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伦•金斯堡的胡子

墨墨
2009-10-23 看过
艾伦•金斯堡的胡子2009-10-20 19:40:40

卡尔维诺游美国时,拜访了不少名人,其中有艾伦•金斯堡。他并不太喜欢他,那“恶心的大胡子”,卡尔维诺不无厌恶地说,“跟他一起出现的全是满脸胡子更为脏乱的‘敲打的一代’”——大陆译作“垮掉的一代”——“敲打的一代”的未经修葺的大胡子和来自欧洲的胡子是有区别的,后者是巴黎式的络腮胡。席上金斯堡夫妇和另一位同住的大胡子邀请阿尔巴尔与他们杂交,这可把来自西班牙的看似前卫的胆怯男孩吓坏了,几年前他还在神学院念书。阿尔巴尔说:“敲打的一代家里其实很干净,漂亮的家中有冰箱和电视,过的是资产阶级生活,只有出门时才换上不体面的脏衣服。”正好把欧文•戈夫曼的剧场理论掉了个,欧文说,人们的日常是具有表演性质的——我们中国人叫“人生如戏”——有前台、后台之分,前台经过休整、整洁有序,后台往往不堪入目,不为人喜。从后台进入前台,有上妆和卸妆之分。他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在餐厅里餐笑容可掬毕恭毕敬具有贵族气派的侍者在此之前可能刚被主管咒骂为“杂种”——这情境让人不寒而栗,因为侍者可能一转身就把杂种的帽子送给刚刚被礼遇过的顾客。

所以对于人们公开场合的谈话我总保留几分怀疑,一个公开提倡“灭人欲,存天理”的理学家,私下里可能是放纵的色情狂。曾见过一些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一方面不遗余力抨击CP的种种腐败恶劣,一方面又心安理得地享受体制带来的种种好处。我年轻的时候尚不明白这些道理,曾受艾斯堡类似的诗人蛊惑,留了一头俊逸的长发,后来我发现最没有才气的人才喜欢借助一些标签引人注意,比如染头发,着奇服,发怪论,吐脏话,骂娘亲,泡马子……所以毫不犹豫地剪去了长发,开始兢兢业业地做一名安分守己的小职员。哎,那痴迷文学的青葱岁月啊。思之令人落泪。
3 有用
1 没用
巴黎隐士 巴黎隐士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巴黎隐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巴黎隐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