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道同在,与道同凋

胭脂虎
2009-12-10 看过
合上书的时候,天色已微明,窗外是绚丽的朝霞,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用手指抿去悄然滑落的泪水,人还沉在书中,魂儿还飘荡在额尔古纳河右岸边,似乎还能听到悠扬的木库莲小调和悠远的鹿铃声。可是,我知道,不能了,再也不能了,那悠远的鹿铃那纯朴的猎人那世代与自然同在的鄂温克人。不能了,再也不能了,那远去的,还有所有曾经在这个星球上如诗一样生活过的人类与他们创造的文明...

 

老赛推荐《额尔古纳河右岸》给我时,她的眼睛里是一种说不出的哀伤,那些哀伤,浓得化不开解不透说不出,于是我对这书的印象——这是一本让人哀伤的书。当我连夜读完它的时候,这哀伤也就从她的眼中一样的浸到了我的眼中,我们哀伤的,不是同脉民族同出一辙的命运,是为未来滚滚而来的人类的命运——单一的商业文明。

 

迟子建书写纪录的,何止是一个民族的回响与悲歌,她记下了人类最后的挽歌,我们把所有丰富的拍扁踏平,这世上当下浩浩荡荡的商业洪流挟裹着,象末世的洪水,冲毁卷走了一切与之不同的文明。我们有了电视网络空调手机汽车珠宝化妆品奢侈品...我们失去了的呢?

 

额尔古纳河水日夜奔流,在两百多年前被赋予了一个新的意义,划开了中国与苏联(前)的边境。百多年前,以养驯鹿为生的鄂温克人从被划开的额尔古纳河左岸流浪到右岸,渡过了一座山一条河,他们还是生活在他们的山里他们的河边。他们还是以氏族为群落生活在一个乌力楞,靠打猎与养驯鹿为生,住在可以看见星星的希楞柱里,穿着狍子皮裤子,吃生肉喝鹿奶茶,爱着爱的人,恨着恨的人,闲了的时候就围在篝火边吹小调载歌载舞,生病了有萨满,死去就风葬在四棵树之间。生命就和这自然一样呵,有花落有花开,有月圆有月缺,有春天有秋天,有降生有故去。

 

看着清晨卷的时候,我是多么悠然神往呵,每天早上的时候,驯鹿们自己走上山去找食,悠扬的鹿铃声里,人们起来了,男人们去打猎,女人们开始一天的生活,孩子们在山谷间奔跑嬉戏,一派世外桃源的景象。晚上驯鹿回来了,男人们回来了,吃肉喝酒。夜晚各个希楞柱里响起了“风声”,男人们这个时候说出的情话就象一首诗“他(拉吉达)亲吻着我的一对乳房,称他们一个是他的太阳,一个是他的月亮,它们会给他带来永远的光明...”

 

聪明能干却嫁得不舒展的依芙琳,一生与家里的两个男人为敌,难为的却是心高气傲的自己;那护着亲人赤手空拳与两只狼搏斗被狼伤了一条腿的猎人老达西,梦想驯养鹰来替自己一雪耻辱,人与鹰一起与狼同归于尽的壮烈;尼都萨满为了兄弟情义隐忍数十年的深情厚义;达玛拉与林克曾经的恩爱,跟她的青春舞步生命一同消逝的羽毛裙;妮浩萨满每救一个人舍一个孩子痛苦却伟大的选择;伊万对妻子儿女无悔的深情与豁达......每一个人都这样的生动,都这样的真实,撑起了一个纯朴善良伟大的民族。可是,他们现在哪儿去了?

 

最终他们也离开了他们的山他们的河,离开了与自然同在同道的生活。他们住进了照不进星光的白墙红顶的房子,他们不再骑温驯的驯鹿,没有动物再能让他们猎,没有树让他们葬于斯,他们走下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山,也就走出了世世代代纯朴却如诗一样的生活。

 

我不能揣测他们现在还好吗?我不能分辨到底是有电视有网络有医院有空调有汽车的生活更好,还是骑驯鹿唱山歌住在看得见星星的希愣柱里更好,面对浩浩荡荡的商业文明,吃着美味穿着华服涂着雅诗兰黛喝着铁观音蓝山用着笔记本手机的我,没有任何资格来指责这商业文明带来的单一与堕落,只是,每每思及我的民族,每每看到《额尔古纳河右岸》、《启示录》这样故事的我,每次看到思及的时候,会有泪流下来,不知道是为他们,还是为我自己,抑或为在这个星球上盲目生活不知归路的人类。

 

额尔古纳河右岸,一本难得的好书;迟子建,一个伟大的作者。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更多书评

推荐额尔古纳河右岸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