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1)

salome
2009-11-02 看过
今天买了本有“组织犯罪大揭秘”,家里DVD机里的碟片是“全球黑帮揭秘”。正当我为自己的暴力倾向纠结,老大肯定地说那本书的确好看。他喜欢的章节,其实是经济犯罪的故事,着眼点仍然在于金融。我感兴趣的,是其中人性的冲突。

刚才在网上看了一下“暴力熊”事件的视频。那算什么啊?我十多岁时,身边有许多小阿飞、小太妹,这种小打小闹司空见惯。抢男朋友那么严重的事件,简直有 “正义”的理由。有时,甚至一个错误的眼神,就是头破血流的借口。记得当年也是撬大姐大男朋友事件,小三跪着自己扇自己耳光,打到脸肿起来、一嘴的血。小三的哥哥当时关在里面,出来了,要帮妹妹出头,扬言谁动的他妹妹就砍谁的手。再一攀谈,大姐大和哥哥也有交情,错的本就是小三,不了了之。戏剧性的是,小三开始跟着同一个大姐大混,以为有了哥哥当靠山,也可以坐大,颐指气使。可笑她天生就没有气势,连例钱都收不到多少,因为恃强凌弱、更为大家看不起。怀孕、流产,游戏玩过了她能够理解、控制的范围,迅速消失在江湖之外。

从前的混世少年,不像这些九〇后被宠坏的孩子,起码对大人、对法制或者说对严打还有一些敬畏。男生打架,多约无人的空地,严禁无关的人到场。女生打架,更是拖到铁路边、树林里之类荒僻的角落,私下解决。上海是个温和的地方,男生打架最多用武装带、木棍、弹簧刀,很少致命;知青子女的朋友去新疆读高中,是舞着砍刀拼杀。那种外来者的求生欲望,和朝鲜人打跑洛杉矶的黑人势力本质并无不同。女生打人下狠手时多数打小腹,内伤、但不留淤痕,追查起来也可以死不认帐;绝不会纵容拍video、自寻死路。当然,这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区别。暴戾的年纪,莽撞地宣泄兽性与表演欲望。不晓得生命可贵、社会复杂,所以不知轻重、不能够尊重爱惜自己。

游戏,是成长中的学习过程;哪怕这些血腥的游戏,也是一种学习,未必都是坏的,尤其对挨打的人来说。回头看看那些少年的蠢行,他们只是不清楚自己的可能带来的危害与自身的脆弱,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与监控。失职的,是成年人。我听到过一个故事:训狗的战士喂食时没有注意防护、隔离,两条同胞的良种警犬相互咬着玩,竟就咬死了一条。战士受到严厉的处分。对于熊佳庆,施加于她的网络暴力并不逊于她那五分钟的作秀;发泄网络暴力的,多数是比她成熟太多的成年人。这些传播者、评论者,同样无知又可耻。

---
初中毕业那年,老宅拆迁。与我相处甚好的几个男孩子非要帮我们家搬家,老妈只好努力拼凑出一车不值钱也摔不坏的东西让他们搬。这些阿飞少年,举着一张不知哪里捡来领袖像,骑着那辆破三轮,招摇过市。直到如今回想起来,都很感动。他们有的辍学、有的被砍伤了大臂的动脉、有的后来被包养,但他们都曾是我的好兄弟。

没有暴力、毒品、混乱的爱情与性,也就没有Nirvana和那些美妙的歌。有的人,终极的意义就在于毁灭。只要他/她不后悔这一生的尝试,错误就有意义,有涅磐的机会。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有组织犯罪大揭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