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说

Rosieinicho
2009-12-08 看过
一如白风黑息般淡雅,然少了那份诗意的倦色。《且试》讲的是天下,而《兰因》却是江湖。什么是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而江湖的血雨腥风中,总是带着那么多的无奈与真实,譬如兰七少,又譬如明二公子。

兰七,如何?妖异邪魅的是她的碧眸,蛊惑沉迷的是她的妖冶。如此一个风流的人,本应是一个不伤之人,却因凤裔的背叛,成全了残音的伤。碧眸嘲弄尘世情,因离因弃,宁朗也许是此生唯一的例外。

突然想到前几天看到的另一份书评中写的:那份世间少有的天真错误的喜欢上了一个世故的人。这是兰七的错,也是宁朗的错。“宁朗是本少的未婚人。”一句,关系道尽。“若你是男子,我与你生死结义。若你是女子,我与你生死结发。若你什么也不是,只要你是你,我们生死相守。若你不当我是……”这就是他们最后的一次纠缠。

兰七,唯有明二才能够与之匹配的人。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突然一动,是的,宁朗、宇文沨、列炽枫不行。只有谪仙才能明白碧妖,因为一样的心性,一样的冷血无情,只是一个是以游戏人间,一个是以完人之姿。

陪着你痛,你悲,你伤,所以在死生徘徊时选择与你同行,即使是曾想除去的世间唯一对手。
叫着假仙,唤着明郎,在听到你死讯时的笑却是那么心痛,就像再一次经历了当年被抛弃的感觉。

“扇骨上明二的血汩汩而下,在扇面上划下缕缕艳痕,最终与扇柄上兰七流出的血相融,一滴一滴落于地上。
明二抬手,握住了兰七握扇的手,握住了那一手温热的血,指尖抚摸这那手背上凹凸不平的疤,目光锁住那双盈润如浸水碧玉般的眸子,道: '其实,那一日没有放手便明白了。'”

是的,都明白了。喜欢这样的结局。曰:不可说。
1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兰因·璧月(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兰因·璧月(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