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修课要求写的一篇评论,贴上来大家看看

JohnnyBoy
2009-10-11 看过
景为情设,动为情现
    ——《倾城之恋》节选分析
原文:
        (他们一同在巴而顿道看了一所房子,坐落在山坡上,屋子粉刷完了,雇定了一 个广东女佣,名唤阿栗,家具只置办了几件最重要的,柳原就该走了。其余都丢给 流苏慢慢的去收拾。家里还没有开火仓,在那冬天的傍晚,流苏送他上船时,便在 船上的大餐间里胡乱的吃了些三明治。流苏因为满心的不得意,多喝了几杯酒,被 海风一吹,回来的时候,便带着三分醉。到了家,阿栗在厨房里烧水替她随身带着 的那孩子洗脚。流苏到处瞧了一遍,到一处开一处的灯。客室里的门窗上的绿漆还 没干,她用食指摸着试了一试,然后把那粘粘的指尖贴在墙上,一贴一个绿迹子。 为什么不?这又不犯法!这是她的家!她笑了,索性在那蒲公英黄的粉墙上打了一 个鲜明的绿手印。
  她摇摇晃晃走到隔壁屋里去。空房,一间又一间——清空的世界。她觉得她可 以飞到天花板上去。她在空荡荡的地板上行走,就像是在洁无纤尘的天花板上。房 间太空了,她不能不用灯光来装满它,光还是不够,明天她得记着换上几只较强的 灯泡。
  她走上楼梯去。空得好!她急需着绝对的静寂。她累得很,取悦于柳原是太吃 力的事,他脾气向来就古怪;对于她,因为是动了真感情,他更古怪了,一来就不 高兴。他走了,倒好,让她松下这口气。现在她什么人都不要——可憎的人,可爱 的人,她一概都不要。从小时候起,她的世界就嫌过于拥挤。推着,挤着,踩着, 背着,抱着,驮着,老的小的,全是人。一家二十来口,合住一幢房子,你在屋里 剪份指甲也有人在窗户眼里看着。好容易远走高飞,到了这无人之境。如果她正式 做了范太太,她就有种种的责任,她离不了人。现在她不过是范柳原的情妇,不露 面的,她应该躲着人,人也应该躲着她。清静是清静了,可惜除了人之外,她没有 旁的兴趣。她所仅有的一点学识,全是应付人的学识。凭着这点本领,她能够做一 个贤惠的媳妇,一个细心的母亲。在这里她可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持家”罢,根 本无家可持,看管孩子罢,柳原根本不要孩子。省俭着过日子罢,她根本用不着为 了钱操心。她怎样消磨这以后的岁月?找徐太太打牌去,看戏?然后姘戏子,抽鸦 片,往姨太太们的路上走?她突然站住了,挺着胸,两只手在背后紧紧互扭着。那 倒不至于!她不是那种下流的人。她管得住自己。但是……她管得住她自己不发疯 么?楼上的品字式的三间屋,楼下品字式的三间屋,全是堂堂地点着灯。新打了蜡 的地板,照得雪亮。没有人影儿。一间又一间,呼喊着空虚……流苏躺到床上去, 又想下去关灯,又动弹不得。后来她听见阿栗趿着木屐上楼来,一路扑秃扑秃关着 灯,她紧张的神经方才渐归松弛。)

张爱玲的专长在于描写女性的心理活动,她善于着重于细节,从女人细微的动作、表情、思考来刻画女性的性格与心理活动。这些描写于《倾城之恋》当中比比皆是。
这篇论文节选了白流苏在重回香港做了范柳原的情妇后,范柳原远走英国(其实并未成行)后,对她独居生活的描写。他们两人,一个是离婚后遭家庭排挤的落魄富家少妇,一个是经历大起大落后游戏人生的风尘男子,他们之间的感情在节选段落中还没有得到战火的洗礼,更多的只是一种互相爱慕,甚至是掺杂了很多现实因素的依存关系——白流苏急于寻找自己生活的依靠,摆脱娘家人排挤,而得到独立。而范柳原倾慕于流苏的姿色与性格,男性天生的占有欲让他希望得到白流苏,然而他浪荡的性格让他又止步于婚姻之前。
微醺的流苏回到家里,“到一处开一处的灯”,这时她方开始对陌生的新家开始观察——偌大的房子只有她,女佣和孩子三人。彼时她刚从娘家七姑八姨的排挤中脱身,投入一个她爱的男人的怀抱,而这个男人转瞬间又远走他乡。事情变化得太快,流苏并不十分适应。正如文中她印的那个绿手印,她本来只是尝试性地用绿油漆抹出迹子,而她做到了,没有任何人怪罪她,她才意识到这原来是自己的天地,自己爱干嘛就干嘛!于是,她便印上了一个。它在淡色的墙上显得突兀而嚣张,却隐喻着流苏对过往压抑的发泄,她现在宣布自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了。
接着流苏观察到了灯光中的“空房”,一间又一间。她的确拥有了自己的地盘,但是她却重新感受到了寂寞,隐隐地想去拿灯光去装饰它——这时她还是女主人式的主动思维。而此刻她仍沉浸在自由的狂喜中,第三段一开头她便感叹“空得好!”的确,她摆脱了从前拥挤受气勾心斗角的日子,产生了一种想要遗世独立的冲动。
然而之后的心情便急转而下。流苏完全想不出自己能做些什么,侍夫、育子、持家这些她学来的传统女人的本事完全没用,而自己又不甘堕落去赌、抽、淫乱。她开始感到了对未来空虚生活的恐惧。整栋房子里,有“品字式”的屋子,“堂堂的灯”,“雪亮”的地板,却反衬着“没有人影儿”的事实。此处张爱玲把这些物品拟人化地“呼喊着空虚”,正是流苏心中的写照。此刻的流苏开始不敢正视新生活,可是空虚又似乎抽干了她的精力,她只能动弹不得地躺在床上,心里却仍旧忐忑。一直到女佣把灯关了,她才能在黑暗中放松自己(正所谓眼不见为净)。在如此寂静中,“扑秃扑秃”的关灯声却也如此刺耳。
回到节选的第一段,张爱玲其实已经明确地告诉我们,流苏是有“满心的不得意”,并且是因此而喝得微醉。略微敏感的读者都能感受到,她的不得意并不仅仅是因为和爱人分离的惆怅。而这三段张爱玲式缓慢的叙事风格,以开灯,按手印,巡视房间等为线索,把白流苏细腻的感情发展告诉了我们。
以我的说法概括,即,景为情设,动为情现。
2 有用
1 没用
倾城之恋 倾城之恋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倾城之恋的更多书评

推荐倾城之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