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读书人和书的故事

启风
2009-11-01 看过
       我想我勉强也算是一个读书人,出行在外,包里总也不忘塞上一本小书,可以是《人间词话》,也能是《来去自由》。今天出门上课,带的则是一本读书人谈读书的书,《读者》。
    梁文道此前,在大陆相继出版《常识》、《噪音太多》和《我执》,评的是时事、音乐和心声,这回,是书。三家出版社仿佛早有默契,四本书的装帧一脉相承,朴素、典雅,白色封皮上,中英文书名和作者之外,剩下的只有出版社。
    梁文道是读书人,在凤凰台有节目《开卷八分钟》,推介好书,在各种刊物上,也辟有专栏,神侃书话。于是,有了这本《读者》。
坦白地讲,《读者》中谈到的书,《东写西读》、《政治化妆师》、《对角艺术》、《裂缝》….闻所未闻,当然,我也可以理直气壮的说,那些都是香港出版物!可这似乎并不能成为我孤陋寡闻的借口。集中所谈,听过的书,也不是没有,像什么《物种起源》、《历史学家》、《论语心得》,可要说读,还真是没碰过。好在,翻来翻去,总算有一本是我正在读的书,《伶人往事》。长舒一口气,总算是为自己争回那么一点面子。
    其实,无论梁文道说的这些书,你读过与否,都不会妨碍你对本书的阅读。因为,作为一个评论人,道长的书评,很多都是借书论事,更何况,书中还有一些根本不是书评的文字,如《书要读得好的日子》,又如《壮哉万圣》。后一篇文章,说到北京的万圣书园,书店刘老板风骨独具,非是好书不上架,纵是禁书也敢卖。让人忍不住要去一睹风采。
    回头说《读者》的主打内容:书评。作为一个专栏写手,梁文道不得不兼顾各类读者,因此评书很杂,既有诗集、小说,也有回忆、专著,漫画、影集,也没被排除在外。谈书而不限于书,是梁文道的本事。说《论语心得》,他用的题目是《十博士大战于丹》,全文无一字语涉“子曰”,而是在说“十博士”要求电视台停用于丹的行为,“不也是侵犯言论自由吗?”对呀,谁说侵犯自由的只能是权力拥有者?《读者》中推介的书籍,有相当一部分是外国著作,的确可以算是我们了解异域新文化的一扇小窗。
    身处香港文化圈,梁文道谈起本港图书,更是得心应手。《愔斋书话》的作者是陈智德,《读者》的序正是出自此人,作为朋友,梁文道对这本书话自会多上一层理解。
    评陈子善的《探幽途中》,梁文道干脆聊起这位老爷子的轶闻,一日众文人会聚沪上,互相调侃,不知不觉间,“大家慢慢都把损人的话招呼到一个人身上了,反正他也不大反抗,那人就是陈子善老师”。于是,“有人问陈老师带领的那个什么现代文学史研究室其实是不是现代文学史‘创作室’,还夸他和他的弟子们功夫好,学谁像谁,三不五时就又替张爱玲完成一篇她本来也很想写的‘轶文’。”梁文道也随之打趣说,“怎么样,最近又有什么新发现?”谁知,这位现代文学史的钩沉者、著名藏书家,很严肃地回答:“有篇张爱玲的东西,刚发在最新的《印刻》上了。”于是读者知道,陈老爷子做的就是这份工作,发掘陆小曼的天赋,记住刘以鬯的《酒徒》,肯定胡兰成的地位。外带着,老爷子的人格,也一并而出。
    对于《读者》,其实本没打算读,毕竟手里还有一页未读的《顾准文集》。在用两天时间读完这本书后,感觉比我预期的要好,不算失望,文字、见解都还有可取之处。读毕,我在想,什么时候,我也来本书话?呵呵,此笑话也。读书一道,我辈尚需用功呢。
61 有用
8 没用
读者 读者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9条

查看更多回应(49)

读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读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