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

ligi
2009-11-08 看过

和惠子认识有些年了。先说两件有关相遇的事情。由于前段时间工作太忙,她在第一时间递来还写了话的新书,一直来不及读,或者说找不到合适的时间去读。在出差到厦门的航班上,我翻开了这本《白月光》,读到女主人公去厦门的那几页,如不是考虑到安全问题,我真想给她发条短信和她从头聊聊我们之间的好几次约定。今天下午,忙完出差的各种琐事,去厦大边上打发时间,却又在一家设计小店里,听到了轻轻的歌声,是胡德夫,《太平洋的风》。
我记得那年春末夏初,她来上海听胡德夫的演唱会。那时她刚刚出版第一本书《礼物》,因为躁郁失眠还在服药,拥抱我的时候有轻微的颤抖,她问我:“我们还能见面吗?”我说:“会的会的。说不定就会很快呢。”谁知,真的很快,我们又重逢了,那时她已经即将离职,又是很快的很快,结婚嫁人,生子,让我们这些关心她的朋友多多少少感到心里安慰。
写了这么多,和这本书似乎没什么关系。因为我总觉得,没听过她的节目,甚至不了解她的人或许就真的对她的书无从谈起。惠子是个笨人,她的小说写得太老实(但或者我们可以像小说里的陈郁郁那样,认为小说无论原型如何反正都是虚构的),读她的小说总好像在读她自己。如果说那些曾经伤害你的人和事,是一把在你心头挖洞的铲子。我只想轻轻的问一声,惠子,你可以和过去和解了吗?
《白月光》里的人物,无论白月光、陈郁郁又或者是小熊都有些偏执和执着,孤独而又无所依靠。但白月光终究是放下了,我在读到最后的时候,心里想,她终于是放下了。无论失去节目还是被最亲信的人欺骗、出卖,无论这意味着如何的痛,但她最终还是放下了,她甚至放下了严嘉宁,她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严嘉宁。我走了。再见。”但我想,这条内容和许多年前百分百一样的短息,其实背后的决绝是完全不同的。白月光是如何在湍流的时间下完成了自己的蜕变,或许只有白月光又或者惠子自己知道。
小说里依旧有很多闪烁的片段让人惊喜。我最爱的那一段,是陈郁郁和白月光父亲的那一席对话。留下了空白,但却存留着些许的温暖。白月光和从未善待她的父亲之间,看似决裂隔阂,但终于,是要有一些默契的约定的,正是这样不溢于言表的约定,让人觉得宽慰。
我偷偷地猜想,在小说这个世界里,惠子的电台时代约莫是要结束了。如果说《礼物》是对一段时光的纪念,《白月光》或许意味着一种告别。不过我也只是想想而已,这算不算是一个约定呢?
1 有用
0 没用
白月光 白月光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白月光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月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