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如何坐牢——兼谈英若诚印象

小崔
2009-10-10 看过
英若诚译名剧五种是我之前就收藏的书,但却没有怎么细读,原因很简单,戏剧有时候是需要看的,不是读的。但收藏其书,这至少说明在我心目中,英若诚其实一直是被认作是一个名翻译家的。

今日坐飞机看完《水流云在》,则对英若诚等有了更进一步的印象,加上一些感想,这里一一写出来。

1 我们应该如何坐牢?
英若诚文革期间做了三年冤狱。这三年,在作者自己看来,极重要。故而其自传的开篇不是讲祖宗而是讲入狱。
而我们看家则要感慨英若诚坐牢的态度与方式:虽是冤狱,但他不抛弃不放弃,不抱怨,不怨恨,不心灰意冷,不自我残害,反而是以寻求幽默的方式寻找生存之希望,哪怕这希望在当时连自己也未确定。他画画,记笔记,与狱监斗智,与狱友互相学习切磋……这一切的一切,体现的都是积极的人生。
无独有偶,李敖在坐牢方面与英若诚有天然共同点。因为李敖曾说:“监狱是训练男子的最好地方之一,你能应付得好,你就会更坚强,更壮大。” 于是我们看到,当英若诚在大陆的监狱里画毛主席像时,海峡对岸的李敖2年后也在蒋介石的监狱里读起蒋中正集。

这坐牢的态度,其实不过是我们面对极端逆境时的一种人生选择。而能在逆境中仍能心地宽广,绝非易事,更不用说,在现实生活中那些自己画地为牢的了。

2 西方
英若诚家族的繁盛,其实与其祖父对西方以及宗教(天主教)的皈依有密切关系。英若诚一辈子视学会外语为珍宝,这种思维在那个封闭的年代显得尤其珍贵。而英之所以能在一些困难的时候过的比别人好一点,也大致与其会外语有关。可以说,对于英家父辈来说,西方宗教是救国的,对于英若诚来说,外语是救命的。
而今改革开放30年,外语之重要早已不言而喻,但貌似西方宗教救国之事,一直未能成功。
人人但我们其实也该思索,为什么这些知识分子始终坚持的西方救国路,就一直难在中国走通呢?如果说百年前的那批人只是单纯的从救国出发,要求西化;而我们今天的西化之路,是不是应该有更多自觉的色彩?
3 学识
以学者角度来看英若诚,自然其成就一般。但如果从戏剧角度谈他的贡献,则需另当别论。而从英四代来看,英若诚的成就固然可喜,但也未必能超越前辈。当然,我这一段基本是吹毛求疵,其实与其说英若诚成就不如前辈,毋宁说是环境造化弄人,太多的运动葬送了一代人的大好青春。
4 意境
水流云在,这个中文书名真是妙不可言。 

小崔个人网站嗝嗝网 http://cuigege.net/
12 有用
0 没用
水流云在 水流云在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水流云在的更多书评

推荐水流云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