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不见光

稔之
2009-12-21 看过
萨特的自传《文字生涯》,俏皮有趣,又耐人寻味,看到动人处,忍不住停下回味,一本一百多页的小书,居然看了我一个星期。

有人说任何对这本书做出评价的企图都是不自量力,也是吃力不讨好的。我不敢班门弄斧, 只从中拈出一句话,以浇心中块垒,且看:
“我常常跟自己作对,也就是跟大家作对。“这段话的作者原注脚为:你沾沾自喜,别人乐于喜欢你;你攻击你周围的某个人,其他的人哈哈大笑;但倘若你解剖你自己的灵魂,所有的人就会嗷嗷叫。

觉得特有趣,就因为对最后一句话有过类似的经历,比如你在博客中摆明了是在自嘲,偏偏有人自作多情,认为你是在指桑骂槐。你说出心底里的一些小黑暗,对方吓得一个骨碌十里八外,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人性有相通之处,尼采说,人性的,太他妈人性的,其实就在说,人性的就是每月一号银行的准点账单。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都是共有的。某天看关于Joy Division的纪录片,里面同样提到一个现象,说大个子Ian创作的歌词并不是在控诉那个垃圾横行,道德沦丧的工业社会,而是在诉说着自己被这个社会折磨,自己不堪其扰,无法立足的故事。这其实是种退缩式的进攻,正因为你是社会的一分子,个人所受的压迫恰好是社会压迫的印证。甚至很多时候,因为亲身经历,体会更为真切,写自我远远比隔山打牛要带劲的多。

基于此,我总觉得一个好的屠夫并不是能三下五除二,将整牛开肠剖肚的,而是首先能条分缕析地将自己的肠子,脑子,肚子,精子看个清楚的。通过自己进而来认识世界甚至比通过世界来认识自己来得更为主动,更为彻底。只是解剖别人知道下手得狠一点,解剖自己,因为种种原因,为了不至于把装满排泄物的小肠划开,弄得满桌子都是,于是,要么半遮琵琶,躲躲藏藏,要么小心翼翼,蹑手蹑脚。走向反面的是,手起刀落,一下子在盲肠处拉一口子,像拉链一样,从上到下,一气呵成,领口露外面了,下水流出来了,黄色的尿液喷出来了,还有黑色的心脏噗噗嗵嗵地跳着滚出来,于是你抹过头,不忍目睹,莫非我的也是如此?接着就是大动干戈。

如若不信,你不妨将自己心底里的那点小秘密拿到桌面上解剖着试试看,比如想象如何实施SM,如何设计圈套引伙伴上床嘿咻,如何动用伎俩谋权夺利,等等。大度者或许会向你投来敬佩的目光,但他们是打酱油的,是瞧热闹的,并不会以你人首是瞻,更多的是向你射来可以刺死人的唾光沫影。因为之所谓秘密,就是因为它见不得光。

萨特不讳言期望成名,也不讳言要做救民于水火的God,诸如在心底里想象,成名后有一天在马路上行走,后面跟上来一位妙龄女郎,宽衣解带,要将自己美满的侗体献上。试想,如果成名有如此好处,而你整日忙碌连它都不曾期望,说得不留情一点,那你还会期望什麽,还会干什么呀!
36 有用
7 没用
文字生涯 文字生涯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文字生涯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字生涯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