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年年都会开,孩子不会永远都这么幼小

馬鹿脱皮
2009-10-11 看过
      从前。
      一直用雌雄同体来形容自己。一直用少年这样性别模糊的字词来定位自己。一直避免接触所有小女人的东西,文字或者文字。
   害怕并不屑于成为期期艾艾的小女生。害怕并不愿意从我迷恋的书籍里抬头看看现实。害怕并不希望被任何感情羁绊住周游世界的梦想。

    看龙应台,只因为野火集里她的言语真实明锐。而后,某天撞到这本书,就耐下心去看。封面上小小的安德烈仰着纯真的脸无比信赖的看着她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神向往。

    小时候,总是被当做男孩来对待,期盼的马尾、连衣裙、父母宠溺的眼神或者昵称。属于小姑娘的甜蜜或者甜美似乎从来都不会降临到我的生活里。在渴望而不可得的温柔幻想里,在对父母是否爱我的怀疑里,忍耐着过童年。
    现在想想,或许,是父母不那么善于表达爱意,或许,是难过的记忆太多冲淡了不多的小满足。

    看到龙应台和安德烈和菲利普那样幸福的时光。教他讲话,给他讲故事,听他唱歌,陪他游戏,看他从燕麦里抬起黏糊糊的笑脸,看他在莲蓬头下辨认自己的身体,看他努力的想要认识世界,被他弄的又气又好笑。真是,让我羡慕又嫉妒。。。

    如果,有一天,我有这样年幼的孩子,我一定要记得,记得对他的笑脸还个笑容做回应,记得在他委屈的时候将他温暖抱紧,记得不要让他怀疑我的爱意。
    如果有一天,你也有这样年幼的孩子了,也会满足于他会用那样信赖温柔的眼神看着你吧。
1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1条

查看全部11条回复·打开App

孩子你慢慢来的更多书评

推荐孩子你慢慢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