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博科夫与红学家

邢东
2009-10-11 看过
“对一首诗或是一部小说,请不要追究它是否真实。我们不要自欺欺人。请记住,文学没有任何实用价值。只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如果有人不想干别的,偏偏要当开文学课的教授。”

“拿《包法利夫人》来说吧:如果翻开小说只想到这是一部‘谴责资产阶级’的作品,那就太扫兴,也太对不起作者了。我们应当时刻记住:没有一件艺术品不是独创一个艺术天地……”

纳博科夫对于小说令人叹为观止的精细剖析,总让我想到那些在电视上侃侃而谈的红学家们。而两者不同的是,纳博科夫从没有试图在文学作品中找出与现实对应的拼图小块,而是把那些伟大的作品,仅仅当做一件艺术品来对待。
7 有用
1 没用
文学讲稿 文学讲稿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文学讲稿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学讲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