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小札

樂正昶
2009-12-03 看过
1、

司徒琳在《南明史》中总结明朝覆灭的两大根源,也是伴随着明朝从始至终的两大体制弊端。一是,文武之间无法取得统一和协调(随之而来的就是对于军人的贬抑);二是,大臣们在如何作为皇帝的辅弼问题上陷入了困境。

这两个弊端从政治体制的内部结构着想,很有独到性。

 

文中提到,“晚明反叛精神在社会中式那样的喧嚣,那样弥漫,却是怪异的。社会阶层身份关系的崩溃,甚至出现在同一社会等级之内。……在十七实际四十年代中间,这些社会矛盾发展到了如此地步,以至只有等到战争的艺术应用之后,和平的艺术才能显现。……征服力量最终取决于军事力量,而明朝酿成否定身份制的危机,最严重的在军事领域之内。”

 

一个王朝能够兴起并最终得以成立稳定的政权,很大程度上要依靠自身在武力上的优势地位。这不仅反映在封建时代的王朝更迭,在现在社会的各国政治军事外交上表现依然明显。依司徒琳的观点,很容易能够得出南明各个政权先后湮灭的重要原因,是没有在军事上具有优势。而导致明朝中后期军事衰落的原因是长期以来对军人地位的遏制已经在社会形成了鄙视职业军人的社会心理。

明朝依靠武力推翻强元统治,其尚武精神却随着洪武永乐两代帝王之后便逐步被遗弃。英宗土木之变已经将明朝正规军战斗力下降状况用尖锐的形式凸显出来。不过万历年间的三大征却能够以完美的战绩凯旋,却也可以说明军队本身的战斗力或许并不是导致战争失败的根本原因。而真正要反思的,应该是随着明朝历史发展而越来越矛盾的文武官僚体制。

 

如何处理好地方武装跟中央防备之间的矛盾,是困扰古今中外无数政治家的难题。一方面,在18世纪以前的中国,要想维护地方稳定,或者巩固地方的战略据守点,必须给予地方足够的兵权。然而,地方武装要是握有中央赋予的兵权,又大都会转化为割据一番趁火打劫的“叛军”。比如唐朝安史之乱和藩镇割据。另一方面,如果地方在军事上没有足够的自主权,在信息传播极为不发达的封建社会,延误战机往往使国家的防卫入侵上显得很被动,甚至可以直接导致一场战争的覆灭。比如明朝辽东防卫和持续经年的剿匪作战。

南明没能改变这一现象,也就无法扭转大明这栋大厦覆灭的命运。

 

2、

南明包括弘光、鲁王监国、隆武、邵武、永历等先后建立的多个政权。从大顺军占领北京大明皇宫,崇祯帝自缢,到永历帝于缅甸被清军抓获,一共经历了18年之久,即(1644年四月到1662年五月)。

这五个政权覆灭的过程让人惋惜。因为一开始瓦解这些政权的并不是来自清军的攻击,而是源于自身政治体制弊端而产生的党派之争,以及在此背景下的军阀互相攻击的内耗。弘光年间的马士英和史可法之争,江北防卫线上四镇总兵中互相拆台,更严重的是左良玉的东犯。产生这些内耗争斗的原因有很多,也很复杂。但有一点很明确,这些内耗在当时形势危急的情况下进一步消耗额南明军事上的有机力量,使得原本在人数上占有极大优势的明军在长江沿岸的防守溃不成军。南京陷落以后,投降的明军数量高达二十三万。可见明朝之亡,并不是像南宋那样亡于军事上的绝对劣势。要知道,入关后清军包括八旗军、辽东汉人、蒙古盟军总共不过二十万。而攻占南京的战役开始同时,大部分清军主力正在西北中原一带急于扫清残余的李自成部队。

 

江南人民抵抗清军入侵在整个南明中表现的最为极端和彻底。扬州、嘉定、江阴等地的反抗斗争以及“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血腥记录,都在彰显着明朝江南人民不畏强敌的勇气和忠贞爱国的骨气。

弘光政权至1644年六月五日福王朱由菘在南京即位,到1645年六月十六日,清军将领率军攻破南京城为止,历一年又十一天。

 

3、

鲁王和隆武二帝在浙闽一带互殴则更加可悲。明朝仅剩的武装力量没有被合理的安排在对清作战上,而是消耗在亲王正统争夺的火并中。

在南明史中,鲁王和隆武是其中最有能力作为,也最想作为的两位君主。可惜从始至终两个政权未能结成联盟。缺乏财政支持,经济的不足直接影响到战争的准备等后勤工作的落实。同时还缺乏优秀的将领,或者说缺乏让优秀将领得以发挥的体制或政策。二者的灭亡,比弘光政权更加无法改变。鲁王称监国。唐王朱聿键于1645年八月十八日在福州即皇帝位,建号隆武,至1946年十月六月被清军所杀止,历一年又五十一天。

 

福建被清军攻占以后,南明仅剩下西南地区还有能力掌握。而形式上的中央政府永历政权,甚至已经连手下的文臣都无法掌握了。皇帝在此时已经完全沦为形式上的附庸品。然而此时,形式上的南明仍在无休止的内耗。

 

4、

隆武覆灭后,桂王朱由榔和唐王隆武帝之弟分别在南宁和广州建立了永历和邵武政权,同时展开对彼此的征讨。不久清军南下,邵武政权随即被清军所灭,仅存四十六天。而至此南明仅剩的革命火种永历政权,其内部斗争比起其他南明政权有过之而无不及。吴党和楚党、孙可望和李定国,各种各样的内部斗争此起彼伏,但无一例外的加速的南明灭亡。

 

而历史在此时也似乎将南明抛弃,在1649年李成栋投诚之后,形势稍稍有些好转之时,李成栋、金胜恒、何腾蛟先后很意外的死去,永历朝军事上的三大支柱在几天之类倒塌。然而永历朝依旧坚持到十多年后,这全耐于当时西南和东南的两大反清势力。分别是驻扎西南的明季叛军最强的残部,由孙可望和李定国统率;驻扎东南的半海盗组织郑成功军事势力。在1651年至1661年这南明的最后十年,“正规明朝文官体制的最后痕迹几乎全部消失,不论在物质上还是在政治意义上,永历朝廷完全依赖于地方军事组织。”迄今为止,所谓明朝,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丧失了体制上的意义,剩下的仅仅只是一种精神——坚持抵抗外来势力侵略与控制的精神。在西南地区还有明朝皇帝,文物领袖之间的冲突依然存在。而在东南实际上已无明廷。

 

1661年八月十三,永历朝全部成员男子官员悉数在缅甸被缅人所杀。1662年五月底,永历帝及其子在云南府被清军所杀。明朝,随着最后一位有明朝皇帝称号的人死去,走到了历史的尽头。

 

5、

南明十八年历史中,真正的文武全才少之又少。郑成功、张家玉算是其中德佼佼者。尽管如此,全国各地的仁人志士的英勇斗争,一样在历史的岁月中不容磨灭。对于这方面的描述,谢国桢先生的《南明史略》比司徒琳的《南明史》更为详尽且富有感情。江阴义勇军、绍兴七君子、广东三忠等,将中华民族不屈的骨气用刻画在历史的书卷上。

谢国桢先生的《南明史略》偏向于细节的描述,因此在故事上好于《南明史》,读起来更为流畅而又清洁感。但司徒琳的《南明史》叙述逻辑比较严谨,偏重于阐述大局上的历史发展趋势,且有许多独到的见解,所依据和提供的史料繁多,确实是了解和研究南明史不可多得的参考书。

 

6、

洪承畴是一个很让人不解的人物。这位曾是崇祯帝最信任的武将之一,在征讨流寇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却在对清的松山战役上失败被俘后降清,并出任清朝进犯南方驻扎南京方面的总督。《南明史略》记载在江阴沦陷之后,洪承畴被城内一位小儿指责:我大明洪尚书已在松山为国尽忠,汝是何人?

清朝在入主中原时并没有军事上的优势,即使后来形势渐渐有利,还是需要明朝降将等汉人军人作战。《南明史》指出,在明朝北京沦陷的最初几个月,清朝还不敢妄想吞并明朝。甚至在明朝灭亡十几年后的1659年,郑成功和张煌言策划的北伐,让清朝内部出现了退回关外的想法,并差点付出行动。这次北伐在缺乏有效沟通和协作的刚愎自用中失败,甚为可惜。

 

7、

李成栋、李东国、孙可望、何腾蛟、金胜恒、左良玉、史可法、张名振、张煌言、郑成功…十八年南明史,是一段混乱而充满血腥的历史,是一部缺少真正英雄的历史。南明之灭,毁于军事领导上缺少能人,毁于政治体制上的相互牵制内耗严重,毁于大厦将倾独木难支的无奈,不可道也。
16 有用
2 没用
南明史 南明史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南明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南明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