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是如何火起来的

遇见年轻
2009-12-29 看过
     《我读》这本书还没有出版,显然已经未售先热。拿到《我读》的文本后,本想细嚼慢咽评品玩味,没成想网络舆论的喧哗打破了我这缓慢的阅读计划,很不幸,我的好奇心从来都是这般强大。
  自豆瓣读书上出现《我读》书目后,5天想读人数蹿至900人,潜在读者数量以每天100多人的速度递增。关于这本书的内容,争议声却是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但凡读过这本书的人,大部分都充分肯定了它的引导和启蒙价值,流放者归来说它“为一个满怀好奇但是无所适从的青年提供了初步的阅读方法和好书标准”;wblulu认为《我读》能够使读者“从茫茫书海之中得到一片指引的叶子,让我们这些有些盲从的人更珍惜时间的读些好书。”;而变态老七在从整体上分析了书的篇章结构后,得出结论如下:“文章中不乏和书有关的“趣谈”或者说“闲笔”,这无疑给书增加了很多趣味性,也让读者能够从不同的角度去了解这本书的前前后后,所处的时代背景以及了解到我们并不知道的一些“常识”,从这个角度说,梁文道先生在这本书里并非充当了一个开列书单者的角色,而是一个文化的引导和普及者。”
  足以见,梁文道作为近些年颇为高调的公共知识分子,在文学青年中不乏支持者和欣赏者,对于他的学识和责任心,大部分公众还是持肯定态度的。但是,这并不说明,所有群众都会买账。比如姚梦痕就毫不客气地指出,梁文道“本质上终也是一个‘知道分子’,知识的‘二手贩子’”;对《读者》一书,更是指责其“大半观点仍不外是拾人牙慧”,毫无营养可言。
  如果说书评的争议还算文雅,论坛里的争吵声就是火药味儿十足了。话说,《读者》在豆瓣上的书目甫一出现,立刻有一名叫“常凯申”的网友在该书论坛里发帖名为《托儿们,你们就冒吧》,大骂书托的炒作行为,《我读》的策划人【读眼】他爹迅速浮出水面对常凯申的指责予以反驳,一石激起千层浪,一场弥漫着硝烟的骂战就此拉开序幕,引起围观者无数。时至今日,此贴已经有49个跟帖,并且有继续发展壮大的趋势。
  12-22 11:08:50,这是一个有趣的时间,如果说此前的议论声可以称为“热闹”,那么之歌时间之后,争论正式步入了“白热化”。一切的由头还要从一个名为《梁文道先生关于本书的声明》开始,这个“声明”是一个自称法律出版社编辑、梁文道朋友的网友高山所发,文中,梁文道称他“不知悉这本书的出版情况”,“不是这本书的作者”, “最讨厌自己的照片出现在封面和腰封之上”……含蓄地否认了自己和这本书的直接关系。此鬼魅贴一出,顷刻引起了舆论大爆炸,更加鬼魅之事接踵而至。
  《我读》不叫《我读》了,而是更名《梁文道:我读》;作者也不是梁文道了,变成了“凤凰卫视出版中心”……出版方虽然没有正面回应《梁文道先生关于本书的声明》,但此番动作间接印证了此贴的真实性,至少是总体真实性。
  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炒作行为,还是梁文道的确挡也挡不住的迅猛势头根本无需炒作,不管怎么说,一本书尚未上市,就遭遇了如此一波不只三折的命运,想不吸引人眼球也难。于是,《我读》顺利成章的火了。
  
  而对于我,一个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的读者,孰是孰非都无所谓,书的内容是最重要的。
  说句实在话,我觉得道长所作的以上声明,他急于撇清的,是与该书出版事务的关系,而不是与该书的关系。事实上,道长与这本书的关系,是撇也撇不清的。
  《开卷八分钟》是道长的读书心得,道长对待节目、对待观众的态度毋庸置疑是认真而严谨的,无论从书的选择,还是内容的评品、推荐,都可以看出道长的确是下了功夫做足了功课。尽管此节目的主旨是普罗大众、并不以深刻性见长,尽管它所包含的知识或许只有道长本人所掌握知识的九牛一毛,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同样包含着道长的用心良苦与辛勤耕耘。而《我读》,是《开卷八分钟》精华汇总之后的再加工, 毕竟是渗透着道长之智慧无疑。
  我不想为这本书唱高调,它不会让人觉得爱不释手,也经不起反复把玩,更不是那种令人过目不忘、永生难忘的书,它没有这般伟大的价值,在图书出版史上也谈不上什么深厚的意义。至于启蒙,没错,在我看来,这本书最重要的价值在于引导和启迪,但是它引导和启迪的甚至也并不是文章中提到的那些书和那些作家,而是面对一本好书时的思考方式。睿智的读者,善于从一本书中读到整个世界。
  授人以渔,从来都好过授人以鱼。
3 有用
0 没用
读者 读者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读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读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