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重要的是点亮你自己心中的光

野兽爱智慧
2009-12-22 看过
12月18日晚在地坛西门报亭买到《心理月刊》(2010年1月号,总第42期),62页-65页登载了第二届“更好的生活”年度优秀图书现场书评会的报道。看了一下,几乎每个人的发言都有所错漏,包括我的,是我普通话不好的缘故?^_^ 错就错吧。只是让我明白超个人心理学在中国的传播还任重而道远噢!

在这里修订一下我的发言。

杂志正文:

陈寿文:我也是要推荐武志红的这本书,相比他以前的文章有转变,而且最大的特点就是他接触了超个人心理学的东西,比如这一句:“唯一重要的是要择定你自己心中的价值观”。而不少医生或专家摆出一种我就是光的姿态。武志红是把自己放空了,没有用已有的成绩、知识来给别人下定义、贴标签。我感觉他这几年肯定在修行,他有一些体悟,是他自己真正看到的,而不是通过书本认识的,不是理性头脑认知,而是体证。而且他还年轻,70后,杂志推新人也是非常好的功德。

野兽按:我引用的那句话是武志红引用克里希那穆提的“唯一重要的是点亮你心中的光”,不知为何变成了“唯一重要的是要择定你自己心中的价值观”?

陈寿文:其实人很奇怪的,从理性启蒙以后再到所谓人性开悟,在英文中这两个词是结合在一起的,“光亮”、“照亮”。但超个人心理学发现,人有情操谬误,像弗洛伊德,他会认为人的情操的东西是一种退化。所以理性启蒙的阶段是必须要经历的,中国的问题就是没有大规模的整体意识的理性启蒙期,而现在从事灵性修行的很多人都是没有完成理性启蒙期。现在灵性修行者会发展出很多自大的东西,就是因为没处理好,认为灵性是一种身份认同,我的修行比你高······

野兽按:我说的是理性启蒙和灵性开悟,用的词都是“enlightenment”,都有“照亮”的涵义。我说的是“前/超谬误”,不是“情操谬误”。 让我来解释一下超个人╱前个人的谬误吧。

西方人经常将东方修行人的静坐三昧等同于婴儿的羊水幸福状态。威尔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便提出超个人╱前个人的谬误。他指出,意识结构本来是从前个人层次,经由个人层次,再进化到超个人层次。但是,现代人太过于习箧个人层次的自我位置,便觉得超个人和前个人都具有“非个人”性质,可以将它们等同起来。因此,现代人便产生两种超个人╱前个人的谬误:(1)将超个人化约为前个人的谬误-1:这种经验科学的观点认为人类的理性是进化的最高点,因此超个人的体验并不是比理性更崇高的心灵层次,而是婴儿本能性自恋状态的演变形式。(2)将前个人提升为超个人的谬误-2:这种浪漫宗教的观点认为理性的自我是人性堕落的最高点,因此前个人状态并不是比理性更幼稚的心灵层次,而是我们失落的天堂状态。既然谬误-1否认自我超越的可能性,而谬误-2则否认自我结构稳定度的重要性,那么超个人心理学便必须澄清一项重要关键:为了完整的自我超越境界,我们必须要发展健全的自我界限和自我尊严,才能彻底净化前自我的情感防卫机制。

陈寿文:我们的心理学派比较故步自封,停留在第一势力和第二势力的关系,像精神分析、个体心理学······大部分还停留在这里,在身心的层面鲜有实修和学问结合得特别好的。

野兽按:西方心理学诞生于两个不同的源头:一是在实验室中进行的科学测试,另一个则是在医院裡进行的临床诊疗。为了建立起心理学在科学上的正统性,於是心理学家以物理学作为实验心理学的典范,并将注意力集中在可观察、可测量的行為之上,而避开了无法被观察到的内在经验世界。基於这个理由,实验心理学后来逐渐被行为主义学派所主导。

临床心理学与精神医学最早诞生於病理学。因为人类大部分的痛苦都来自于无意识的驱力,所以临床诊疗便专注于主观及无意识层面的研究,临床心理学与精神医学就这样逐渐地被精神分析学派所主导。精神分析学派与行為主义学派因而成为临床心理学及实验心理学的基础,亦即为人所熟知的心理学第一势力与第二势力;其主导性的影响力整个笼罩了二十世纪的前半叶。但是到了六○年代,研究者开始担忧起这两股势力所造成的限制及曲解,虽然它们的贡献良多。它们似乎无法妥当对待人类经验的所有面向。它们只专注于精神病理学的研究,或者仅以实验室里观察到的有限情况来笼统论述日常生活的复杂性。它们忽略了人类经验的某些重要面向,譬如意识以及格外健全的精神状态(此处指的是圣贤、伟人或天才等特殊人士的精神状态。)

它们有时甚至将超个人性的神秘经验视为精神病的癥状之一,佛洛依德便曾经将超个人经验詮释成婴儿期无助感的反射。另外有些精神分析学者则将其草草归类為「渴望与乳房合一的退化状态」或「自恋型精神官能症」。

对上述这些问题的忧虑促成了人本心理学的发展。人本心理学与超个人心理学之父亚伯拉罕·马斯洛曾说过一句话:「本观点并无意否定佛洛依德的发现,其主旨乃是要添加和补充它。很简化地说,佛氏提供给我们的似乎是只佔了半个画面的病态心理学,我们必须补足的则是另一半的健康心理学。也许这另一半的健康心理学更能帮助我们管理及改善我们的人生,使我们变成更好的人。」

人本心理学要研究的乃是人类经验及令人健全的因素,而不是那些在实验室里轻易就能测试出来的答案。其中一项特别的发现带来了巨大的影响,最后促成了超个人心理学的诞生。某些精神特别健全的人很容易有「高峰经验」:一种短暂但极為强烈、充满著狂喜、深具意义而又获益良多的意识扩张经验,亦即跟宇宙合一的经验。历史上曾出现过诸多类似的个人体悟,西方称之为神秘、属灵或神圣合体经验,东方则称之為三摩地或开悟。

从此,西方社会对亚洲文化及传统產生了兴趣,并开始尝试瑜珈、巫术以及基督教默观等等的灵修方法。对传统价值观的不满则使得人们选择了另类的生活方式,譬如自动自发地过起简朴生活,提高对生态环境的敏感度,故而表达支持了崭新的愿景。各大学的研究院也开始探索禪定、生物反馈、迷幻经验以及意识的各种状态。昨日文化上的好奇已经成了今日研究的主流。超个人心理学界一直企图将这些奇妙的发现整合成一门新的学科,不久,精神医学、人类学、社会学及生态学的研究者也加入了这个阵营。

超个人研究者鼓励人们采用折衷、贯通与整合的途径,妥当地运用所谓的「三种认知之眼」:肉眼、理性自省之眼及默观之眼。这种作法和其它学派是截然不同的,因為后者往往提倡或倚赖某种特定的方法论。举例而言,行為主义学派著重的是感官测试的研究资料及科学性,精神分析之类的自省学派强调的则是对内心活动的观察,瑜珈锻练关注的乃是默观传承。迄今只有超个人学派採取了折衷主义的方法论,它试图将科学、哲学、内省分析及默观方法整合成一门有容乃大的学派,并以妥当的态度探测人类经验及人类本质的诸多面向。

因此,超个人学派的范畴格外宽广,它贯通整合了各种学科。这些学科探索的范畴综摄了人类所有高层意识的发展,或是马斯洛所谓的「人性进一步的发展。」它们的探索整合了神经科学、认知科学、人类学、哲学、比较宗教学,并统合了东西方理念。其中的某些议题特别受到关注,譬如意识和超常意识、神话学、禪定、瑜珈、神秘主义、澄明之梦、迷幻经验、价值观、伦理学、人际关系、特异才能及格外健全的精神状态、超越成规之发展、爱与慈悲之类的超个人情感、利他主义与服务动机,以及超个人精神病理学及治疗方法。






年度心理图书推荐

《为何越爱越孤独》作者:武志红,化学工业出版社,2009年5月

虽然不是很圆满,但明显有成长的空间,文字有觉察。而且武志红还是70后,我们希望国内有更多有觉察的、有爱的心理成长的书籍 ------陈寿文


《心理月刊》第二届“更好地生活”年度优秀作品奖授予龙应台的《亲爱的安德烈》

编辑/姚澜 摄影/罗熠 网络资料协助/文阳洁 网站合作/搜狐读书频道

[导语]

2009年11月20日,《心理月刊》第二届“更好地生活优秀作品奖”现场书评会如期在蓝色港湾“单向街”书店举行。这一届评选的流程与上一届稍有不同。首先在搜狐读书频道和心理月刊网站上进行了初选,我们欣喜地看到获得前五名提名的书籍,竟然都是国内原创图书,与去年国外引进图书占据大半江山之势形成鲜明对比。而更为有意义的是评选现场的所进行的讨论,这一场缘起评选却又超越评选本身的交谈讨论,自由而广阔的思维在空中碰撞,有分享,有反思,有调侃,有争论,这一意外获得恐怕才是我们觉得有价值,而更乐于与每一位读者共飨的。

热烈地讨论开始于第一轮投票之后,较量在龙应台的《亲爱的安德烈》与武志红的《为何越爱越孤独》之间……

野兽按:我是推选武志红的《为何越爱越孤独》的。最后的表决结果是5:4,《亲爱的安德烈》胜出。赵薇同学是关键,她本来推荐张德芬的《活出全新的自己》,在打成4:4的时候,她将她的决定一票投给了《亲爱的安德烈》。

-----------------
武志红的自序

多关照你的内心

经营博客已一年多,逐渐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这篇文章中问我该怎么办的朋友,在其他文章中也会这样做,而那些感谢我帮他们获得了解脱的朋友们,却很少这样做。

为什么会有这个差异呢?

我想,关键在于他们的着眼点不同。

第一种朋友可以说是喜欢到外面去寻找答案,着眼点在自己之外。我充当着貌似心理医生一样的权威人物,所以他们认为我知道答案是什么。

第二种朋友则是喜欢自己去寻找答案,而且着眼点在自己身上。所以,哪怕我的文章再好上许多倍,他们也不会轻易去求我指点。

不仅如此,所谓的办法也常常是一种外在的倚仗。着眼点在外部的人,会更难容忍模糊状态,喜欢一切都是清晰可见的,都是看得见摸得着,该怎么办不该怎么办,清清楚楚,顺着这样一条确定的路就可以抵达终点。他们并不会惧怕麻烦,只是希望有一条明确的路而已。

着眼点在内部的人,会比较能容忍模糊状态,他们更容易关注自己内部的感受,会更关注自己内在的心理变化,而内部的感受常常是模糊的,甚至很难抓住的,但他们会比较有耐心和自己对话,去聆听自己内部的声音。

重大的变化总是和自己内心的变化有关的。因此,着眼于自己内心的人,自然很容易觉察到自己内心的变化,而这种觉察会引起更好的变化,更好的变化一发生,他们自然就解脱了。

但是,急于去外部寻找答案的人,他们对自己内在的变化比较忽略,当他们匆匆忙忙地去做很多事情时,即便内心发生了变化自己也难以觉察到,所以他们内在的变化便会比较缓慢,甚至即便做出无数艰巨的努力,好的变化仍未发生,因为他们和自己内心的距离实在太遥远了。

这两种风格导致了许多有意思的事情发生。我很早就发现,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但他们的内心仍然很空洞,要么幼稚要么僵化,而有少数人并未经历什么事情,但他们的内心世界非常丰富,有时看似单纯,但看人的眼光很是厉害。

前不久,一个朋友问我,为什么她总是看错人,而她的一些朋友看人的眼光却很是毒辣。我并不了解她说的那些朋友的人格特点,但对于她,我感觉,她与自己内心之间有一堵很厚的墙,沟通起来很不容易。

所以,我想对第一种朋友提一个建议:不要急着去问我该怎么办,也不必急着去问别人该怎么办,而应学会去关照自己的内心,一开始先是去认识自己的想法,再慢慢去认识自己的情绪,最后是捕捉自己的感受,一旦你开始能清晰地捕捉到自己的感受时,你就可以比较迅捷地走在自我成长之路上了。

譬如,当某篇文章触动你时,不必去太感叹我文中揭示的道理多么漂亮,甚至还对文章作者产生憧憬之心,而应立即去关照自己的内心,认识自己的想法、判断和感觉。

此外,我也希望读者朋友一开始读我的文章并有感觉时,不要急着问我该怎么做,而无妨把你喜欢的我的文章以及我推荐的书先读一读,然后再去问该怎么办。

不过,那时你一定会发现,很多问题已不必问了,你已在内心中找到了答案。

唯一重要的是点亮你自己心中的光

有朋友看了我的文章,对心理治疗产生了渴望,去了一家医院的心理科,那位“心理医生”跟她谈了一小会儿后,随即给她开了一份精神类药物。

我回信说,你不必吃这份药物。

我不是反精神类药物的,但这种“心理医生”的方式,不是救人,而是来杀人的。

后来,从很多朋友那里听到了类似的故事。对此,我想对大家说,能“救人”的心理医生固然不错,但最重要的,还是点亮你自己心中的光。

这也是克里希那穆提的说法,他明确地说,唯一重要的是点亮你自己心中的光。

然而,不少医生或专家摆出了一种“我就是光”的姿态来。这样的自恋的“光”,就是别人的阴影,它或许可以短时间内让你感觉远离了黑暗,但一离开这个医生、专家或大师,回到你自己的世界后,你很容易会感觉又回到了黑暗里。

别人的光就是你的阴影。

这也是存在主义哲学的名言--“他人即地狱”的含义。

如果情绪很激烈很沉重,需要用霹雳手段立即使自己从毁灭性的情绪中暂时走出来,这种源自别人的“光”是OK 的,但如果本来自己尚算健康,只是追求个人成长,这种“光”就不必去沾。

跟一个朋友聊天,她说很爱读书,喜欢摘抄一些名句。我提醒她说,重要的不是记住那些美妙的句子,而是当被某句话或某个道理给震撼时,应立即去关照自己的感受,去觉察自己内心的东西。

这是同一个道理。我也建议我的读者朋友们去做这样的事情:不是去记忆我的文章所带来的震撼或沉浸其中,而是去体察你的内心究竟发生了什么。
1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为何越爱越孤独的更多书评

推荐为何越爱越孤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