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施效颦

野旷
2009-11-17 看过
    诸多元素的差异,是的中国和美国司法系统的天壤之别,本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官方总在倡导中国特色特色社会主义以及最近所谓的社会主义特色的司法制度。当读过了《历史深处的忧虑》,我发出一声长叹------东施效颦、亦步亦趋,才是我们的尴尬和忧虑。
  美国的司法制度并非体现在法官、检察官以及律师有多正义,有多公正,而是体现在其制度本身。而其最大的特点便是排除合理怀疑以及无罪推定。
  中国司法制度也规定无罪推定,但这也只体现在法条本身,是孤零零的法条而非司法制度本身。
  中国的犯罪嫌疑接受庭审时,都得穿黄马甲,上写着某某看守所,而且,一般情况下,男性犯罪嫌疑人皆剃着平头,穿拖鞋。而林达通过此书告诉了我们,在美国,犯罪嫌疑人的穿着,印象很深刻的一段说,哪怕这人从来没有穿过西装,那他接受审判时也必须买套西装。因为,在未经陪审团审判之前,任何人不得确定其为罪犯。那么,他就不穿上囚服或者黄马甲,以防止给他人尤其是陪审团造成其有罪的强烈印象。因此,在庭审时,犯罪嫌疑人皆西装革履,一副正人君子模样,这样就避免了对陪审团先入为主的嫌疑。这样,他是一个人,而并不是一个被带上偏见帽子的罪犯。
  在中国的法庭上,任何一个普通人看到一个穿黄马甲的人,接受审判都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此人有罪,只是罪轻罪重的问题而已,甚至连辩护律师业习惯从犯罪嫌疑人有罪的角度来开始辩护。至于在法庭上的犯罪嫌疑人,只能是一副低头认罪、猥琐不堪的神态。究其原因也在于其认为一旦到了法庭上自己能够恢复自由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了。而且他是在经历了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的“讯问”后才带到了这里,怎么能自信的站在这个严肃的法庭呢?
  

PS:还记得书中提到的一个笑话,即法学院教授问不同年级的法学学生,学法律是为了什么?大多数一年级的学生会选择公平正义,而到了高年级,大多数学生则选择赚钱。
  林达告诉我们,在美国,律师只是提供给人们一些专业的咨询和帮助,而并非能担当起维持公平、正义之类的大梁。因为律师只是众多职业中的一个,很多复杂的事情,并非是律师所能解决的。
  但是在我国,人们赋予律师太多的社会责任,因此,当律师为杀人犯等辩护时,为当事人谋取利益时,只被称为讼棍。
88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8条

查看全部28条回复·打开App

历史深处的忧虑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深处的忧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