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附在白夜行身上的警世寓言

Somniloquist
2009-11-22 看过
虽然东野一直在强调,请将白夜行和幻夜分成两个截然不同的故事来阅读,但是我觉得凡是读过白夜行的人绝对不会也做不到这点。
从各种细节的衔接来看,美冬明明就是雪穗,我想这样极品的女人,同一个时期同一个地方,也不可能出现两个,即使是因为崇拜而模仿,也不可能有如此相似的手腕。读前部分时,我为这些衔接感到非常的兴奋,好像是雪穗的故事得到了延续,虽然没有了亮,但是很多地方可以看出,美冬在用对亮的要求来要求雅也。
但是读到后半部分,我宁愿她不是雪穗,而是个拙劣的模仿者。每一次美冬对着男人说你绝不能背叛我时,我都泛上一阵恶心。我心目中的雪穗不是这样的,如果说雪穗不断的夺取是为了战胜童年留下的恐惧,那么起码她心中还有一块柔软的地方,起码她还是一个人,而美冬却已经完全的魔化,她毫无缺陷,利用起自己的美色和男人都游刃有余,她身上没有了那种叫做人性的东西。

如果如同东野所说,将幻夜与白夜行独立开来,那么幻夜绝对是一部失败的作品,它的主旨是什么呢?光辉在哪里?就是为了演绎一个魔女如何利用男人令自己登峰造极么?关于美冬的野心和偏激都没有给出根源,如果它是独立,它则是不完整的。从男主角的角度来说,知道了真相不愿再做牺牲品的雅也的抗争最后也只是为美冬扫清了道路。这又算是哪门子的救赎呢?
从内容的完整性和接续性来看,我们大可认为幻夜就是白夜行的续集,但是这一点却令我更为光火,由于白夜行留白的描写方式,我们对于雪穗和亮的相处细节唯有靠自己的想象,然而幻夜中东野突然笔锋一转,大幅度的描写美冬与雅也的相处细节,如果说雪穗和亮的相处方式与美冬和雅也的一样,我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当然,我们可以认为亮对雪穗来说是唯一一个可以令自己真实的存在,但是这样的话又不通了,既然亮对雪穗是这样一个特别的存在,亮死后,她又是为了什么要假冒他人东山再起呢?只是为了变得显赫奢侈么?还是为了所谓的追求美的梦想?想到这里,我便又开始觉得美冬不可能等于雪穗。在雪穗的身上有更深层次的东西,这是美冬这个角色没有的。如果说失去亮的雪穗会变成美冬这样的一台只会算计的机器,我总觉得从情感上缺乏支撑。
再说说男主角的塑造上,雅也差亮真的不是一两个等级,日剧中对亮的塑造就令我颇为不满意,书中的亮应是有与雪穗相当甚至更高一层的智慧与眼界,阴郁沉稳,他应是与雪穗力量相当的伙伴,而日剧中对亮前半部分的塑造实在是废材了点。这回倒好,幻夜里来了个更废材的雅也,对于这个角色,除了坚定和愚蠢,我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于是他的死也就少了亮陨落时候的悲壮与荡气回肠。
总的来说,我觉得幻夜比白夜行差了一个档次,无论从情节设置、人物塑造、写作手法还有情感支撑,都远远没有到达白夜行的高度。当然,我原本也就没有企望它能达到白夜行的高度。
那么东野为何要在时隔4年之后再推出幻夜呢?为何要塑造这样一个模棱两可的角色美冬呢?我始终认为,东野在创作美冬这个人的时候,心里定是在想着雪穗的。在这里我不妨做个推测,这是源自于东野对雪穗这个角色又怜爱又厌恶的情感。
他爱雪穗,怜悯她的不幸,爱她复杂人性下的坚强与智慧,恐惧与软弱,但是同时他也厌恶这个女人的卑劣与冷酷,无止境的贪婪与撷取,他将爱的部分给了雪穗,所以他将厌恶的部分给了美冬,把蒙在恶臭之外的美好的面纱通通撕开,将冷血机器的部分放大,给时间的男人与女人予警示。
如果将白夜行当做一部无可奈何的爱情悲剧,幻夜则是依附在这部悲剧上的警示寓言。
283 有用
31 没用
幻夜 幻夜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5条

查看更多回应(55)

幻夜的更多书评

推荐幻夜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