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人间

茂林修竹
2009-11-06 看过
今天把《许三观卖血》记看完了。
其实并不长,区区十余万字,要是专心致志,一个下午就能搞定,但是拖拖拉拉了好几天。
不是不想看,他语言鲜活,当中不少情节透着一种大智若愚的氓民的智慧。
这本书的封面即是扎眼的大红。许三观卖的血也是这种颜色吧。或许更浓。
他最初一次卖血是因为听同乡说能卖血,才叫做有力气的汉子。才能娶到媳妇。
——这是个可笑但又现实的定理。
于是年轻的许三观跟两个同乡一块踏上了第一次卖血的路。
卖血来的钱他轻轻易易地花了出去,讨了岳父的欢心,娶得个媳妇儿。
之后很多年没有卖过血。
后来生活困难,全中国都在困难。
他才又去卖血。

其实你不能说许三观是个大好人。
他有牢骚,有不满,有愤怒和不甘心。
就像他知道一乐不是自己的孩子,就不带一乐去吃面条一样。
他认为他用自己卖血得来的钱就要让自己的亲生儿子二乐三乐吃面条——那个年代一般老百姓的渴望,但你不是我的种,那么,一乐,你拿着着五毛钱去买白薯吧。
你看,他不是个百分百的好人,但也不是完全的绝情。
可是你看着觉得是不是很为一乐难过?
他只是个九岁的小孩子,天天喝玉米粥,薄薄的,连糖是什么滋味都不记得。
自己的亲生父亲不承认自己,一直爱护自己的养父也把他划在了线外。
至于最后在街上哭着说:“谁给我买一碗面条我就叫他爹。”

其实我们应该佩服余华。
不管是《活着》还是《许三观卖血记》,不管是痛苦还是幸福,他都不动声色的写下去。没有一般人得声嘶力竭和夹叙夹议。没有太光彩让人有冲动拿纸和笔记下来的句子。
但是就是这样一本又一本不厚的书,让你阅读并不困难,每个人都能理解,每个人都能轻易的读懂的书,总能让你轻易的感觉到生命的坚韧和冲击力。

其实在读的过程中有好几次因承受不了当中的一些不动声色的描写而把它放下,但又有魔力诱使我再拿起来。

那是个疯狂的年代。
批斗。革命。文斗。武斗。下乡。插队。饥饿。荒芜。
只留一个在身边。
一乐和二乐都下乡了。
瘦。
其实没有不瘦的。
看过路遥书的人都知道那些年代是怎样难捱。有时候在秋后荒芜的田地里面扒刨,见到一个畸形的土豆或者红薯都能够嘿嘿笑个半天。
那是个精神野草疯长,固执地蔓延向一个不正常方向的年代。
但人总要活着。
而一乐生病了。
二乐正好去看他,把他背了回来。
天下着大雪,回来的是一大块雪堆。
许三观不久之前把一乐送到乡下时候卖了血,钱给了一乐让他在乡下慢慢度过这段苦日子。这会儿他不想着一乐不是自己儿子了。
再回来。二乐把一乐背回来,诊断结果是一乐得了肺炎,必须去上海大医院。
于是借钱。
钱不够。
怎么办?
许三观熟门熟路地想到了最后一条路,卖血。

卖血吧。
就像是中国农民工的最后一条退路,土地一样。
他一个月卖了四五回,因为不可能去同一个医院,他辗转各地,为了卖掉自己的血,给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治病。
他一直固执的也不固执了。
他到底是个心软的人。
不管是对一乐还是别人,甚至是那个让他当乌龟的人。

余华在这个过程中仍旧叙述得相当冷静。
我几次三番的把书放下。因为我怕他死了。
我仍然记得当时看《活着》时候的心底寒凉。
它并不是一本激烈的书,情节也不曲折,没有故作的悲情。
一切是顺理成章的悲剧,一切渐渐离去,以悲惨的方式,平淡的语气。
我一直都不敢再看第二遍。
但我一直知道自己是被感动、被打动的,但那种悲恸又来得太过汹涌,长时间我尚且恢复不过来,我不愿自己再陷入那种无力感。

我看许三观的时候想到了福贵。
用流行的话来说,余华是个后爹,福贵不是他亲生的,所以他把他虐得麻木了。
但是我们又明白不是余华操纵了生活,是那个时代和生命本身不好熬和熬不过。
你不能怨他,只能自己跟自己赌气。

接着回来。我想起福贵。
我害怕许三观也死了。
尽管他是个小人物,尽管他活得没有什么大的思考,不是个英雄,不是超人不是奥特曼不是蜘蛛侠和佐罗。没有大本事,没有光辉,默默无闻。
没有他地球照样转。
没有他顶多家里几个人难过。
但是看到他抽血前在河边不断地喝凉水,给给他盐巴的人鞠个躬,我在三秋的艳阳下忍不住的感到寒冷。
他抽血抽得轻、薄、没有力气、脸色灰败。
就像一片焦枯的叶。
我怕他落下来。

后来还是忍不住又捡起来看。、
好在他没有落下来。
他们也都熬过来了。
熬过来的都活着,熬不过的都化成了泡沫。
他身体健朗,成了一个老头儿。他想吃猪肝,喝黄酒。
然后他上愁。
为什么呢?因为他想起来当年吃这个都是在卖血之后呀。
现在没有卖血,怎么吃啊?
那就先去卖血吧。
你看到这里会不会有点好笑?我是微笑着看的。
心里逐渐暖起来了。这就是许三观啊。

许三观去卖血。
医院当然不要。
新进的小医生把他好一阵挖苦,你都这么老了卖什么血啊?你血都是死的,谁用啊。
等等等等。
许三观彻底被打击了。
许三观哭了。
然后一乐二乐三乐还有老婆都来了。

许三观啊许三观,你想吃猪肝,喝黄酒直接买不就行了?谁还要你卖血啊?

到底,是个HE的结尾。
于是他圆满了,我圆满了。
恩,这样结束吧。蛮好。
余华,你不是后爸了,虽然你借着时代的手狠狠地虐了所有的人,但是虐中又添着温情。
或许,这就是人间。
1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