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尔古纳河右岸》和《白鹿原》

冷自如
2009-10-23 看过
写得是中国最后一个游牧民族鄂温克族
小说好看却太过忧伤 也难怪她写完后病了一场
看到好多地方 尤其是关于妮浩的 我也差点要哭出来

看完之后更加强烈的想要皈依少数民族
以前喜欢苗族傣族那种华丽活泼的民族
看完以后觉得游牧民族也不错哇 更加有力量

我们脱离自然有多远 脱离真正的生活就有多远
生活的幸福原本就只存在于生活之中
我向往抬头可以看见星星的乌力楞
用柳树皮捶打成卫生棉条
用桦树做皮桶 盛驯鹿奶 狍肉干
自己用鹿皮靴子刻上雷纹水纹
采集羽毛做长裙围着篝火跳舞
也许他们的生命是比我们更加脆弱一些
然而他们的离去像是在应答自然的召唤 显得更加明媚
而我们的所有灾难和苦痛 却是在品尝自己种下的恶果
其实也许我们只是暂时在与命运的决斗中略胜一筹
终有一天我们会在刹那间还清所有孽债尝尽所有苦头

我不明白 如果冥冥之中真的有超越一切的神力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造物主 如果他真的对人类有怜悯心有慈悲怀
如果真的有宿命真的有注定
他怎么会让所谓的科学和文明发展得这么快这么狠
怎么会忍心让我们离自然越来越远 与真正的生活和幸福南辕北辙

最后要说的是 尽


























...
显示全文
写得是中国最后一个游牧民族鄂温克族
小说好看却太过忧伤 也难怪她写完后病了一场
看到好多地方 尤其是关于妮浩的 我也差点要哭出来

看完之后更加强烈的想要皈依少数民族
以前喜欢苗族傣族那种华丽活泼的民族
看完以后觉得游牧民族也不错哇 更加有力量

我们脱离自然有多远 脱离真正的生活就有多远
生活的幸福原本就只存在于生活之中
我向往抬头可以看见星星的乌力楞
用柳树皮捶打成卫生棉条
用桦树做皮桶 盛驯鹿奶 狍肉干
自己用鹿皮靴子刻上雷纹水纹
采集羽毛做长裙围着篝火跳舞
也许他们的生命是比我们更加脆弱一些
然而他们的离去像是在应答自然的召唤 显得更加明媚
而我们的所有灾难和苦痛 却是在品尝自己种下的恶果
其实也许我们只是暂时在与命运的决斗中略胜一筹
终有一天我们会在刹那间还清所有孽债尝尽所有苦头

我不明白 如果冥冥之中真的有超越一切的神力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造物主 如果他真的对人类有怜悯心有慈悲怀
如果真的有宿命真的有注定
他怎么会让所谓的科学和文明发展得这么快这么狠
怎么会忍心让我们离自然越来越远 与真正的生活和幸福南辕北辙

最后要说的是 尽管《额尔古纳河右岸》获得了茅盾文学奖 尽管它确实也很好看
我总觉得这个题材写成二十多万字二百多页的长篇?中篇?还是太少了
迟子建仍然有些小女儿情怀 太多沉迷于生死离别小情小爱 沉迷于乌力楞里的风声去了
一百年的鄂温克族历史 多的不说 写得比《白鹿原》宏伟深刻些还是应该做得到的

---------------------

但仔细想想 迟子建的这本书写的不如《白鹿原》是必然的
因为支持《白鹿原》的 从骨子里说是儒家精神 是仁义礼信 是忠孝节义
陈忠实正是生长在那片黄土地上 耳濡目染的就是之乎者也

而迟子建 只是离大兴安岭 离鄂温克族比较近而已
尽管她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搜寻资料 做了几个月的笔记 也去实地考察过
但她也只是了解 而不是理解 所以写的仍算是浮光掠影
所以她只能写出几个人的命途多舛悲欢离合
写不出一个民族的顽强生命里和巨大悲剧
她写的悲剧只停留在森林被破坏 鄂温克族以及他们的驯鹿即将无容身之地这个表层
就连这一点也只是蜻蜓点水

她没有写出鄂温克族最核心的凝聚力和精神力的根源 也没有写出萨满的内涵
在《白鹿原》里 能看到陈忠实的骄傲 为他所扎根的土壤和文化
而《额尔古纳河右岸》里 看不到作为鄂温克族的高贵和荣耀
除了他们的生活习性 我们应该了解更多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更多书评

推荐额尔古纳河右岸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