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的事业

墨墨
2009-10-23 看过
脸的事业2009-10-19 22:50:22

1950年代末卡尔维诺游美国,留下一叠厚厚的日记,死后由卡尔维诺夫人发掘,连同其他访谈,整理成《巴黎隐士》出版。这大概违背了作者本意,但未尝不是我辈读者之幸。其中的美国游记,作者生前已二校样了,然而却临阵反悔,“我决定不出版该书,因为校对时重看,我觉得就文学作品而言太过小品,就新闻报道而言缺乏新意。我做得对吗?天知道!当然倘若出版,这本书毕竟是对那个时代,我的某一段心路历程的一个记录……。关于是否出版此书,卡尔维诺一直矛盾重重,也许和他的授业导师帕维塞反对不无关系:蜻蜓点水这里那里停几天或几个星期,对这如此缓慢隐秘的成熟的过程有何价值可言?但是,到了美国,他却产生了动摇:“没想到到了美国,我生出一股强烈的要去认识,完全掌握多样复杂事实及‘另一半的我’的欲望,这是全新的经验,有点像谈恋爱。恋人。大家都知道,花很多吵嘴,即使今天我已经回来了,偶尔还意外发现我内心深处仍在跟美国抬杠。”“趋近世界,也就是说朝发掘更多真相努力,是写作者的基本态度,那显现出纸上的不管是什么,无须怀疑,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啊,真有意思,人到中年的卡尔维诺真像莱斯沃斯岛的萨福:“我先说可以,又说不行”。

此外还有些段落颇堪咀嚼:墨索里尼上台,无髯无须(那个时代较有身份的政治人物几乎全部都留胡须),官方肖像一个重要特色是作沉思状,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逗弄孩童时,那个年头习惯说:做个墨索里尼脸。小孩马上皱起眉头,嘟起一张气呼呼的嘴。想起了我们的蒋委员长,发表《中国之命运》演说时,官方照片,目光如炬,逼视前方,神采奕奕,大有挽大厦将倾、舍我其谁的架势。可惜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后来我们的官方总喜欢抛出重庆谈判时的二人合影,蒋站在毛身边,矮小,削瘦,拘谨——前不久,《建国大业》又一次 “深描”了这个形象。鲍德里亚说,我们所见的并不是事情本来呈现的,我们正处在一个虚拟的被展现的现实世界,领导人的“电视形象”就等于大多数观众所知道的那个人。
2 有用
1 没用
巴黎隐士 巴黎隐士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巴黎隐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巴黎隐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