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师的帽子》和童书翻译

阿米玛
2009-10-20 看过
最近热读的书是托芙.杨松的《魔法师的帽子》,刚刚给阿米读完了,在她的要求下,我们开始了第二遍。
  
  有一天读到木民一家去海滩,她还说:“明天我们去海滩的时候会不会看见他们呢?”阿米喜欢木民爸爸说“天保佑我的尾巴”,喜欢某甲和某乙说“你己自才是瓜傻鼠老”,对小木民矮子精和斯诺尔克小妞之间的微妙情感不太明白,问:“为什么斯诺尔克小妞总躺在小木民矮子精的膝盖上?”对哈蒂法特纳人听不见也看不见觉得不解,猜不出麝鼠的假牙在魔法师的帽子里发生了什么变化(作者注解说可以问妈妈,妈妈会知道。可我也不知道,心里觉得大概变成了个可怕的怪物)。温和的木民一家和他们的故事让阿米听得很满足。
  
  可是,可是,我要说说这个翻译。虽然署名译者是任溶溶,我疑心是不同人翻译的。因为前后有些译法不一致,比如第一章第6页里小嗅嗅吹的曲子是《所有的小动物都应该在尾巴上打上蝴蝶结》,可是到最后一章第145页,这支曲子变成了《所有的小动物都应该在尾巴上扎上缎带》。赫木伦初次遇到哈蒂法特纳人时,杆子上挂着的叫寒暑表,可等赫木伦摘下来之后,它又被译作了晴雨表。某甲和某乙的倒装话,前后倒装得不一致,我想如果是一个人译的



...
显示全文
最近热读的书是托芙.杨松的《魔法师的帽子》,刚刚给阿米读完了,在她的要求下,我们开始了第二遍。
  
  有一天读到木民一家去海滩,她还说:“明天我们去海滩的时候会不会看见他们呢?”阿米喜欢木民爸爸说“天保佑我的尾巴”,喜欢某甲和某乙说“你己自才是瓜傻鼠老”,对小木民矮子精和斯诺尔克小妞之间的微妙情感不太明白,问:“为什么斯诺尔克小妞总躺在小木民矮子精的膝盖上?”对哈蒂法特纳人听不见也看不见觉得不解,猜不出麝鼠的假牙在魔法师的帽子里发生了什么变化(作者注解说可以问妈妈,妈妈会知道。可我也不知道,心里觉得大概变成了个可怕的怪物)。温和的木民一家和他们的故事让阿米听得很满足。
  
  可是,可是,我要说说这个翻译。虽然署名译者是任溶溶,我疑心是不同人翻译的。因为前后有些译法不一致,比如第一章第6页里小嗅嗅吹的曲子是《所有的小动物都应该在尾巴上打上蝴蝶结》,可是到最后一章第145页,这支曲子变成了《所有的小动物都应该在尾巴上扎上缎带》。赫木伦初次遇到哈蒂法特纳人时,杆子上挂着的叫寒暑表,可等赫木伦摘下来之后,它又被译作了晴雨表。某甲和某乙的倒装话,前后倒装得不一致,我想如果是一个人译的,应该不会有太大差异。所以我推测可能不同章节有不同的译者,而作为最终审稿的人没能做到统一,这样的翻译真是一个遗憾,尤其挂名是我最爱的任溶溶。

  在第46页还有段令人费解的翻译:

“金丝雀!”小嗅嗅叫起来,“三只黄色的小金丝雀待在桥上。它们夜里出来,倒真怪。”
“我不是金丝雀,”离得最近的一只鸟叽叽地叫着说,“我是一只蟑螂。”
“我们三条都是可敬的鱼!”他的朋友们也叽叽地说。


  蟑螂和鱼能是一回事儿么?这段翻译困扰了我很久,一直想知道原文到底是什么,后来偶然看到英文版,才知道那只鸟说的是:“I'm a trout(鲑鱼)。”
  
给阿米读完书想到的是,如果每本童书在付印前给一个孩子完完整整地用心读一遍,一定不会出这样的错。真希望童书编辑们能够用心、再用心,不给好书留遗憾。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魔法师的帽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魔法师的帽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