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词勘误 / 翻译商榷

细胞核桃仁波切
2010-01-02 看过
以下是我在朗读这本书的译文的 25 天中随时有疑问随时查考得来的琐碎笔记。英文原文参考的是 Google Books 上的两个有限预览版本。

关于篇章小标题
——建议在目录和每一篇章开始的地方保留英文原文的标题写法,与译文对照。
关于每章开头的语录
——建议把落款的人名按照原文译出全称,而不要只保留姓氏。建议同时保留姓名的原文,附在括号里,以便读者另外查检。又,全书文章中的某些重要的人名和地名,也建议不要仅仅保留译名,比如印度的“青果埔”(Chingleput)等。
关于圣经引文的缩写
——建议不要用中文缩写,比如“林前”等,而是写出圣经书卷的全称,比如“哥林多前书”。其实数量不多,全称也不会占去很多版面,没必要简省这几个字。这也是为还不特别熟悉中文圣经“门道”的读者着想。
“上帝”“神”
——全书译文选择“上帝”比较多,但也有几处“神”。建议统一。

自序
p.2 “《亚阿西西的圣方济》”
——原文地名 Assisi 或译作“亚西西”或译作“阿西西”,没有“亚阿西西”的译法。建议改为“阿西西”。
p.4 “一起讨论人体和它的四个器官”
——本书中主要的四篇“细胞”“骨骼”“皮肤”“运动”,其中只有骨骼和皮肤是器官。生物体结构与功能的单位层级可以分为 5 级:细胞、组织、器官、系统、个体。第一篇显然是总论“细胞”,而“运动”篇是关于运动“系统”(还有神经系统)的。原文“together we examine the Body and four of its parts”也没有说是 organs 而是笼统地以 parts 相称。建议把“四个器官”改为“四种结构与功能”。

02 各有所司
p.12 “专门收集标本和编目的科学家”
——原文“The scientist who collects and catalogs.”译文的“和”字让人误会是“收集标本、收集编目”,不如“并”字。“编目”不如“分类”或“归类”。建议改为:专门收集标本并进行分类的科学家。
p.13 “因为要能这样邀游”
——别字。邀游 -> 遨游。
p.15 “经过荷尔蒙和酵素的滋润”
——酵素,大陆如今通译“酶”。又,后面 22 《官能失调》p.173 也有一句“关节中充满酵素”。

03 分化
p.24 “教会(ekklesia)这个字的意思”
——这应该是希腊文。注明一下比较好。
p.25 “日本人烤冰淇淋”
——原文“Japanese fry ice cream.”这桩轶闻所指为何?跟现在有个 300 度烤冰淇淋是一回事吗?也许需要说明一下……

04 价值
p.33 “在此并不分希利尼人”
——“希利尼人”是和合本圣经旧版的译名。现今大陆“两会”印发的新版已经改为“希腊人”。

05 相属性
p.37 “一百兆个细胞的名字”及“百兆个细胞的合作”
——“兆”到底是个多大的数位?在大陆貌似有争议。原文为“trillion”,班德是英国人,但执笔的杨老师是美国人,按美国习惯用法可能指 10 的 12 次幂,即“万亿”;一百兆就是一百万亿。
p.38 “一千六百页的书”以及“第四册书”“第 25 册”
——原文“a thousand six-hundred-page books”中的两个 hyphen (-) 符号将 six, hundred, page 这三个词连接为一个合成形容词(六百页的),而与前面的 a thousand 没有直接的语义关系。由此可知,译文脱落了一个“册”字,应当是“一千册六百页的书”。也只有这样,随后的“第四册书”“第 25 册”才能呼应上。另外,这几个(以及全书其他很多位置上)数目字的体例,有的是中国数字,有的是阿拉伯数字,不统一。

06 服务
p.42 “那一顿大餐、那一次难忘的假期,或那一个颁奖典礼”
——这几个“那”都应为“哪”。
p.46 “好像……中中跷跷板一样”
——“中中”二字,何解?

07 叛变
p.55 “一旦那个细胞开始繁殖”
——“那个”疑应为“哪个”。

08 骨架
p.62 “写了一本很了不起有关麻风病的书”
——“很了不起”后加一个“的”并加顿号为宜。
p.64 “有一群修道士曾经在这群麻风病者当中工作”
——“麻风病者”宜改为“麻风病人”或“麻风病患者”。
p.65 “砂砾和胶水”
——这“砂砾”和“胶水”是两个比喻,加上引号会更明白。
“每天产生一兆个新细胞”
——又是“兆”。原文“trillion”,若按美式用法计,大陆作“百亿”为宜。
p.66 “死去的微生物其骨骼联结在一起”
——中间的“其”宜改为“的”。
“一个三度空间的雪花”
——“三度”在大陆多作“三维”。

09 硬度
p.68 “它光有沙砾,却没有黏胶”
——跟上一章提到的“砂砾”和“胶水”(p.65)显然是同一组比喻,字面形式却前后不统一。
“他那双易脆的腿”
——“易脆”,语义上是个叠床架屋的结构。据《现汉》第 5 版“脆”字条:[形] (1) 容易折断破碎;(2) (较硬的食物)容易弄碎弄裂——建议改为“易碎”。
p.72 “但我们可以战胜这一关”
——“战胜这一关”,这样的搭配在大陆一般不用。建议改为“渡过这一关”。
p.73 “真理要就是严肃的、可靠的”
——“要就是”不通顺。建议改为“应当是”。

10 自由
p.76 “就像这位威尔斯的矿工一样”
——威尔斯 / 威尔士。这一处非大陆译名没有改过来(前面的都改过来了)。
p.82 “我只会想到要往那里去”
——“那里”应为“哪里”。
“它们就能维持人际间良好的关系”
——“人际间”,叠床架屋。建议改为“人和人之间”,或整句改为“它们就能维持良好的人际关系”。

11 成长
“安女士”
——本章中,原文“Mrs. S”在译文中都写成了“安女士”,不知何故。不妨就用“S 夫人”。
p.84 “骨头一向被万圣节和博物馆用来代表死亡”
——原文写的是“Halloween”而不是“All Saints' Day”,翻译成“万圣节”不准确(日期不同),也不妥当(宗教意义有冲突)。建议改为“(西方的)鬼节”。

12 适应
p.92 “也需要一套相同更新、适应活动的形式”
——“相同”后面加上一个“的”字会更通顺。
p.95 “和必须冒险生孩子分成是两件事”
——“是”字多余了。
p.96 “虽然我们今天在新的医学进展”
——“在”字意义不明确。建议根据原文 in light of 改为“借助”或“根据”。

13 里外颠倒
p.101 “会像律法主义一样,那样让耶稣愤怒”
——“一样,那样”连着用,读起来别扭。建议把后半句改成“让耶稣那样愤怒”。
“所谓‘圣经带’的基要派信徒”
——“圣经带”原文“Bible-belt”,非正式概念,指的是美国的一片地区,最好翻译成“圣经地带”,即使不加注释,意思也会更明确。
p.103 “我们是不是应该”
——这里的“是不是”删除了更好。
“它们并不是通到上帝面前的阶梯”
——这小句前面改用破折号更好。
“然后倒躺下来”“在壳里多有一点空间”
——这两处译文读起来别扭。
p.106 “有很多小龙虾是在蜕壳时灭亡的”
——“灭亡”只能用于集体,不能用于个体,即使是“很多”个体。改成“死亡”就可以了。

15 知觉
p.122 “玛琍的呼吸急促”
——“琍”字改为“丽”为宜。

16 适应性
p.124 “也能肯定其他医生要靠过程才能测出的”
——“过程”对应原文“procedures”,指的是医学过程,但是在“靠过程才能……”里面显得不够明确,也很别扭。建议改为“以及本来需要更复杂的医学程序才好确定的”。
“人体的每一平方英寸”
——此处没必要照原文(square inch)翻译。汉语的习惯是使用二维的长度单位,所以,说“人体的每一寸皮肤”就可以了。
“非到每平方厘米……否则它是不会有感觉的”
——否定词太多了。建议去掉后面的“否则”。
“手背则需要十二毫克”“指尖(三毫克)”“舌尖(二毫克)”
——这几个“毫克”,原文就是“milligrams”,但严格(而且能够避免混淆)的写法是“毫克力”。
p.125 “这么一来我那还可能”
——“那”应作“哪儿”。
“就好像躺人一堆毛刺刺的”
——“躺人”应作“躺入”。
p.126 “华氏一百十五度”
——数词建议改为“一百一十五”或“115”。另外,最好注明一下摄氏温标的数值(约 46 摄氏度)。

17 传达
p.130 “变数”
——出现了三例。第二例是根据汉语习惯还原的,另外两例的原文都是“variable”。对于这类语境,大陆一般将其译作“变量”,但在这本书中说成“影响因素”会更容易懂。建议第一例用“影响因素”,后两例简化为“因素”即可。
“它们也只在喂奶时才肯就接近她”
——多余了一个“就”字。
p.136 “在卡维尔因为基督徒的行动”“使麻风病的研究有很大的进展”
——“在卡维尔”后面加上一个逗号,停顿一下,读起来更明白。“使”字去掉,“有”后面加上“了”。
“类似印度维罗地方和医疗队”
——“和”疑为“的”字之误(参看原文 Medical teams at places like Vellore, India)。

18 爱心
p.140 “于是处开始研究这个问题”
——“处”应作“她”字。
“从当天晚上她脸部沮丧的表情上,我就可以看得出来,”
——“当天”也许是“每天”之误?核对原文“Whenever she encountered... on her face at that night”,注意:at that night 照应的是 whenever 这个词。另外,所引文字末尾应该是句号而非逗号,文意方可通顺。
p.141 “从飞机上丢下单张”
——这个“单张”(原文 leaflet)就是大陆常说的“传单”。大陆教会也常说的“福音单张”是另一个词 (gospel) tracts 而不是 leaflets 这个一般意义上的传单。
p.144 “在他的一生中没有影响到塞尔特人、日本人或墨西哥的印第安人”
——三个问题:“塞尔特人”(原文 the Celts)大陆似乎更多译作“凯尔特人”(现代英语并存两种读音);“日本人”位置上的原文是“the Chinese”,即“中国人”,至于是谁以及为什么换成了日本人,就不瞎猜了,能改则改吧;“墨西哥的印第安人”原文作“the Aztecs”,其实可以采取音译的“阿兹特克人”,顶多再辅以注释——“印第安人”这个说法若是作者原文如此也就算了,既然要替换,还用这个过时的名词,而不用“墨西哥原住民”(英语有 Mexican natives 的说法),也显得不大妥当(不够“政治正确”);另外,墨西哥的“印第安人”或“原住民”也并不只有阿兹特克人。

19 面对
p.145 “;那么,这就是我的疏忽。”“自然界绝不会这么奢侈,”
——“那么”前面不该用分号。“奢侈”后面应当是句号(原文如此),而与下文相隔,因为代词“这么”是回指的。
p.146 “(Lennart Nilsson's)”
——括号中这个保留原文的姓名,其后的物主标志“'s”不应当保留。
p.147 “但其他的细胞又都到那里去了呢”
——“那里”应作“哪里”。
“有时候弹吉他时还会流血”
——“有时候”(原文 sometimes)和“(弹吉他)时”(原文 when (he played))给人重复的感觉——其实不然,但有点儿这种感觉。建议改成“有时候一弹吉他还会流血”。
p.148 “人体有时要流两加仑的汗水”
——中国人不熟悉“加仑”的大小,最好注释一下:2(美制液体)加仑约合 7.6 升。

20 运动
p.157 “手要靠七十条分开的肌肉才能运动”
——原文 separate 翻译成“分开”恐怕不妥。建议改为“不同”。
p.158 “蜂鸟心脏重一盎司”
——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据报道即使是最大的蜂鸟,体重也仅有二十多克,而一盎司就合 28.3 克之多。原文“A hummingbird heart weighs a fraction of an ounce”,请注意“a fraction of”这个数量词,意思是“一小部分”“微小比例”。又,根据 Google 结果中的非权威资料,蜂鸟心脏重量比例有 2.5%~20% 不等的报道。建议改为“蜂鸟的心脏远不足一盎司重”,并给“盎司”这个洋单位加注。
p.159 “我们最佳的体操世锦标赛选手”
——“锦标赛”前面脱落了一个“界”字。
“你我看出所谓的‘美妙’是怎么回事”
——怀疑“我”字是错字。原文“infuse the word "graceful" with new meaning”这一句的意思翻译得也有毛病,译文似乎想说水下的海豹和海狮其实不够“graceful”。建议改为:却能为“优雅”这个形容词赋予全新的用法。

21 平衡
p.162 “报告肌肉声调活动信息的声音”
——本篇前文曾把“Muscle tone”翻译成“肌肉张力”,这里又成了“声调”。虽然这里是在说声音的隐喻,但读者能否联系起来?后面 p.165 “调整肌肉声调、适应在运动中的所有改变”也是。
p.163 “水流使铁肺开始工作”
——原文“water pumps lunge into motion”,没有提到 iron lung 而且 water pumps 恐怕也没有“铁肺”的译法。怀疑是误把 pumps 当作动词而又把 lunge 当成 lung 了。建议改为:水泵开始压水。

22 官能失调
p.175 “他们往往不愿意肯承认这些问题的存在”
——“愿意”和“肯”重复了,去掉一个吧。

23 阶级管理
小标题“阶级管理”
——别扭。原文“Hierarchy”,等级制度之类的意思。在这里怎么翻译好呢?“等级制”?
p.176 “神经原就好像一个缩小的人”
——“神经原”应作“神经元”。后面还有:p.179 两处:“一百二十亿个神经原”“神经原却不然”;p.183 “单一的神经细胞或神经原上”。
p.177 “意大利人加凡尼(Luigi Galvani)”“古希腊名医伽林(Galen)”“透过一套空心管的网路”
——两个人名的音译,前者大陆多作“伽伐尼”(本章多次出现),后者大陆多作“盖伦”。“网路”的大陆用词为“网络”。
p.178 “把自己的发现公诸于世”
——“公诸于世”应作“公之于世”。
“它不能从电插头一样爆出电流……”
——“从……一样”不通。对照原文,建议改为:“不能拿它跟从墙上的插座里爆出的电流相比,因为……”。
p.179 “如果能把这些树压缩成几平方码”
——虽然只是约数,但最好还是给“平方码”做个注释:1 平方码约合 0.84 平方米。
p.180 “在一个神经细胞的度范围内”
——什么“度范围”?据原文“Along the length of that one nerve cell”,应为“长度范围”;脱落了一个“长”字。
p.181 “身体却不知通知它要这么做”
——“不知通知”似乎多了一个“知”,应作“不通知”。
p.182 “它则最容易受伤害的”
——建议把“则”改为“是”。
“胶质细胞(Neuroglia Cell)”
——两个首字母没有必要大写。另外,此处英文原作“glia cell”,是简称,相当于汉语把“神经胶质细胞”简称为“胶质细胞”。需要补足全称吗?不知道。
“但是这种解释是行不通”
——末尾添上一个“的”字更好。
p.183 “这种地区化的意志”
——“地区化的”原文作“localized”,翻译为“本地化的”更好?
“最后一条民主大道(The Final Common Path)”
——本页出现了两次,下一页还有一例,第 24 章《引导》也有。国内神经科学专著多将这一理论模型翻译为“最后公路”——最后的公共通路,大概是指中枢神经系统对运动的一切影响指令最终都会聚于运动神经元的一条通路。其中的 common 与“民主”毫无关系,尽管本章确实也在描述这一机制如何与大脑协调分担对身体运动的决策权(其实仍然与民主无关)。把 path 翻译成“大道”也太夸张了。另外,英文原文没有首字母大写。

24 引导
p.185 “如果意志力只用在完成某个目标上”
——原文“the will that only wills that object”中的“that object”如果理解成指代前文的“every other object”(任何其他目标),意思会更明白,所以建议把“某个”改为“那种”。
“纵使要靠成千条神经突键”
——“神经突键”(原文 synapses)大陆多译作“神经突触”。后面还有:p.191 “它那种神经突键的连接”。
p.188 “‘循道会’(即卫理公会,译者注)之以会得到这个名称”
——“之以”疑为“之所以”之脱误。
p.192 “用塔密尔的土话问他说”
——“塔密尔”(原文 Tamil)大陆多作“泰米尔语”。另外,作者所在的青果埔(Chingleput)属于印度的泰米尔·纳德邦(State of Tamil Nadu),泰米尔语正是该邦的官方语言,称之为“土话”恐怕不妥,但可以补充翻译作“当地的泰米尔语”。

///EOD
6 有用
0 没用
神的杰作 神的杰作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神的杰作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的杰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