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河传 呼兰河传 8.9分

一生究竟要多少悲苦,才能让文字透纸生凉

OHfuuuuuuck
2010-01-02 看过
       我读呼兰河传时是个闷热夏夜,连空气都粘糊糊的,但对着薄薄的的一本连书页都略有些泛黄的小说,只觉得满纸苍凉,力透纸背的苍凉。
    像她自己说的一样——“满天星光,满屋月亮,人生何如,为什么这么悲凉?”
    
    书中曾有一段写到扎彩铺,“要做人,先做一个脸孔,糊好了,挂在墙上,男的女的,到用的时候,摘下一个来就用。给一个用秫秆捆好的人架子,穿上衣服,装上一个头就像人了。”好像女娲当年造人也是这般麻木,鼻子眼睛嘴,偶尔漏掉一个,世上便又一人要饱尝残疾之苦,上天哪有什么公平可言。
    生老病死也不过那么一回事,人生父母养,人死了,余人哭个一两天,可日子还是要继续。
    书里有许多人,卖豆腐的,跳大神的,发疯的寡妇,用脏乎乎的手挑麻花的孩子,嫁出去回门的闺女,隔壁娶进门的团圆媳妇,住在磨坊里的冯歪嘴子。她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要死,回答她的只有一双双冷漠麻木的眼睛;她不知道人为什么活着,但人们依旧一天天活下去。

    不是有






...
显示全文
       我读呼兰河传时是个闷热夏夜,连空气都粘糊糊的,但对着薄薄的的一本连书页都略有些泛黄的小说,只觉得满纸苍凉,力透纸背的苍凉。
    像她自己说的一样——“满天星光,满屋月亮,人生何如,为什么这么悲凉?”
    
    书中曾有一段写到扎彩铺,“要做人,先做一个脸孔,糊好了,挂在墙上,男的女的,到用的时候,摘下一个来就用。给一个用秫秆捆好的人架子,穿上衣服,装上一个头就像人了。”好像女娲当年造人也是这般麻木,鼻子眼睛嘴,偶尔漏掉一个,世上便又一人要饱尝残疾之苦,上天哪有什么公平可言。
    生老病死也不过那么一回事,人生父母养,人死了,余人哭个一两天,可日子还是要继续。
    书里有许多人,卖豆腐的,跳大神的,发疯的寡妇,用脏乎乎的手挑麻花的孩子,嫁出去回门的闺女,隔壁娶进门的团圆媳妇,住在磨坊里的冯歪嘴子。她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要死,回答她的只有一双双冷漠麻木的眼睛;她不知道人为什么活着,但人们依旧一天天活下去。

    不是有人说过“中学课本让大家都知道鲁迅,同时也让绝大部分人误会鲁迅。”我想此话之于萧红也无不可。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火烧云》竟是出自《呼兰河传》的,现在尚有些印象,但并无诸多感触,想来这其中老师诸多曲解自不必说。
    那云有多灿烂,萧红的夜就有多深沉,像墨,一片一片,浓的窒息。
    她挣扎一生,抗争一生,可命运什么也没留给她。
   
    “人生为了什么,才有这样悲凉的夜?”
        ——不明白一生究竟要多少悲苦,才能让文字透纸生凉。
94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广告

呼兰河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呼兰河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