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的诗 顾城的诗 8.8分

且顾失城

伯爵
2009-11-12 看过

年纪大了,很少读诗了,除了写情书偶尔辞穷,临时借一两手。不敢深究,很容易便陷得进去。年纪大了,自己知道自己的事,直面灵性与才华,表情会有一两秒不自然的僵硬,羡慕嫉妒恨啊,统统涌上喉咙,很难很难才可以咽得下去。

是的,不是天才,却偏偏是能够读懂天才的人,这一种痛苦,又有谁能够体谅。看《莫扎特》的时候,特别能够应和宫廷乐师萨列里的心情。那梦中最渴望的灵魂乐章,我终于离它那么近,触手却尽不可得,咫尺间已是天涯。在此生无法企及的彼岸,另一个人的身上肆意张扬着我的梦想。上帝,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差一点点就是我?因为差那么一点,所以我注定是最能体会天才价值的那个人,被迫一生伏在天才脚下,膜拜它的光华,映射自己的平庸。

那个诗人,是的,当我殚精竭虑,搜肠刮肚,灯尽油枯……离我心中的诗句越来越近的时候,他施施然走出来,随口吟咏……是的,就是这句话!
那一刻的绝望和悲愤真是无法言说。

真恨不得一口把他和他的才华都嚼烂了,吃到肚子里,重新长成我自己的血肉,一分一毫,再绝不允许别人沾染。

那天小猴说我很久没给他写诗了,于是半夜三点还撅在灯下抓耳挠腮。一方面困得快死掉,一方









...
显示全文

年纪大了,很少读诗了,除了写情书偶尔辞穷,临时借一两手。不敢深究,很容易便陷得进去。年纪大了,自己知道自己的事,直面灵性与才华,表情会有一两秒不自然的僵硬,羡慕嫉妒恨啊,统统涌上喉咙,很难很难才可以咽得下去。

是的,不是天才,却偏偏是能够读懂天才的人,这一种痛苦,又有谁能够体谅。看《莫扎特》的时候,特别能够应和宫廷乐师萨列里的心情。那梦中最渴望的灵魂乐章,我终于离它那么近,触手却尽不可得,咫尺间已是天涯。在此生无法企及的彼岸,另一个人的身上肆意张扬着我的梦想。上帝,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差一点点就是我?因为差那么一点,所以我注定是最能体会天才价值的那个人,被迫一生伏在天才脚下,膜拜它的光华,映射自己的平庸。

那个诗人,是的,当我殚精竭虑,搜肠刮肚,灯尽油枯……离我心中的诗句越来越近的时候,他施施然走出来,随口吟咏……是的,就是这句话!
那一刻的绝望和悲愤真是无法言说。

真恨不得一口把他和他的才华都嚼烂了,吃到肚子里,重新长成我自己的血肉,一分一毫,再绝不允许别人沾染。

那天小猴说我很久没给他写诗了,于是半夜三点还撅在灯下抓耳挠腮。一方面困得快死掉,一方面急得快疯掉,恍惚之间我想起了从前读诗的日月,看起来轻浅的东西,拾起来,多么滞重。
刚学会写字的时候就学人家写诗了,还都是人生像一条河流之类的,把我妈都惊着了。那时候爱吃虾条,妈妈说写一首诗给吃一包,就像训练海豚一样,练得我一天能写出两首诗来,几个月虾条吃腻了,也就再没有写过诗了。虽然那时才9岁吧,我已经很清楚自己没有天分了。
看别人的诗,我知道差距在哪里,也知道无法逾越。灵性和自我,并不是努力可以锻造出来,那是天赋的强悍根植。
生性粗糙、圆融,喜欢敷衍和妥协,不知坚持为何物,如果我是诗人,必定做作得很。

我的一生都在本能的逃避着每一件我爱的事物,因为害怕枯竭时,逼仄到疯狂自毁。我深知道只有在逼仄处转寰,在绝境里逢生才能照见本心,才有机会升华灵性,但是我宁愿浑浑噩噩,也不愿受一点罪。我是懒的、懦弱的人。

但是我很懂,虽然妈从来都抨击我的审美观,可我仍然坚持觉得,自己是一个懂的人。因为个性重重叠叠,又矛盾又分岔又分外容易出于惯性的讨好别人,所以我或许没有自己清晰单纯的领土,却能够轻易应和他人的境界。
然而做一面镜子,是很龌龊的事情,因为美投射,暂留,抽离,那种空洞洞的回声,会渐渐耗干生命的热切。

或许是爱得比谁都深吧
所以回避爱,也回避去懂。所以喜欢群居终日,言不及义的日子。喜欢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喜欢浅薄,庸常人生。只是心里,一直一直放不下,我的岛,我的城。

不说了,年纪大了,废话就多,牢骚也多了。

 
101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8条

查看更多回应(68)

顾城的诗的更多书评

推荐顾城的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