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梦想,远去的价值

明白的笨鸟
2009-10-08 看过
小时候很羡慕深山老林的生活,可以和动物做朋友,可以在树上爬来爬去,可以打猎,可以到河里自在的游泳,还可以晒个小麦色的皮肤。
住则树屋,吃则烤肉,新鲜又刺激。


大一点就喜欢看关于丛林战争的电影,亚马孙啊金山角啊什么的,地点都在热带,生在南方是原因之一,动画片《泰山》是原因之二,看《鲁宾孙漂流记》是原因之三。热气腾腾好像更有生命力一般,性感的人都是穿的少之又少而非裹的像只大熊猫。


等我到了可以自己思考的年纪,有天我去河里捉螃蟹,突然被只螃蟹给夹住了,那时我突然意识到:丛林里有食人蚁会把我啃得只剩一具骨架,树丛中有毒蛇会让我死状极丑而我稍微有点外貌偏见,森林中到处是沼泽我会陷进去在惊恐万分极为绝望的情形下活活被憋死,树又太高了我爬不上去因为我不是泰山,河里有鳄鱼、蟒蛇会撕裂我或者生生吞了我。


反正怎么都脱不了死。我觉得我还是怕死的,因此再不想去什么热带雨林生活这码事了。


第二次看《鲁宾孙漂流记》是大二时候,一个人坐在虎跳峡旁边的一个小酒馆的阳台上,两米开外的地方就是咆哮的金沙江水。一直没觉得这有多么雄伟多么值得感慨,只怪水声太大让我不能好好思考上帝。所以只能拿起《鲁宾孙漂流记》读起来。


那个时侯整天和一帮基督徒待在一起,被冠以无数思想概念却怎么都是个半吊子,倒并不是坚定的共产主义和无神论者,但非得塞给我一个神还是挺有难度的。谁做到了则更应该顶礼膜拜。


最近又看了一遍这本书。人每个时期都处于不同的状态,如今我处于真正认真思考自己要干什么的阶段了。有天在公交车上,x问我有没有什么是我感兴趣的,我说踢球,她又问除了踢球呢?


后来我自己想了想,20几年来好像真正自己做选择的时候很少,几乎都是随着大流移动,没有任何犯规之处,秉持着“小错不断大错不犯”的原则,在小范围内做自己喜欢的事。但最后还是慢慢走上了一条社会主流价值之路。


很难拒绝亲戚父母对自己的唠叨,很难排除乡里邻居的闲言碎语,力图证明自己价值的唯一途径似乎就是这所有人的认同,于是只好朝着他们希望的方向不断努力,便有了今天所谓的研究生。


鲁宾孙给我了一种选择的余地。小说是种艺术,而长辈们最喜欢教育人的一句话是“不要把小说中的故事当真,那只是故事,现实生活是不可能像那样的”。过去,每当我真正想做点什么改变什么的时候,总会拿这句话来阻止自己的步伐。


而《鲁宾逊漂流记》之所以让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可能的,便是其中细之又细的情节,这相当于法律中的证据,当案情的每一步都有若干与之相契的证据证明时,那么这就是真相。鲁宾孙的一个碗一个盆一堵墙以及每一个面包都是通过艰苦努力得来的,因为有了他的过程,才有了我们的支撑。


他三番四次抛弃中产阶级的安逸生活而出海,在我看来这并不是对富裕的嫌弃而只是对兴趣的喜爱,否则他不会去经营种植园。我们都渴望富足安康有保障的日子,但对于自身价值的认识和认同使每个人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如果以别人的认同为自我的最高目标,那么你的价值基本就是获取世俗社会认为的制高点,诸如名利地位,也有人自己觉得世俗追求的东西就是自己想要的东西,这种人比之前者是值得敬佩的,他们属于有自己价值的那一类。


而真正审视自我价值的人必然都有一番痛苦的挣扎,不论是同脑中原有观念的决裂,还是和周围无数目光的无声斗争。更为重要的是,很多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干什么,什么才是真正的自我价值。鲁宾孙无数次航海无数次失败后,经过反复思量历次考验仍然带着激情坚持到大洋上去,那么这就是他的价值所在。


我看了无数的法律书籍考了许多次试,但一旦没有了外来压力立刻就会丢开法律书籍投身小说戏剧哲学之类。我不排斥法律,但却永远无法喜欢。如果按照现在的步伐兢兢业业老老实实,三年以后我应该是个不错的律师或者公司法务职员,可以做case,或者至少可以将自己负责的一部分case按照自己的想法实施,然而不可能产生“想要去做”冲动。

x也打算从财经记者的行业抽身而出,不能为了别人的事业奋斗终生,社会主义的螺丝钉不过是那个年代的宣传口号,比之小说的虚幻有过之而无不及。与其如此,不如为了卑微的自我价值而躬身耕耘,我们活着,是为了实现自我。而一生,委实过于短暂。


第二次看《鲁宾孙漂流记》的时候,身边有个基督徒一直提醒我注意其中的基督教情节。我乐于听命,着重的看,可是上帝依然没有深入我心,只是将我从一个共青团员变为一个彻彻底底的有神论者而已。


人一直都在思考,能处于思维真空的人是值得恐惧的。鲁宾孙也如此,毕竟他来自人类社会,有种种固有认知和对事物的见解。可是前二十三年(大概)荒岛上没有任何可以与之对话的人,寻求一个无所不在并假设为可以理解众生的神是必要的。我以为他没有浪费生命,在天气阴凉的时候盖房子采葡萄打猎,在天气闷热或大雨倾盆的时候(还有休息之时)思考上帝思考人生。


鲁宾孙比我们绝大多数人都要忙,这种忙是绝对需要的,如果不这样他就会死掉。而我们也忙,我觉得自己就这样,每天都有事情要做,忙完了却不知道这些事是不是应该我们忙。记得本科时候在校报当记者,当时不知讨论到哪一个选题,其中一个大一学妹说了句“我们现在都空虚忙,越忙越空虚”。


我还不至于如此,但我用来认真思考的时间实在太少了。如果没有具体的事情要做,基本上都在想一些不需要怎么动脑子的事,或者干脆回忆。回忆是逃避面对自己的绝好方法。


由此我只写了极少的文章,对极少的问题做过分析,花了极少的时间梳理自己的想法。想要做一个怎样的人,只有倾向性是远远不够的,生活就是细节,细节就必须具体到某件事上某个人身上,所以我需要寻找的和确定的东西太多太多,我不想让童年时期曾经出现再又隐去的东西永远消逝。
1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鲁滨逊漂流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鲁滨逊漂流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