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把瘾就死

清雲渡
2009-10-26 看过
要不要写点什么,我很摇摆。

全文通篇贯彻一件事——打炮,高频一个词——炮友。

周文同志及其革命炮友生平为之奋斗的事业就是与不同的人打炮。

本质上是你情我愿的交欢游戏,和嫖客妓女的唯一区别在于没有现场的金钱交易,更和谐的是还可以自由组合。

身为一位有职业道德的小姐,绝不能看对眼了某一嫖客就当下决定从良,同时要求嫖客就此金盆洗手。更不能因为嫖客对信仰的坚持而以反嫖天下男人为打击报复的手段,这很愚蠢。因为游戏规则一开始就定了。

谁试图改变游戏规则谁就率先竭斯底里。跟着对方被搞得焦头烂额。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连清早看到的那扫地的大婶,因为总是在那个时间看见她,偶尔不见,我还会想起她。

何况是穿上衣服调情,脱掉衣服做爱的周文和袁晓晨同志。

身为女人,作为后者最终的表现是十分情有可原的。女人往往在将对方纳入可考虑搭伙日子的对象之后,走火入魔的觉得几乎就是那么一回事。

可是,好歹坐下来交流下思想,关心一下对方的思想动态是否同步。

周文同志那下流猥琐的品质无疑夯实了其百花丛中过,能炮就要炮的基础。但他也不是突然变节。这就好比原本狼狈为奸,突然狈要求狼变得像羊一样温顺可人。这种极端唯心主义的思想是要批判的。

所以袁晓晨同志并不冤。作为一开始的炮友关系,她后来爱上了周文,所以只想被他干(袁语),这是两人相遇时口头契约里没有的内容,甲方袁晓晨同志提出变更要求,须得征得乙方周文同志的同意才能具有新的约束力,这才是合理的。但鉴于周文同志对原契约内容的坚决履行,分歧的产生成了必然。拉爆的结局显而易见。

而这,怎能赖周文混蛋。

但他也确实混蛋。因为他明明也爱上了袁晓晨。

可是谈爱始终比什么都不谈只做要来得负担。负担只合适那些愿意负担的人。周文不是,至少在袁晓晨旁边的他还不是。

性饥渴,爱无能,这才是周文。

其实周文也是这扯淡人生的受害者。当大脑混沌不清的时候,唯剩下身体明白还需要什么。如果这残存的欲望也不复存在,这人就彻底废了。

纵欲而为,过把瘾就死,这是周文式的人生。
3 有用
0 没用
心碎你好 心碎你好 7.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心碎你好的更多书评

推荐心碎你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