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只是不懂 或者还在嫉妒

刀疤猫
2009-10-27 看过
太阳出来了,黑暗留在后面,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再看《日出》是因为要拿它和老舍的《月牙儿》做比较,我一直以为,女人写女人和男人写女人的不同之处在于,一个是带着只缘身在此山中的迷惘哀叹和怜惜命运,一个是用隔岸红尘忙似火当轩青嶂冷如冰的笔触写现实的叹息,前者如果是悲剧美,那么后者便是悲怆美。老舍的月牙儿我着实不喜欢,甚至一度觉得如果换作第三人称会好很多,但是我却很欣赏宋丹丹在电影版里对人物的诠释,相反地,我爱日出文本远胜话剧,这不正是喜欢的精髓所在吗,自己心中的经典是无法被演绎的,至少那些被我们中意过的细节。

曹禺真的是个例外,我喜欢张爱玲的娇蕊流苏,喜欢丁玲的苏菲,也喜欢他的繁漪白露,而其他男作家真的鲜有。其实从某一种程度上说,曹禺的刻画更入木三分,因为前两者以心理描写的细腻传神见长,而受话剧体裁的限制,曹禺靠的是动作和语言来表现一个女人,特殊的是,我几乎触摸不到那些男作家写女人时常有的捉摸与雕琢,这点也一直是影响我继续读其他男作家作品时的障碍,以前太小看曹禺还不懂得,可真的是越大越爱,我像爱流苏苏菲一样爱着陈白露。其实郁达夫的《她是一个弱女子》我也喜欢,这个的痕迹也不是很明显,虽然感情流露地有些不自然。

陈白露向诗人要那本诗的时候,我就已然知道她今后注定绚烂的生活和注定荒凉的情感。她一直是爱诗人的,爱诗人的人怎会对现实妥协,诗人又怎会甘于平淡无奇的生活,当一个诗人安定停下来的时候,他的灵感就消失了。白露知道这一点,她今后的生活必然缤纷,这也意味着,身为高级交际花的她,在她今后的生活中,有这种精神支撑力的男人出现的概率几乎为零。

有人说陈白露是自甘堕落。我真的不喜欢堕落这个词,我喜欢风尘女子,包括风尘男子,不是同情,或许对那些被生活所迫的多少沾染点同情,对那些掖着种种伤痕游戏人间的烟花男女,我总是望着他们微笑,不带任何恶意。什么叫堕落,什么是出卖,世间的其他虚伪才让我感到厌恶,而他们至少自己在做什么,虽然,我知道你们不是真正的快乐,但是我欣赏你们,真的。

诗人不会爱上陈白露,但是诗人会爱上那个在片场在舞池在聚会在旅馆里颠倒众生的女子。陈白露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披起了纸醉金迷的外衣,追逐那个日出的梦。

你问我她快不快乐?我相信在身处众人之中的时候,她是世间最快乐的,然而在更多的时候,她是最落寞的那一个。如果不懂得我,我要那些温柔,要那些爱做什么?

她一度是想要跟方达生离开的,他像诗人,他却不是诗人,他给得了她生活,他也只能给她生活。如果我要的是生活,那跟谁一起不是生活?她还是淡淡地对他说,你养得起我么。那一刻我爱极了她。真的,我爱她,我爱她兴奋地跟小东西说打得好打得痛快,我爱她无视导演俏皮地在求爱者脸上的一拧,我爱她快意恩仇地对石清说你儿子已经不行了。可是,我那么爱你,你怎么舍得走。

最不喜欢一些人读现代文学的时候动不动就扯上黑暗的时代背景,鸡皮疙瘩掉一地,每每看见人说陈白露自杀是因为看到了自己的明天时,我就一阵恶心。

日出之后,所有的露水都将消逝。

白露也是。她也舍不得离开的,她说,这么年轻,这么美。方达生其实没有走,可白露亦不会随他走,她问自己,我是水——是鱼?——是树叶?——还是风 ,我是什么,我是什么人。

女人,一旦认定了一样东西,不管做什么,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如何欺骗自己,她心中想的是它,手中写的是它,做梦喊出来的也是它。潘月亭破产了,可是方达生仍在,什么样的女子,会送自己花,在空荡的屋子里,悄悄地开放着。在诗人的世界里,瞬间即永恒,在最美好的时候离开,好过越开越败。如果她一直在追求日出的梦,那么,她终于找到了最彻底的方式。

这样的陈白露,我最爱。突然记起人说,海子若没有死,他的诗不会有这样的成就。我爱她,也嫉妒她,因为懂得而嫉妒。

太阳出来了,黑暗留在后面,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56 有用
8 没用
日出 日出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日出的更多书评

推荐日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