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

hanzhi
2009-11-01 看过
放松、宁静、平和是18世纪欧洲艺术(和文学)的元素。正像艺术的主题是放松一样,对艺术的享受不涉及斗争。人类的这种平和与慵懒是这个世界的特殊景象,与巴洛克艺术场景(有时是可怕的)完全不同。

16和17世纪的欧洲
在15世纪末的航海发现和征服之后,16世纪的欧洲开始通过知名和控制贸易来主宰大部分世界。
16世纪早期,奥古斯丁和马丁路德(1483-1546)挑战了罗马教廷的权威。
16世纪法国、英国和西班牙君权主制权力的上升,使社会从以前的无序和混乱中得以摆脱。1453年前,法国和英国陷于百年战争。英国还有其他的麻烦,比如玫瑰战争和平民起义。法国国王和罗马皇帝关系紧张,曾经不止一次入侵意大利。
随着城市和资本的增长、贸易和探险的扩大以及政府和制度的改革,艺术家也寻求新的身份和声威。1563年,第一个艺术学院在佛罗伦萨建立。此后在罗马和博洛尼亚以及18世纪的马德里、巴黎、伦敦、杜塞尔多夫和慕尼黑建立了更多的艺术学院。
17世纪的欧洲社会和文化处于危机状态。无论来自君主制还是基督教制度,巴洛克社会本质上是专制主义,许多危机是由于不能容忍僵化的社会制度而引起的。


意大利:教皇与教堂
16世纪初,法国国王等曾入侵意大利。有讽刺意义的是,16世纪那些入侵的一个作用是激发了意大利的自我意识。意大利的风格席卷欧洲的宫廷,强调意大利的价值和古典文学的人文教育主宰着欧洲制度。
整个16世纪教皇被缠绕在政治和特伦托宗教议会的争吵中。教皇权利成为巴洛克时代强力领导的典型。罗马教堂的权力解释了17世纪艺术品的重要原因。耶稣作为崇拜偶像只收,有很多理论方法去感动和说服崇拜者,只要显得是为教堂服务,很少有对诉诸夸张和感性方法的批评。因为它们主要关心的是政治活动和写作,宗教法庭很少找艺术家及其作品的麻烦,绝大多数艺术家是无人干预的。
许多艺术家都逃避了教堂和专制王朝的责难。因为艺术和文学士允许一定自由的领域。
教堂从一开始就是艺术家很好的庇护人。在17世纪,绘画、建筑和雕塑获得了新的声望,并未富贵人和教皇家庭服务。在17世纪中叶,教皇尤本八世使罗马成为欧洲艺术的中心。在尤本八世教皇的任期内,任何有艺术名望的人都有事情可做。在圣彼得教堂,贝尔尼尼有100多位助手来装备这座教堂,其中很多都是著名艺术家。
在18世纪,当罗马的文化和艺术财富持续增加的时候,天主教堂和教皇的政治财富日益下降。近代欧洲政治学中很少谈到罗马,但作为伟大文化和传统的城市,罗马维持了这种威望。修正古代纪念碑、回复晚近的教堂还有18世纪的城市整修,都使得罗马天主教堂和罗马作为威严之地。

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视觉艺术变成了一个重要的文化和职业类别,艺术家从行会中分离出来,寻求新的组织形式。借助名字的威望和与雅典柏拉图学院的人文联系,学院成为合乎逻辑的结构。艺术家宁要学院不要行会,他们不但认为归属学院会使他们更辉煌,而且可以省很多钱、得到很多自由,行会收取高额费用,并且要求艺术家最受严格规定。


西班牙、法国、英国的君主制

西班牙:
16世纪的西班牙,版图巨大。虽然世界性统治短命,但创造了巴洛克文化的成熟氛围。
腓力三世(1598~1621年在位),是巴洛克的丰富和经济的衰退。面对社会危机,作出的反应是严格控制社会政治和阶级制度,没有妥协性的变革。西班牙花费无数的钱来维持宫廷(促进了巴洛克艺术的繁荣)以及海外统治的军队。
腓力四世在西班牙经济衰退和政府赤字的时候,维持着给人印象深刻的宫廷。

法国:
法国国内和宗教的一系列灾难冲突构成的“宗教战争”,削弱君主制度,在16世纪末,文化枯竭。但17世纪中期,在富有权威的政治家卡第尔.黎塞留和马萨林的领导下,法国改革了政治、宗教、文化、艺术和社会的每一个方面。
1661年,路易十四成年。这个太阳国王,要以古希腊文化、教养和理性之神阿波罗的外表和人格来统治法国。他经营图像,并且使日常生活仪式化,建立巴洛克宫廷社会。他是宫廷成为品味的主宰者。凡尔赛宫的朝臣穿着和生活不像法国人,而是像欧洲的贵族,是超越特定时间和地点的世界主义者。凡尔赛的建筑风格也适合这种庄严的方式和国际主义。
路易十四把画像作为宣传机器的重要部分(海塞.里戈《路易十四像》,1704年)。
法国皇家学院:成立于1648年,60年代的学术运动——致力于提高艺术家的社会地位,把他们从行会的僵化教条中解放出来,迫使他们革新。通过打破地方关税和贸易集中控制,考伯特通过重商主义制度重新组织法国的财政,由于这个制度的效率和力量,被国际上称为“考伯特主义”,他在学院上也走了同样的路。每一件事情不是为了艺术家能拥有自由和独立的权威,而是为了能够服务国王和国家。考伯特把艺术掌握在手里,是为了创造法国和路易十四的荣耀。艺术从来没有被用作这样独特的目的(除了雅典外),也从未有这样的成功。
法国古典主义:古老的法国宫廷风格被大幅修改,被希腊神庙建筑的严格形式以及米开朗基罗的罗马凡斯宫严格控制的装饰形式代替,综合古代艺术的融合,法国皇家学院形成的新风格,就是法国古典主义。






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巴洛克与洛可可的更多书评

推荐巴洛克与洛可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