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兜:这是爱(This is love)| 年华都是无效信

Isabel Soong
2009-11-30 看过
看《麦兜:这是爱(This is love)》的时候找歌听,一遍遍重复S.E.N.S的きらら(Kirara),有时继续播到风の丘、Always with me,就再手工拨回来。

一个玩电子摇滚的男人和一个弹古典钢琴的女人,让我想起忧郁而愤世嫉俗的谢先生,连同温暖而悲天悯人的谢太太。我来,是要给大家幸福,虽然还有(不好意思的)一点哀伤。
记得一段采访手记说:谢立文不容易遇到。他不喜欢穿整齐了见人,而且他不说国语。所以,出来做访问的总是麦家碧:“你可能没有听说他是一个衣衫不整的人。人家都会不停地问他,你今天有没有梳头啊?有没有刷牙啊?他说,我为什么要穿得漂亮,为什么要整齐啊?我自己又看不到。你给我钱,我穿得整齐给你看(笑)。有很多创作人是这样的。”

不知道有没有人同我一样羡慕这样的partner。

在我们愤愤不平时微笑,在我们大放厥词时倾听,在我们声泪俱下时陪伴,在我们苦不堪言时,静静地唱歌给我们听。爱与被爱都是值得庆幸的事。
一年一年地看麦兜,麦兜总在幼稚园徘徊。我想,这大概是因为麦兜的成长,或者说拒绝成长,总是茫然无措的。在处处标榜着漂亮、聪明、快、有钱的香港(或者我们身边的任何一个小社会),一个“没腰没脖子”、“多元低智能”、“悭得一分得一分”的善良单亲小猪,他会有太多太多的事想不懂,也会被太多太多的人所鄙视。他或许会更娴熟地自己安慰自己,也或许会渐渐被同化成普通人。那怎样才算普通人呢?一个人,如果他是好人,但他不是天才不是律师不是医生不会炒股票不可能一夜暴富,他应该怎么应付这个社会?是不是一定要很冷漠,才能做一个普通人?

我们都把自己隐藏的不可爱了。

所以单纯善良不会隐藏的麦兜,才会让有些人觉得可笑,有些人觉得可爱,有些人觉得可悲,有些人觉得可怜,有些人看都没时间看,有些人有时间都不屑于看……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麦兜兜。伪装的壳让我们坚强,也让我们沉重,为什么不能偶尔卸下来休息一下——不用总是那么高深,不用总是那么全能,不用总是那么指点江山或者激扬文字……麦兜爱吃豉油鸡,麦兜爱妈妈,麦兜爱不属于自己的春风雨露蜗牛,以及只开一晚的猪兜兰。

什么时候我们也可以像麦兜一样爱和被爱,自然而然。

这本书看到圣诞火鸡小庄的故事那里,差不多要看完。有点不舍一本喜欢的书就这样结束,也有点希望整本书就这样结束。看透这世界的小庄与入门级都不算的麦兜,在相遇的人生末尾互相感动。我决意做个隐藏的素食主义者。其实,这世界上无奈伤感的人和事,比猪兜、火鸡的多得多,不能被感动,往往是因为我们彼此不知道名字,或者不认识,总之难以进入彼此的记忆与念想。

这样想来,其实qq比msn安全得多。

博客原文:http://isabel-soong.blogbus.com/logs/155740833.html
45 有用
2 没用
这是爱 这是爱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全部7条回复·打开App

这是爱的更多书评

推荐这是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