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宾诺莎素描

却忘
2009-11-09 16:51:07 看过
斯宾诺莎也许不是人类史上最伟大的哲学家,但也许应当称得上是最值得尊敬的哲学家之一。他的高尚之处仅仅在于,他用自己一生的行动证明了自我信念的正确性。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信誓旦旦,许多人大言不惭,许多人口若悬河,但却只有极少数的人敢于去实践自己的信念。海德格尔被称作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他的存在哲学也的确是当之无愧的人类智慧瑰宝。但在纳粹的一声怒吼前,海德格尔的灵魂吓得颤颤发抖,而他曾经坚信的理念也在没有行动的人生中显得暗淡无光。

斯宾诺莎说,“不要诅咒,不要愤怒,不要害怕,要理解”。在这位宽厚的智者看来,世间万物都是有因有果,人生中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释的,也没有任何东西是不能理解的。只要人们坚信真观念的存在,通过严格并不厌其烦的逻辑论证,就一定能将灵魂导向那个作为合理化身的神。

很多人说斯宾诺莎是个泛神论者,那恐怕是不错的。但是,斯宾诺莎脑海中的神,却不是那个能依靠着不可思议的神迹,将人世间一切不合理的事物合理化的迷幻。对世界的合理性毫无怀疑的斯宾诺莎,认为流俗的宗教只是权力者利用凡庸大众的无知与软弱的工具。他说,“人若是能用成规来控制所处的环境,或人的遭遇总是幸运的,那就永远不会迷信了。但人常陷于困境,常反复于希望与恐惧之间,特别是在希望与恐惧相持不下的时候,人心最容易摇摆不定,最容易落入迷信的圈套。”

人是软弱的,而生活又总是向我们显出它那狰狞的一面,使得我们不能不去怀疑世界的合理性。当一个人将自己心中最为真实的想法视为人生唯一的准则,并不顾一切地去追求的时候,时常得到的不是生活的恩赐,而是命运的嘲讽。每当这个时候,又怎么能让人不诅咒、不愤怒、不怀疑呢?

斯宾诺莎说,人之所以会对现今的苦难产生憎恶与怀疑,全是因为不懂得整体的唯一实在。在他看来,世界运行在一个“永恒的相”中。一件事情在如果只将其放在“现在”来看的话,可能是恶的。但如果将其放入永恒的相中,就会发现它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转变为善。之于为何一定会转变为善,斯宾诺莎并没有给出什么很有说服力的答案。因为只要你坚信神是合理的,永恒的相在整体上是善的,就不必对将来的可能性有丝毫怀疑。

斯宾诺莎说,只要人借理解力把握了整体的唯一实在,人即自由。对于一个自由的人来说,即便是死亡也是可以理解的,并是应当归于永恒的相中的一件善事。因此,对死亡产生恐惧是最为愚蠢的行为。他说,“自由人最少想到死,他的智慧不是关于死的默念,而是关于生的沉思”。罗素说斯宾诺莎的为人及其彻底地实践了这句箴言,他在生活的最末一天,仍然完全保持镇静。我很羡慕他,却也知道自己终究是不信,也是不能。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神学政治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学政治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