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精神

★Lachesis★
2009-12-12 看过
一直很羡慕没有肉身只有精神实体的存在,但看到阿季卢尔福的消逝,还是有点感伤。

可无论怎样,肉体也终将是要消逝、腐烂、化为尘土的吧。从出生到死亡,这中间短短的一段时间真是无所谓的。没有肉体的话,将省去多少尘世的苦痛、烦恼和不如人意的错误啊。

像当年因夜访系列(当然我没看过Twilight——与很多人不同)而迷恋吸血鬼一样,我并不羡慕他们的强大、美丽甚至所谓的永生(实则也是见了阳光就会化作齑粉的一副皮囊),而只关注他们不被时光改变的样子——即使没有“永生”那种东西也无所谓,他们无需像人类那样关注外部世界及其改变对自己的影响;他们是相对不变的。

另一本拥有相似主题的小说是波伏娃的《人无不死》,误饮永生之药的福斯卡自述五百年的生命,从沉醉到惊觉自身的存在成了永恒受刑的苦痛:他的第二个妻子离他而去,原因是他不会死,她只能在他生命中占据短暂到微不足道的位置。当生命长得没有尽头,人世的悲喜、波折、失去的不满与得到的满足都将失去意义,像原本曲折的海岸被时间之浪蚀刻成垂直的峭壁,平坦的沙滩,平直一如死者心电图上的水平线。

可是这样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呢。

没有肉体的瑕疵、痛苦、人性的弱点及致命的错误,生命是不是将少去很多偶然的乐趣呢。从“变”与“不变”来说,“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因为河水在改变,人的生命也绝非静止。但倘若某人拥有了静止不变的生命,不停呼吸、改变着的万物也便失去了色彩。在这一刻,即使仍有(精确无误的)思想、行动和愿望,他或她也可以说是“不存在”的。

三年前与某人讨论过类似的问题。谈到吸血鬼,我似乎改变了原本模糊不定的主意。我说:“即使有这种机会,我还是不愿变成他们。”

“为什么不?”她问。

“我不愿放弃阳光换来永生,像路易那样只能看见银幕上的日出日落。”

这是对绝对静止的恐惧。也许我还是会留恋这个满是缺陷、风险、阴谋诡计、一切不完美的世界吧。但在很多绝望的时候,我总是想到,像阿季卢尔福那样活着未尝不好:你可以在任何想离开的时候放弃活下去的意志,而无需对任何人负责,甚至无需对自己负责。因为你是不存在的,你的价值为空,因而你可以摆脱一切束缚,以幻想和漫游来度过在这世界上无拘无束亦无依靠的时光。如果阿季卢尔福不是个有责任感的人,或许他可以活得像阿卡迪亚森林里的牧神潘一样美好——直到他用以维系生命的那条世俗纽带断裂的一天。
9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不存在的騎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存在的騎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