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世遗民的幽愤之书

Mingjor
2009-10-11 看过
书评:吴钢的《〈易经〉释梦》


《易经》是一部历史书?
读者在翻开此书之前一定会把这本书当成是根据《易经》和弗洛伊德理论来解释梦境的书籍。如果真的是这样,这本书就和其他的书籍一样没有多少价值了,因为这样的书籍已经多如牛毛。
但实际上,这本独树一帜的书和如何解释梦境毫无关系。虽然作者也熟悉大多数人怎么看待《易经》,人们把《易》当成是一本算卦的书;虽然作者也熟悉弗洛伊德、卡尔•容格的理论;但作者却超出了普通人的理解范围,把整本的《易经》又做了另外的诠释。在作者看来,《易经》实际上是一部历史,一部被隐藏的历史,同时也是一部没有被篡改过的历史!
当然率先提出《易经》是历史的并非作者本人,在前言之中,他已经提到,古史派早已经把易经看作了一部史书,至少认为《易经》记载了部分的史实。但这只是幌子,作者实际上是借用了古史派的部分观点作幌子,以便在书籍的正文中开始自己的创造。他几乎把整本的《易经》按照考古学、训诂学、混沌学、社会学、心理学的方法作了另外的解释,亦庄亦谐,却言之确有其词。于是,本被当作巫卜书籍的《易经》成了一个黑话连篇、备受压抑的商代遗民写出来的武王伐纣和周公辅政的历史。当然,这历史也并非如同我们早已熟知的历史,而是在集权政治焚书背后所透露出来的幽暗之光,通过这束光,我们或许(只是或许)能够得到些许的真相。
举两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作者的方法,也可以让读者看到作者的趣味。同时也被认为是《易经》原作者的趣味。
在谈到周武王娶邑姜的时候,根据当时女性的命名规则来分析此女应当是姓姜氏邑(当时人的姓氏是不一样的),姓姜证明了邑姜是姜子牙的女儿,同时也是羌人,也就是野人。而邑氏则暗示她有商朝(大邑商)人的血统,实际上是武王的母亲等人用来迷惑武王的手段,让武王吃了大亏:以为是个大户,实际是个野人。
那么周武王娶到的这个女人到底怎么样呢?《易经》里用了一段黑话记载了当时的情况。在《易经•归妹卦•上六爻》上记载:“女承筐无实,士[左圭右立刀,读kui,后面用圭代替]羊无血,无攸利。”按照易经黑话给予解释,就是女人高举着空篮子,装成里面有丰厚的礼物,但实际上,到了晚上男人“用刀刺羊”的时候,却没有见红,可见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了。
另外,作者还从《易经•咸卦》的六条爻辞里看出了通奸的全过程。先是“咸其拇(拇指)”,后来慢慢地“咸其腓(小腿肚)”,“咸其股(大腿)”,“咸其[月每](脊背)”,最后“咸其辅颊舌(脸和舌头)”,逐渐递进。可见,《易经》是一个黑话连篇但充满了真实性的书籍。
作者就通过整本的《易经》寻找出了一个连贯而非常吸引人的,既有王朝交替又有儿女情长的故事,这个故事发生的时间是在商末周初,内容是商纣王(帝辛)的真相,武王伐纣的真相、妲己的真相、周公的真相,令读者大吃一惊。
作者利用他对于考据的熟悉,尽情地在古人的史料中耍弄着,不仅仅是《易经》,还大量引用了《尚书》和《诗经》之中的文字,以及甲骨文和金文的史料,只要能够用来说明作者的观点,并且有利于作者整理出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的资料,都被他迅速挖掘了出来,这样的工作量不可谓不大。要知道,这意味着他要把整本的《易经》完全按照自己的思路整理并翻译过来,同时加上了众多的佐证,更加难的是必须让他自己的说法言之成理。
但他的说法是否是真的呢?


被篡改的历史
没有人能够证明作者故事的真假,就像没有人能够知晓历史的真相一样。在人类文明中,最大的不幸就是历史被歪曲,或者被曲解,但这是无法避免的现象。
作者写这部书的目的显然不是宣称自己所创造的历史是无比真实的。记得有人问埃科如何看待《达芬奇密码》的作者丹•布朗时,埃科回答,他掉入了自己编织的罗网(大意)。也就是说,人们编造的历史最后总会把自己套进去,即使开始不相信,但后来会越来越相信,甚至在行动中也接受了编造的历史的指导。不管叫集体无意识也好,或者叫别的名字,后来的人总是在前人创造的文化中生存的,就要受到前人的影响,至于前人所编纂的历史是否是真实的,这一点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人们是如何相信,以及如何作出行动。
比如,希特勒告诉德国民众的亚利安人是最优秀的,这个命题的真假并不重要,而要命的是这个命题真的指导人们采取了行动。
再比如,三代的禅让是否是真实的?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相信它,以至于从王莽以后的大多数篡权者都要装模作样地弄一个禅让的仪式,以表示自己获得了正宗。
上古的以德治国以礼治国是否真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以后都在模仿着以德治国,把它作为加强中央集权以及打人的手段之一。
这里,阐释权已经代替了真实性。
《〈易经〉释梦》的确是一部奇特的书,它是一部历史,更是一部小说,之所以不好确定它的身份是因为一方面,阐释代替了史实,因为史实是不可能获得的;同时,另一方面它又太容易让人掉进去。读者往往开始采取疑问的态度对待这部书,甚至在为作者的戏谑拍手叫好,但突然之间,他发现自己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他已经在逐渐相信作者描述的故事。当然,只有最没有自己观点的人才会完全陷入作者的故事之中,对于更多的人,他是学会了对于历史的思考。
比如,在作者分析武王伐纣的经过时,读者们大可以不要把全部过程太当真,按照作者的分析,武王伐帝辛(也就是商纣)实际上是一场游戏,却被姜子牙假戏真做了。这些地方本是值得商榷的。
但作者却把怀疑精神注入了读者的心中。从此之后,不管是伐纣的历史,还是周公旦的以礼治国都变得值得怀疑了。
三代禅让真的存在过吗?大禹治水的真实性如何?周代真的是礼仪之邦吗?
与别的书不一样,读这本书时,陷得最深的反而是那些最善于思考的人。读过《尚书》、《诗经》的人比没有读过的人陷得更深,因为怀疑早已在阅读的时候注入了心中,而这本书无疑是把早已存在的怀疑的裂缝拉大了,暴露出来了而已。
除了这个故事本身,作者注重的是整个史观,他想颠覆的是基础而不是细枝末节。他并不关心故事中三个女主角到底有多大程度的真实性,他关注的是已经两千多年的历史观是否建立在了一个错误的基础之上。我们的历史在周之后进入了一个稳态,再没有跳出两千年前的窠臼,我们的儒家文化、天命观念、农业立国、以德以礼治国的认识都出于此,也就是都出在那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再这一小段时间里有一个超级的伟人,他的功劳比一般的人都要大得多,当然,除了他自己的原因,还有后人的追捧。这个人就是周公。他成了民族文化真正的源泉,却代表着虚伪。
作者的目的是对于这个基础的反思,反思我们的民族文化曾经有过的状态。也是希望我们能够正视自己的历史,把那三千年的迷梦敲碎掉。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一段真实的记忆乃是医治社会心灵的良方。如果历史学家有兴趣扮演社会群体的心理医生,那么他们最好聚焦于曾经的苦难,去疏通下水道将那些陈年淤泥暴露在人们的视线之下,以减轻一些社会症状。毕竟,知识是一种无形的力量,每一个看清历史的人,都参与了历史的再创造。”[《〈易经〉释梦》P233]


当世遗民的幽愤之书
在作者看来,《易经》是一部幽愤之书。商代的亡国,小人的得势和覆亡,以及最后荒诞的结局,让一个叫做永的占卜者看破了世事,在老年的时候把如同过眼云烟的历史写在了一部貌似巫卜之书的字里行间。当然,读者大可不必完全相信作者的观点。即使作者也不完全相信。他首先要做的是推翻历史,其次,是在推翻历史的同时建立一种史观,他并没有想、也不可能做到完全复原历史。
我们不妨也把《易经释梦》当成是作者的幽愤之书。盖著述者都是有所郁积,才发奋著书,以求得一种话语的生存权。
下面引几段文字,读者应当从中能够读到作者真正的历史倾向:
……一旦农业人口将其修理地球的原始热情用于修理社会,其态度是绝不宽容的,其目标是毁灭一切的,其手段是充满暴力的。为了获得一个平面化的社会结构,就必须铲平一切的社会差异,就必须让全体社会成员退回到体力劳动的职业,就必须放火烧荒……尽管如此,为了维持这个平面结构,还必须用不间断地铲平此起彼伏的社会差异,还不求助于稳固而恒定的强权,而统治者本人的社会地位(他们的官职和贵族身份)则是万万不能动摇的。由此看来,获得一个理论上的社会平面说到底也无非是在缘木求鱼,而这样一种手段与目的之间的矛盾,则唯一地来源于农业人口自身的占有欲。《〈易经〉释梦》P121]
设想一个没有见过多大世面、人格严重病态的农业政府者,贸然闯进繁华大都市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心理反应——在现实的强烈刺激下他一定会滋生出某种妄念,在模仿中超越一切的妄念。从唯物欲念出发,一些表观的东西最容易吸引他的注意,对工程的狂热便与破坏旧社会的欲望相伴而生。[《〈易经〉释梦》P138]
在书中,现实已经和古史合流了。现实无非是古代历史的一种循环重复,或者更确切地说,循环重复无法完全解释历史,作者企图用混沌学的理论来解释历史,这其中有重复的成分,在历史上,从周到北周、到武周,再到后周,在人物上,每一个人都有着无数次的转生,从武王的身上作者看到了后来的周世宗,都是一样的壮志未酬身先死,以至于身后留下了未成年的小皇帝,从文王之妻太姒的身上看到了后来的武则天,等等。当然,这是作者的说法,从读者的角度,我们可以反过来看,就能看到作者是如何组织他的故事的。也就是说,作者认为在三千年前的周朝革命让中国的历史从一种稳态过渡到了另一种稳态,从此的三千年无非是在这种稳态中寻求小的改变,以至于人物所扮演的角色无非是在已经固定的社会形势之中重来复去。他企图还原的历史,就是用后来人物的特征去推敲更早的人物。在人性不变的前提下,人们在接近于相同的环境中会表现出一致性。于是,为了了解当初太姒的作为,不妨从武则天身上去考察,其余的人也一样。以此种方式来逐渐复原历史,虽然不可能完全正确,但要比伪造的历史要更加接近于真实。
我想,这也就是作者写作此书的目的,作为一个当代的遗民,他仿佛是一个出世者默然地注视着这个世界,从现在纷纭复杂却又庸庸碌碌的活动之中找到历史的痕迹,就如同当初写作《易经》的人,期待以后的人会发现其中的曲直。即使这个人的确出于他的创造,也无损于作者的思想。
建龙当遥遥一拜。
2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易经》释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易经》释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