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紫鹃宝玉vs.熙凤平儿贾琏

好是懿德
2009-10-10 看过
近日看了一些文章说晴雯不死的话将来就是赵姨娘,这话虽不敢苟同,不过倒令我想到如果贾家不败,宝黛最终能够结婚的话会是什么样子。若找类比的话熙凤贾琏恰是不错的选择。而紫鹃则是平儿的前身。不信么?让我们一一道来。

【1】
这两对儿除了文化修养的高低不同外,相似之处颇多。书中虽未明写熙琏之间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凤姐的姑姑王夫人嫁到贾家后,熙凤自是如湘云般时不常来贾家小住,并与同龄的贾氏子弟相得甚欢。宝玉自幼因贾母宠爱惯于在内帷与女孩们厮混,而熙凤自幼假充男儿抚养,自是从小跟男孩子们一起玩了。想来她在男孩群中亦如宝玉在女孩群中一样有人缘。熙凤说她与贾珍从小一处淘气了这么大,贾珍也说“大妹妹从小玩笑着就有杀伐决断”(这其实是个bug,熙凤实际上比贾珍的儿子贾蓉大不了几岁,不可能与贾珍玩得到一起去,与贾琏玩还差不多。况且那贾珍还是宁国府的呢,她自然是和荣国府的更熟些)。熙琏二人之间虽有不少芥蒂,其实跟贾政王夫人、贾赦邢夫人相比亦可称得上“两情相悦”了,“送宫花贾琏戏熙凤”,两人还不时的换个花样,可见闺房之乐融融;贾琏送黛玉去苏州,熙凤是真惦记、真思念,这点自家亲人出过远门的人都必心有戚戚;宫里夏太监来揩油,熙凤对贾琏说,你先躲起来,我接待他。这个是否令你想起红香圃生日宴上宝玉被罚说那“诌段了肠子”的酒令,黛玉对宝玉说,你喝了这杯酒,我替你说。在当家过日子方面,熙凤黛玉都比贾琏宝玉强不是一点半点,熙凤拼命攒钱时贾琏却“油锅里的钱都要捞出来花”,难怪娶了熙凤后贾琏倒退了一射之地;黛玉那么病怏怏的,每常闲了还替贾家算账,“出得多,进得少,再不节俭,必致后手不接”,那一位的回答听起来却是如此没心没肺:“凭他再怎么后手不接也少不了咱俩的”。他连戥子都不识,麝月要去问人,他却说,“又不做买卖,算那么清干嘛?”(不做买卖,人家就可以把你整个家私都搬走么?)整整多出一两银子他都不在乎。一两银子什么概念?刘姥姥说20两银子够庄稼人过一年的,那么一两银子就差不多够庄稼人一个月的吃喝了。

【2】
黛玉多病,熙凤的身体也好不到哪去。可见在这等家族里身体不好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事,横竖有太医院的太医随叫随到。熙凤黛玉都机智聪明风趣生动,是聚会中最出彩的人物,但若宝黛结婚,黛玉也如熙凤一样,贾母及妯娌小姑子喜欢,自己正经婆婆却不待见。自然,黛玉待下人不会像熙凤那么狠,但作为管家奶奶,不严厉点怎么压得住阵脚?所以将来若黛玉当家,即便不似熙凤,也必如探春一样雷厉风行。
应该说若无大风浪,黛玉嫁宝玉是顺理成章的事。把这么一个孤女接手过来,贾家如果不娶做自家媳妇,那就应该像湘云、宝琴一样,早早给找个好人家儿,才说得过去。断不会让人家这样不上不下、没着没落的。而且这事拖得越久越得娶人家。贾母看来就是在采取“拖”的战略,王夫人就是再不乐意也没什么辙,毕竟她还得搏“孝顺”的名儿呢不是?元春也未必好忤逆祖母。有人拿王夫人托宝钗协助理家说事儿,其实越是宝二奶奶的人选越应该在这件事上避嫌的,宝钗协理恰说明她已然不是宝二奶奶的人选。书中宝钗协理是明写,黛玉协理则是暗写。若不协理,熙凤求她的又是什么事?她一个深闺小姐,如何知道出得多进得少?贾母那么精明的人还得王夫人告诉她“这两年旱涝不定……”。而从熙凤跟黛玉的关系来看,二人更像是一对颇为相得的小妯娌;跟宝钗则平淡得很,只不过一个借住在他们家的表妹而已。
黛玉那小身板你能想象她三个五个地生孩子?将来也必如熙凤一样子嗣艰难,而现成的宝二姨娘就有袭人、晴雯两个。如果这二人为宝玉生了儿子,黛玉与她们的关系又将如何呢?晴雯会像秋桐么?熙凤有“把我们王家的地缝扫扫都够你们贾家过一世”的强大后盾,尚且有因无子嗣而造成的危机感,那么老太太死后,无依无凭的黛玉若无子嗣岂不更加地位岌岌可危?一向多心多疑的她在那样的环境下怎么生存?她如何能维持心态的平衡?她能满足于“拥有了宝玉(的心)就拥有了全世界”么?

【3】
人人都盛赞紫鹃试莽玉侠骨柔肠,可是却都避而不谈她此举的小小私心,她可不单单是为黛玉试的,副小姐的前程是和小姐的前程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小姐嫁薛蟠,副小姐就是宝蟾的命运,弄不好还要被门杠打;小姐嫁孙绍祖,那小姐还被当作青楼的人一样待呢,副小姐就更难逃魔掌了。再不然就是像周瑞家的、王善保家的、旺儿家的(这里只怕也有bug,旺儿家的是凤姐的陪房,年龄应该跟凤姐平儿差不多,怎么她就有了那么大的儿子呢?强娶彩霞的那位)一样,大了配小厮。可那些小厮们比不得副小姐,从小跟着小姐过得是神仙一样的高雅日子,红楼梦里的小厮除了茗烟,余者竟如庙里的小鬼,其实连那茗烟也是一脸的瘪三儿样,怨不得对于大观园的丫鬟们来说,“拉出去配小厮”是最严重的骂人话。那么副小姐最向往的命运便是小姐能找个品行可靠的人嫁了,自己则做姨娘。
未见惜春对入画怎样好,入画临事时还凄婉地哀求:“看在从小的情常上,好歹生死在一处吧!”何况黛玉与紫鹃,自然更是生死在一处了。而要生死在一处,最笃定的方法便是同嫁一夫。
紫鹃看好宝玉,不但是因为亲眼见证了宝黛二人的情意,更是因为从小在一处长大,脾气情性都彼此知道的,宝玉的脾气情性黛玉知道,旁观者紫鹃就更知道了,“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
紫鹃是个自尊而知礼的姑娘,看不出来她对宝玉有特别的情分,她只是看好宝玉可以托付终身。宝玉则实实的对紫鹃有些想法,“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叫你叠被铺床?”丫鬟不叠被铺床做什么?很简单,做姨娘。试莽玉之后,宝玉曾笑对她说:“原来是你愁这个, 所以你是傻子.从此后再别愁了.我只告诉你一句趸话: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如何?”紫鹃听了,心下暗暗筹画。她筹划什么呢?这一刻肯定不光是在为黛玉筹划,还有她自己。“活着就一处活着,不活着就一处化灰化烟”,这话虽简单,份量却是不可估量。古今的情话也见得多了,从未见有如此肝胆肺腑身家性命一并捧出者。其中的“咱们”,就包括了宝黛紫鹃三人。紫鹃回潇湘馆之前,宝玉跟她要那面小菱花的镜子,虽说紫鹃是“只得”给他了,但不管怎么着这也是私相表赠,在那个时代可是件说大就大、说小就小的事。
大家只见黛玉与紫鹃之间的深厚情意,其实熙凤与平儿之间一样是从小的情常,今生相知相守,生死在一处。湘云烤鹿肉时拉着平儿,书中说“平儿也是好玩的,素日跟着凤姐无所不至”。凤姐生气时曾打平儿,但别就因此认为平儿过得是地狱般悲惨的日子,那样的事却也是平生头一遭,平儿说:“从小到大没弹过我一指头”。骂虽不少挨,但那骂中也透着亲切。平儿失手抹了她一脸螃蟹黄子,凤姐笑骂:“死娼妇,吃离了眼了,混抹你娘的!”平儿暗中给尤二姐开小灶,凤姐知道后骂道:“别人的猫拿老鼠,我的猫倒咬鸡。”而黛玉因牵挂宝玉被打,大清早在潮地上站了半天,紫鹃劝她回来吃药,黛玉说:“你到底要怎样?只是劝!我吃不吃与你什么相干?”紫鹃从怡红院回来,说了那些话,黛玉说:“你乏了这些天,这回子不说歇会儿,还嚼蛆。” 善恶雅俗且不说,二人的声口何其相似,知道在最亲的人面前,自己怎样肆无忌惮地耍赖、发泄都无不可。而平儿和紫鹃那一方呢?是一样的不以为意,兀自地笑,兀自地宽容甚或纵容。紫鹃说:“我倒不是白嚼蛆,我倒是一片真心为姑娘。无父母无兄弟,谁是知冷着热的人。”平儿说:“依我说,纵在这屋里操上一百分的心,终久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没的结些小人仇恨,使人含怨。况且自己又三灾八难的,好容易怀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焉知不是素日操劳太过,气恼伤着的。如今乘早儿见一半不见一半的,也倒罢了。”平儿也是“一片真心为姑娘”。
熙凤在生日宴上喝多了,悄悄出来;平儿留心,看见了也忙跟了出来。若不是从小练就的心里眼里只有这么一个人,不会到如此境界。为了忠诚于这份一世的相约相守,男女间的鱼水之欢都可舍弃。紫鹃若为宝二姨娘亦必如此。

【4】
“平儿理妆”一节衬出了贾琏之恶俗、宝玉之体贴,在读者眼里两人可谓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也没见平儿从此就倾心宝玉、厌弃贾琏,她还不是照样在贾琏危难时偷出200两银子与他救急?她甚至没将二人放在一起比较的心思。可见在平儿眼里贾琏也没坏到怎样不堪之地。
贾琏行二,不知道是从哪儿排下来的,估计是他上面曾有个像贾珠一样早亡的哥哥,但他虽非邢夫人所生,却非庶出应该没错。凤姐在与平儿说到探春时曾论及嫡出庶出的问题,所以估计贾琏不是庶出,否则会很忌讳谈这个问题,你看探春,谁提这个问题不啻踩着狗尾巴。况且也很难想象庶出的贾琏夫妇能在贾府赫赫扬扬。那么贾琏应该是贾赦原配夫人所生,那么他实际上就是荣国府的嫡出长房长孙了,可以想见,那从小也一定如宝玉一般的万千宠爱在一身。只因他爹不是什么好货色,上梁不正,带的贾琏也一脸的流气。宝玉爱博而心劳,贾琏也很“博爱”,脏的臭的都往屋里拉,其“品味”就没法说了。不过那样污浊的环境下,难为他还未丧尽人类天性中那一点正直,石呆子事件中,他不顾贾赦淫威,说出“为这点子事搞得人家破人亡,也不算什么能为!”其反抗精神竟比宝玉强多了,宝玉挨他爹打时,就没敢说出“便是为这些人死了也情愿”的话来。夏太监派人来揩油,贾琏十分厌恶,虽说被揩油谁心里也不会舒服,可也得分被谁揩。被当权的太监揩只怕有些人还求之不得呢!他们想巴结太监还找不着门呢。可见贾琏不喜冠带礼服应酬权变也是和宝玉遥相呼应的。
宝玉看不上贾琏的俗,贾琏也有看不上的,他看不上贾雨村的苛。可是,贾雨村也不是生来就是害死石呆子的那个贾雨村。他也曾恃才傲上,也曾想着殚心竭力图报朝廷,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对宝玉等多有微词,倒是他能理解宝玉这类人:“使男女偶秉此气而生者,在上则不能成仁人君子,下亦不能为大凶大恶。置之于万万人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万万人之下。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则为情痴情种;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则为逸士高人;纵再偶生于薄祚寒门,断不能为走卒健仆,甘遭庸人驱制驾驭,必为奇优名倡。如前代之许由、陶潜、阮籍、嵇康……”。其实通部书中知宝玉最深的,除了黛玉,竟是这雨村了。你瞧那宝玉在秦钟眼里是怎样的:秦钟自见了宝玉形容出众,举止不凡,更兼金冠绣服、骄婢侈童,秦钟心中亦自思道:“果然这宝玉怨不得人溺爱他。可恨我偏生于清寒之家,不能与他耳鬓交接,可知‘贫窭’二字限人,亦世间之大不快事。”所以啊,日后雨村拜会贾政时总要提出见宝玉,固然是为了讨好贾政,其实想来他对宝玉之风范有欣赏、有企羡、有慨叹,甚至可能有同情,复杂得很呢。初闻薛蟠打死冯渊、强抢英莲事,他不禁大怒,喝令立即捉拿。然而门子的一席话令他低了头,低头抬头只是片刻间的事,但对于雨村来说,再抬头已是百年身。这是一段怎样艰难痛苦的心路历程!再回到往日的种种敝衣旧帽、困窘偃蹇?若一个人还好,一大家子老幼妇雏、家人仆妇可都在那儿眼巴巴等米下锅呢,一个身负责任的人骄傲得起来么?有资格骄傲么?世上不是没有饿着肚子照样清高的人,如嵇康辈,但那毫无疑问将是悲剧人生,而常人毕竟少有心甘情愿过一个悲剧人生的。

【5】
纷纭众说宝黛反这个、反那个的,可我只看到两个衣食无忧、率性而为、被生活惯坏了的小儿女。跟时下当小太阳一般养大的80后、90后没什么区别,也和80后、90后一样都要长大。如今虽说房子有父母给买、工作有老爸安排、孩子有老妈给看,但再怎么娇生惯养、再怎么不情愿,长大了仍就有许多的压力需要自己去面对,也有许多的责任不得不承担。小时候孤高自许目无尘下的黛玉长大后也会大方地打赏丫头老婆子,与薛姨妈一家打得火热。曾经不齿的赵姨娘来了也会笑意盈盈地让座、给宝玉使眼色。因为尝不出梅花上的雪,那妙玉竟将她定义为“大俗人”,这要搁在从前她不一头碰死才怪呢!况且又当着宝玉宝钗的面,一个是她情人、一个是她“情敌”,可她竟硬生生将这折辱吞下肚去;下次赶上人家心情好,要给她们续诗,她还受宠若惊,奉承连连(其实据我看来妙玉那续诗实在难以恭维,佶屈聱牙,生气全无,比她们的原作差远了)。“抄检大观园”时,凛然抗击的是探春,平日“多疑、小性儿”的黛玉倒是一个“不”字都没说;并且对着“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的迎春,黛玉简直被她气笑了:“若使二姐姐是个男人,这一家上下这些人,又如何裁治他们?”这声口,离八面威风的宝二奶奶也只差一步之遥了。
宝钗一出场就已然完成了这一番炼狱。那一个与兄弟姐妹偷偷看禁书的宝钗怎样变成了清心寡欲的宝姐姐我们虽不得亲见,想来却是令人心酸。父亲亡故,母亲年将迈,身体又不好,哥哥整天只知惹事生非,家族面临风雨飘摇的末世,那个十来岁的活泼可爱才华横溢的小女孩似乎是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小小年纪将母亲肩上的担子接过来一多半。说宝钗怎样怎样虚伪,其实整部书中只有趴在母亲怀里撒娇的宝钗才让人感到有点做作,可怜她哪儿还有撒娇的心境!那样做不过是为了让母亲开开心而已。宝钗是“看破了也像看不破那样活”。还能怎样?你别无选择。
宝钗够悲观的了,但宝玉比她还悲观。尤氏说宝玉:“谁都像你,真是一心无挂碍,只知道和姊妹们顽笑,饿了吃,困了睡,再过几年,不过还是这样,一点后事也不虑。”宝玉笑道:“我能够和姊妹们过一日是一日,死了就完了。什么后事不后事。”又说:“人事莫定,知道谁死谁活.倘或我在今日明日,今年明年死了,也算是遂心一辈子了。”
与宝玉相知最深的人是黛玉,然而即便黛玉亦不能真正明白他。黛玉说:“若再不节俭,必致后手不接。”可笑黛玉!再怎么节俭,能够挽狂澜于即倒么?那样一个世道还有救么?所以,家族的败亡从某种意义上说倒成全了宝玉,让他得以保全自己的心性。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宝玉的幸运。那么,如果遇不上家族败亡这样的“中大彩”的事,长大后的宝玉会变成什么样呢?
黛玉葬花,宝玉闻而有感:“既黛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推之于他人,如宝钗、香菱、袭人等,亦可到无可寻觅之时矣。宝钗等终归无可寻觅之时,则自己又安在哉?且自身尚不知何在何往,则斯处、斯园、斯花、斯柳,又不知当属谁姓矣!……”如此推想,若贾家不败,将来斯处斯园归于贾环也未可知。即便家败,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还记得黑老鼠和白老鼠的故事么?白老鼠从小娇生惯养,黑老鼠则在艰难的环境中九死一生,侥幸存活。有一天,当白老鼠和黑老鼠都被鼠夹夹住时,白老鼠只会哀嚎,而黑老鼠则咬断了自己的腿逃生。白老鼠看得目瞪口呆,但它对着自己的腿却无论如何也下不了口。
那样怜惜生命的人,他的亲娘竟当着他的面害死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金钏、晴雯)。然而这样的母亲可憎么?她却是对他爱如至宝。平日里吃斋念佛,天真烂漫,没有什么机心的。
宝玉为他深深怜惜、视若神明的女孩子唯一挺身而出的一次是回护因烧纸钱而获罪的藕官,但藕官最终仍是被恶尼拐走,他最终没能回护任何人。他可真不愧是一块无力补天的顽石啊!
 “出家”向来不是看透世事之人的终极逃避之所,李叔同就是一个明证。其实对此作者心里也是明镜一般,否则他就不会写馒头庵智能的师傅、拐走芳官一干人的两个姑子、马道婆等人了。
我们无处遁逃。

【6】结论
1, 《红楼梦》究竟只是一群不想长大的小儿女的童话、以及童话的最终幻灭。不想长大,是因为长大了的世界不仅实在说不上美,甚至于已经丑到使爱美的生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2, 最惨痛的悲剧不是贾府败落、宝玉悬崖撒手、白茫茫一片大地,而是宝玉最终成为贾琏进而成为贾雨村。
3, 人人都要长大,但一个合理的社会应该不需要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弃绝曾经的美好,变成自己都厌恶的人。
4, 一个人也好,一个政党也好,一个国家也好,不能没人管得了他。我们都了解人性是怎么回事,没人管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子也是可以想见的,如贾珍、贾赦、薛蟠。一个无所顾忌的人会毁掉一个家庭,一个无所顾忌的政党会毁掉一个国家,一个无所顾忌的国家会毁掉这个世界。

(有些引文来自印象,与原文当有出入,也懒得去翻书一一查对了,特此说明,免得误导读者。)
2 有用
0 没用
红楼梦 红楼梦 9.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