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沃金的权利理论

Blade King
2009-11-13 看过

很多人都认为,德沃金早期的思想可以用“权利理论”进行概括。一如经典的书名《认真对待权利》,德沃金将权利的重要提到了极致,用以批判法律实证主义的义务或者责任为主的理论体系。 并非所有的权利同等重要,其中的核心则是“平等关怀和尊重的权利”,就连特定的自由权与财产权都从它推导而来受它限制,也只有它有着自然权利的地位。对该权利的理解很容易出现偏颇,其实它不是被平等对待的权利,而是作为平等的个体而对待的权利。它表明了人的尊严,没有认真对待时就是“侮辱了个人”。在个体可能被影响、侵害的时候,作为平等的人需要将其利益进行考量。由此可能出现的不平等也是在考虑了对立的个体利益之后进行理性权衡的结果,不能容忍没有缘由的不平等,这样德沃金常常与罗尔斯等人被共同归于平等自由主义流派。 德沃金的权利理论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他认可的权利往往是属于个体的权利(包括法人),所以通常意义上的发展权、民族权等等集体权利不在其范围之内。这或许是因为德沃金将原则和政策区分的一个结果,原则规定权利、政策确立公共利益或集体目标。后者是集体决策的结果,常常诉诸功利主义或者多数人的结果(当然书中也提及另一种理想主义的形式),因此不可避免的对于少数人的利益有所不顾,所以德沃金要求政策必须是在考虑了“平等关怀和尊重的权利”之上的结果。然而,对于权利的考量更多的体现在原则之中,原则又通常是通过司法判决体现出来。因此德沃金鄙夷法律实证主义者将权利仅仅置于规则的事实,这样就不可避免的否定了一些实证的权利,在规则以外法官也就只能自由裁量(这样就不可能确切的保障任何人的权利),而只有在原则无所不包的体系大厦中,法律裁判才能将权利认真对待。因此法律除了规则还有原则,甚至后者更为基础。 回到权利是个体的这个命题中来,德沃金有两章详细论述了公民不服从理论,这就是他将权利理论进行例证的一个例子。(因为德沃金的权利在原则之中,也就很难被立法所明确规定,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在论及宪法性权利或原则所包含的权利。如宪法就是法律权利与道德权利的交汇处)。在公民不服从理论中,只要一个人出于理性的信念确信违背了法律,就有不被起诉的强意义上的权利。即便是以公共利益之名进行干涉也不可,如果确乎要限制只有两个理由(因为或许会出现出于信念故意杀人):一、将发生即刻的、重大的、明显的危险;二、通过个人权利限制个人权利(这里又包括三个理由,见P267)。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说是认真对待了作为个人的权利。 最后想反驳一些教科书上的所谓德沃金是“折衷派”的说法。记得当年考研用的法律思想史书籍上说,德沃金是明显的折衷主义,将平等和自由两个矛盾执其两端取其中。然而通过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德沃金并没有将两者等同视之,后者只是实现前者的手段,平等既可以保障自由又是限制自由的理由。并且这个平等也非通常意义的平等权,而只是“平等关怀和尊重的权利”,它是一切权利的基础。 最后引用一下德沃金的名言吧。“如果政府不给予法律获得尊重的权利,它就不能够重建人们对于法律的尊重。如果政府忽视法律同野蛮的命令的区别,它也不能够重建人们对于法律的尊重。如果政府不认真地对待权利,那么它也不能够认真地对待法律。”(P273) 稍微写这么一点吧,这只是德沃金权利思想的一小部分(可以说最浅显的部分),权利思想也仅仅是德沃金理论的一部分而已,哪怕是最重要的部分。

2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认真对待权利的更多书评

推荐认真对待权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