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法不愤怒

鲁伊
2009-12-07 看过
如果一个人20岁的时候不愤怒,那这个人很无趣;如果一个人30岁还愤怒,那这个人很无聊;如果一个人都天命之年还他妈的一塌糊涂地愤怒……陈丹青这个老愤青,太可爱了。
不能忽视陈丹青的国际背景,出国的时候,小陈还不到30岁,在国外一呆就是18年,以至于回国后还得花时间熟悉国内语境,思维转换的不情愿和体制的不适应,让这个外表生猛无比的男人很愤怒。
可能很多人都想,在退休的时候一定要发些牢骚,痛陈利弊,指点江山,倒到被体制降服使我不得开心颜的苦水,陈丹青这样拒绝和体制合作,懂得自由意志的重要性,中途全身而退不玩了的人,是一只愤怒但快乐的牛虻。
我佩服和羡慕陈丹青的正是这一点,可以听从内心的自由的召唤,拒绝体制对人的异化和对生命的嘲弄。在大多数知识分子或为稻梁或为名利而苟合现实放弃思考的时候,陈丹青的选择无异于山间清风古刹闻钟,令人感佩堂堂中国还是有人愿意去做些敲打铁屋子的事情。
信言不美,在中国说实话是要有勇气的,陈丹青不怕这个,他说:艺术界的批评是权力的批评,当批评和权力合一,批评必成为装饰;
他说:你能想象塞尚、杜尚、李希特当行政领导吗?能想象大批评家德里达、巴特同时是处级干部吗?在我们这里,你面对一位艺术家,很可能面对的是一位领导。你呗官方展览取弃,直接关系到你怎么在当地混下去。
他说:现在有真批评吗?行政结构、人际关系、政治国情,这三样东西你动动看?所以当代批评乃是大规模装饰性文本,如此而已。
他说:国画还在:作为画种、工具还在,但是山水画背后的道家精神和生活方式,没了,只剩下一个样式。
他说:中国现在的问题不是贫富悬殊,是不公正,不平衡。
他说:佛教说,先要戒三个东西:贪、嗔、痴。贪,我没有;嗔,我还好;我有点儿痴,艺术家没法子不痴,看到美丽的人事,春夏秋冬,我就感动,戒不掉。
他说:中国人不把自己当人看。我眼见许多中国人恶劣卑贱,那是因为别人从来那么对待他,他不知道还有别的方式对别人。1992年在广州火车站,有个警察举着右手挥来挥去,走近一看,他面前跪着一个小民工模样的家伙,警察不紧不慢地训他,训一句,扇他一记耳光。他俩离得那么近,远看过去非常亲密,像在谈心。那个小伙子的脸被打得面如重枣,可是表情一点不惊恐不哀痛,只是仰面看着警察,像是履行一件很熟悉很习惯的仪式。
他说:我对考生说,好好啃外语,上大学,将来混饭吃,别做傻叉,别学梵高。你鼓励孩子对抗体制,你就害了他。第二:上学归上学,但别把中国当代艺术教育太当真。
他说:哪位有才华有野心的同学毕业后,最好去当官,当高官。当了高官,你既有设计权力,又有行政权力。
关于陈丹青的教育牢骚,他根本说不完。
陈丹青的问题不是在于对体制的不适应,而是他的不愿适应。在这个麻木的社会里,还有没麻木的人。敢于直面惨淡现实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哪怕痛苦来的要比采取鸵鸟心态的人更猛烈。
146 有用
8 没用
退步集 退步集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7条

查看全部27条回复·打开App

退步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退步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