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闭在狭小空间的“性”

Raine
2009-12-04 看过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有了欲望就去满足,变成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对“性”失去了敬畏,以为是个性的张扬,其实只是幻想的崩塌。把性变成普通的事,过分看重性,更换性伴侣,似乎是寻找快乐,但结果个体只能感到更加孤独,并且会在寻找自我中迷失自身。因为内心生活依赖良好的沟通和幻想行为,而非身体即时的满足。

被展示的性由此走到了它所期望的反面:引起心理的饱和感和拒绝感。如果欲望一旦产生就应该去满足,那性解放就会误入歧途。年轻一代成了无能的一代,失去野心的一代。

那些不发生爱情的性,只是一场自慰,有活道具的自慰。它不能成为个体的性前途,因为每次自慰之后会更加孤独。自慰意味着个体与他人关系的失败,以及在想象中的自我封闭。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如今“死”的念头比“生”的念头更多地盘旋在性关系的上空。

色情的性和柏拉图的爱各自存在于狭小的想象空间,并未相遇。现代的爱情是一种悖论:当我们如此希望比前人在性上更自由、在爱上更成功时,分手和离婚却不停增加着。

现代人习惯了多运用感性,少运用理性。与理性心理的发展相反,感觉心理是不会理会含义的重要性的。对感觉心理来说,“觉得,感受到,感到放心”是超越一切的。于是,冲动不被加工,它屈从一时的偶然事件。

有一个典型的例子:孩子跟着妈妈到商店里,想让妈妈给他买一个玩具。妈妈拒绝了,孩子就坐地耍赖。孩子应该经历一件事情使他明白,他不能从父母那里得到一切,他也不是父母的一切。从这次必要的失落里,它会懂得“缺乏”这一概念,这个概念是心理生活固有的一部分。他将不再以为与父母的关系就是全部,心理上就会有空间接受别的东西。类似的情况是:夫妻或恋人以为相互怀有爱情,就是全部。但其实,两个人是孤立的,之间并无关系。在这里,幼年的感情生活和依赖延续了下来。在儿童不能区分自己和父母时,他对父母的感情流露就是这个样子的:以他人为媒介来爱自己。

某些另类的人,或者说反社会习俗的人,其实是非常依赖他们的父母的。他们不成熟没有安全感。只是他们试图掩饰这一点而已。

当人们不再为生存烦恼的时候,关注重心就从现实世界转移到了个人本身。在不久以前,好好工作,有良好的人际关系,并为这些感到自豪,人就会觉得生活是美好的。但是今天,人们越来越多考虑的是自己感到舒服。现代人变得苛求,总是要求身边充满着感情与爱。这种对爱的要求根本不可能得到满足。于是人们感到沮丧。大量的冲突也因此产生。我们这个过于关注感情的社会,使人变得更加脆弱,更加优柔寡断。男人开始像女人一样容易哭泣,职员看到不好的成绩就在公开场合展示崩溃。对关系不稳定性的不安让人内心一片漆黑。

人们常常混淆爱情和好感。爱情首先并非一种感情,它是面对确定的客体,主体感情生活许多组成部分长时间互相融合的结果。而好感则是某一情况下,对于某一个人,人们最初的一种感受。这一感受可能很强烈,让人感到很幸福,但那并不必然是爱情。

非理性。只能解释为我们无力拥有生活。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被遗忘的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被遗忘的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