玄港”,之所以那么恨儿子还是因为儿子捅到了他的自卑之处吧,尤其是人的天性特别愿意亲近的人。而在那样的孤独之中能做的也只是去遐想一些东西,以及恨一个人,而完全没有爱与温暖的踪迹,作为一个为金钱(可以引申为社会地位以及更多人的认可与聚焦,关怀么?)奋斗了一生的老人,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也许陪伴自己走进坟墓的只有一沓沓纸币,冰冷没有温度,这该是怎么样的绝望孤独?

  和侄子的几次错过,认识了为他写书的酒店经理,然后是那次恐怕令马约尔落寞一生的聚会——好不容易打开心门,想在原本没有人认识自己的陌生的城市,避开自己的软肋,结交一些朋友,收获一些温暖,结果却是被当众捅破没有接受过教育的窘境——这意味这聚会里的那群人和马约尔也不是一类人换言之,他原本想结交的朋友不欢迎他!曲终人散时,再回到房间,马约尔会是怎样一般孤独,绝望,落寞——这一天晚上,作者没有像前面那般描述,留给我们的,是无尽苍白的想象。

  可想而知,遇见想为自己写书的酒店经理,有人关注自己,马约尔该是多么的高兴!也难怪每次他都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说着自己的故事,咖啡在他的手舞足蹈中冷却,而之前冷却的,总是别人的咖啡。

  垂直之旅,到达的,会是被人烟遗弃的角落,那里的深渊是无穷尽黑暗的冰冷孤独,有光线透进来的出口,会是哪里?
2 有用
0 没用
垂直之旅 垂直之旅 7.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垂直之旅的更多书评

推荐垂直之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