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中国史》随笔(七):蒙古对中原的文化冲击【08.03.29】

algolwoo
2009-10-23 看过
个人一向认为,蒙元对南宋的征服就如同三百多年后满清对明朝的征服,打断了中原文明发展的历史步伐,特别是商业文明和市民社会的发展脚步,但现在看来,前一次征服的历史影响要远远大于后一次,并且其中的利害关系错综复杂,很难说在文化上功过孰大。

大家可以普遍接受的是,蒙古作为一个氏族社会,在管理文明程度远超自身的中国时遇到了很多的问题,他们的解决方法不能说不聪明,用这种带有明显民族歧视的方式来区分蒙古、色目、汉人和南人其实在当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再加上严格的户籍制度来限制居民流动和职业变更(今天的社会也许还不如宋朝开放和自由~~),于是在忽必烈时代对南方的吞并呈现为一种极大的成功,元朝的势力也在忽必烈之孙铁穆耳统治时期达到了顶峰。但是这种部落式的管理方式对于中国来说毕竟水土不服,其后的元帝国便在草原方式和中原方式之间摇摆不定直至灭亡,而其统治者对汉文化的接受程度也从未达到过金帝国的水平,"汉人所观察到的蒙古人对他们大一统文化的尊敬,事实上是蒙古人奉行的不论何时何地都要最大限度的为蒙古利益服务的实用主义决策"。这百余年的蒙古统治,不但打断了宋朝的文化开放和阶层流动,还对明朝的政策产生了深远影响,蒙古人军事上的巨大成功和有宋一朝的积弱形成了鲜明反差,这种反差对于朱元璋等明帝国上层来说肯定是印象深刻的,由于"蒙古军事力量的这个特征正好填充无法解决的中国制度上的缺陷",因此明朝沿用了"官、民、军、匠"的户籍制度,并且在军事领域照搬了许多蒙古式的称谓比如"卫、所、千户",当年赵匡胤对于晚唐五代时期藩镇割据的制度大清算至此也就寿终正寝了。

蒙据时期的另一个重要特征是士大夫势力的削弱,元代的儒士(除了那些不愁吃穿可以舒舒服服做隐士的)要么不顾体面的去做小吏,要么走向民间做那些更为传统鄙视的行当比如教育和戏剧,"蒙古人统治最重大的后果就是使汉人精英的社会作用得到了暂时的传播扩散",而这个方面的社会影响应该得到正面的关注。当儒家精英走向民间,整个中原汉人社会的文化层次便在元末明初得到了意料之外的提升,这为明末南方市民社会的充分发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明亡清兴之际,满清军事贵族们惊异的发现,他们在传统中柔弱的江南却遇到了最为顽强的抵抗,而且多有民众自发,这种民族主义和社会意识的体现也许还要部分归功于元帝国的短暂统治吧~~
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